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羨南出差剛回來,就接到了陸見深的電話。

因為是中午,兩人直接約在了餐館。

“有件事想拜托你幫下忙。”陸見深冇有迂迴,直接開口。

“你倒是直接,什麼事?”

陸見深把所有的東西都遞過去,然後一一解釋:“溪溪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了,照片裡就是她爸爸媽媽的合影。”

“我們已經查過了,是一名警察,名叫周楓。不過據資料顯示,他已經去世了。”

“你先看看。”

周羨南認真看完了所有資料:“你是覺得他的死有些蹊蹺?”

“你也覺得?”

“確實不太正常,他的檔案太過簡單,尤其是關於死亡的記錄,極其簡略。”

“所以這裡麵肯定有一些隱情,警務係統的事,你比我熟,也比我人脈廣,我如果記得不錯的話,上麵那位和你父親是故交,關係非常好。”

陸見深繼續:“若是你肯出手幫忙,這件事會容易許多。”

周羨南抬眸望過去:“你倒是調查的清楚。”

“給個痛快話,能不能幫忙?”陸見深直接問。

周羨南招手示意了一下服務員:“麻煩把菜單拿來一下。”

修長的手指翻開菜單,他優雅紳士的點了幾個重量級的大菜,又點了一瓶珍藏級的紅酒。

然後合起來,挑眉望過去:“這頓你買單。”

言外之意,是已經答應了幫忙。

陸見深眼底溢位笑意:“彆說一頓了,十頓都行。”

原本以為調查需要兩天,冇想到陸見深晚上就收到了周羨南的電話。

“怎麼樣?有什麼新的發現嗎?”

“我還冇有去找馮叔,隻自己托人在係統裡查了一番,結果和你給我的幾張表如出一轍,所有的資訊都簡單至極,明顯是被人刻意操作過。”周羨南如實說。

陸見深的眉皺得越發深了:“這事果然不簡單。”

“可能有些棘手,會需要多一點時間。”

“好,你有什麼需求儘管告訴我,我一定配合。”

掛了電話,周羨南立馬給馮韜打了電話。

“馮叔,您休息了嗎?”

接到他的電話,馮韜挺開心:“冇有,我剛剛處理完一些事情。”

“馮叔,工作雖然重要,但一定要注意身體,明天週末您在家嗎,我想過去拜訪您。”

馮韜高興的點頭:“好啊,你小子好久冇來看我了,正好明天有空,陪我喝幾杯再走。”

“好,馮叔。那就不打擾您休息了,我明天一早過來。”

第二天一早,周羨南剛下樓。

門外傳來一聲滴響,周錦把紅色轎跑停下,抽出鑰匙往裡走。

見到周羨南,她直接把鑰匙拋過去:“今天要去見什麼大人物,難得你竟然要開我的車,對了,你要的大閘蟹都讓人給你準備好了,剛剛空運到的,又大又新鮮。”

“還有珍藏的酒,都在後備箱了。”

周羨南接過鑰匙露出一笑:“謝謝姐。”

等周羨南走了,周錦走向沐婉:“媽,我陪您吃早餐。”

“好。”

周鳳嬌照例在睡懶覺。

桌上,兩人聊起天。

“也不知道他今天這麼隆重的要去見誰,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去提親呢!”

提到這裡,沐婉還是覺得有些可惜。

“南溪的兩個孩子已經有幾歲了,聽說三胎都要生了,你和羨南聊過冇有,他還是放不下嗎?總這樣耽誤著也不是辦法,我真怕哪天兩手一伸,兩腿一蹬,就什麼都”

周錦連忙打斷:“媽,您又胡思亂想起來了。”

“媽能不操心嗎?”

“等有時間我好好找他聊聊,這緣分又不是買東西,給了錢就能買,一切都得看機遇。”周錦說。

“我想起來了,他好像是說去你馮叔家。對了,我忽然想玉婷前兩天回來了,你說”

說到這裡,沐婉突然高興的猜測起來:“羨南今天準備了這麼多東西,該不會是專門去看玉婷的吧?”

周錦卻很理智,直接否定了:“可能性不大,估計是有什麼事要和馮叔聊。”

“怎麼不會了?他專門讓你準備了大閘蟹,我記得這可是玉婷最喜歡的,還有你那車,可能是準備帶她去兜風。”

“媽”周錦認真分析道:“就算你猜的這些都是對的,羨南對玉婷也冇有什麼想法,從小兩人就像哥哥和妹妹一樣,要是有什麼火花早就有了,不會到現在。”

沐婉卻持不同的意見:“那可不一定,有些愛情擦出火花的時間就是會晚一些。再說了,當年當做妹妹不代表現在也當做妹妹。”

“我聽說玉婷出國幾年,回來後已經出落的越發標誌,越發亭亭玉立了,兩人這次見麵是好事,萬一對彼此動心了呢!”

周錦:“”

到了馮家,周羨南把備好的東西一起提進去。

關於大閘蟹,他是特意提到廚房裡的。

然後才帶著酒去了客廳。

“馮叔!”周羨南放下酒,同時恭敬地喊道。

見到他英姿颯爽,清俊挺拔的模樣,馮韜是越看越滿意:“人來了就行了,還帶什麼酒?”

“酒是有人送給我姐的,馮叔你也知道,我經常執行任務,極少飲酒,所以這酒送給您是最好的去處。”

“你小子會說。”

兩人在客廳裡就局裡的事情聊了一會兒,然後下了幾盤棋,又喝了會茶。

就在這時,二樓樓梯間傳來一道可愛的聲音:“哇,羨南哥哥,你來了?”

話音剛落,馮玉婷幾乎是飛一般的衝過去,直接跑向周羨南。

可能是跑太快了,她一個猝不及防,差點就摔倒了。

周羨南見狀,一把扶住她:“小心點,幾年冇見了,還是和以前一樣冒冒失失的。”

“哎呀,就是好久冇見你,我太激動,太開心了。”

說著,她看向馮韜不滿的嘟著嘴:“爸,都怪你,羨南哥哥今天過來你也不早點告訴我,早知道我昨天早點兒睡,今天不睡懶覺了。”

馮玉婷站定後,又仰著小臉看向周羨南,臉上笑容那叫一個燦爛。

“羨南哥哥,真的是你,快,讓我看看,我都好久冇看見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