-“你認識那位李國醫?”

等林弘深返回到客廳,林元德開口詢問。

“算是……”林弘深冇有隱瞞,道:“他是東陵林家的女婿。”

“什麼!東陵林家竟然出了一位這麼傑出的青年才俊?”林元德麵色很驚訝,在京城林家核心人員眼中,東陵林家連旁支都算不上。

先前林遠新前往東陵進行招攬,隻不過是家族對他的考驗,同時林弘深也有將林氏藥業占為己有的盤算。

說白了。

東陵林家對於他們而言,就是一個隨時可以丟掉的棋子,而且現在已經冇有多少利用價值。

但如果東陵林家出了一位國手禦醫,那麼就不得不重新審視兩家之間的關係。

龍國的人口基數如此龐大,可國手禦醫也不過隻有十一人!

並且每一位國手禦醫背後的關係都錯綜複雜,哪怕是身為京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林家,也不敢得罪,否則後果一定非常慘痛!

在這世上,隻要是人,總會生病。

得罪誰都不能得罪醫生!

林弘深輕笑一聲,道:“他雖是東陵林家的女婿,但很早就被排擠了出來,而且雙方之間的仇恨非常深厚,已經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

“所以完全不用擔心他會站在東陵林家那邊。”

林元德更加驚訝。

甚至懷疑東陵林家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能成為國手禦醫,即便是京城林家這樣的世家大族也要當成繼承者供起來,可以說,這樣的人必定是一個家族的中流砥柱。

可東陵林家……

不僅將其趕了出去,而且雙方還結了仇!

這不是有病又是什麼?

林弘深笑了一下,道:“據我瞭解,他是入贅到林家,一開始藏拙,裝成一個聾啞人,後來無法忍受東陵林家的欺辱,這才奮起反抗。”

“可惜東陵林家的人有眼無珠,否則有這麼一位大人物存在,何愁不能崛起?即便是咱們也不敢太過輕視。”

林元德搖頭嗤笑道:“小家族多為鼠目寸光。對了,我剛剛聽你弟弟說,他是李國醫打傷的?這又是怎麼回事?”

林弘深將起因詳細說了一遍,道:“我弟弟也是想幫我得到生骨丹,這才魯莽了一些,但總算目的是達到了,雖然付出的代價有點大。”

林元德思考片刻,道:“金緣娛樂對你而言本就是一個燙手山芋,雖然可惜,但早點扔掉不算什麼。有了生骨丹,你定能在老爺子的壽宴上大放光彩,到時說不定就可以掌握更多的權力。”

“我在想的是,如何處理與李國醫之間的關係……”

作為他最給予厚望的兒子,林弘深立即明白了話中深意,問:“您是覺得可以與李國醫交好?”

林元德點頭:“一位國手禦醫的分量很重,可以為你增添威望與底蘊,此次交易你送給他如此一份大禮,可以作為一個敲門磚。”

“告訴你弟弟,最近老實一點,不要想著去報複李國醫,若是壞了你的事情,我打斷他的腿!”

林弘深頷首道:“明白了,我弟弟那邊我會去勸誡,但王牌盾保鏢公司那邊怎麼辦?李國醫打傷的可是他們的人。”

林元德沉聲道:“我會去說,但不保證他們會不會聽得進去。不過也不用太擔心,王牌盾保鏢公司的高層不是傻子,應該明白一旦得罪國醫館意味著什麼。”

希望如此吧……

林弘深知道王牌盾保鏢公司內有幾個瘋子,他們行事可不會考慮什麼後果。

而且這還關乎到王牌盾保鏢公司的名聲!

不管如何。

即便有衝突,那也是王牌盾保鏢公司與李澤之間的事情,跟他與林家已經冇有太大關係。

離開林家,李澤見時間還早,正準備回國醫館時,他接到了雷芷君的電話:

“李醫師,我姑姑暈倒了,有生命危險,您快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