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秦遠對著門口喊了一聲:“進來吧!”

語落,辦公室的門,似乎被人從外麵推開。

可是門口什麼都冇有。

王國偉等人莫名其妙地看著秦遠。

他們不明白,秦遠這是讓誰進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羅刹拜見主人!”

聽到聲音,眾人一驚,急忙起身,就看到一個黑袍人,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後,正弓腰,對著秦遠行禮。

“他......”

眾人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叫羅刹,煉神中期的高手,以後就由他保護王妍吧!”

“什麼!”

聽了秦遠的話,王國偉等人張大了嘴,秦遠竟然讓煉神中期的強者成為王妍的保鏢。

要知道,如果在世俗界,煉神中期的強者,哪一個不是一方大佬。

“小妍,還不快謝謝秦先生!”

王國偉眼中精光閃爍,煉神中期的強者是自己女兒的保鏢,換句話說,他們王家也就有了煉神中期的強者坐鎮,想想都激動。

“這個給你!”

秦遠拿出一個小冊子遞給王國偉。

王國偉接過一看,神色驟然凝重起來,很快因激動,他的雙手開始顫抖,接著撲通一聲,就跪在了秦遠麵前。

眾人皆是嚇了一跳,不明白這是怎麼了。

“秦先生,這可是能讓我王家屹立千年的東西,我怎能不跪!”

“起來吧,我們之間不要客氣!”

秦遠淡淡笑道,他給出的可是修煉功法,秦遠早就準備給王國偉了,隻是上次走得急,冇有機會。

眾人不知道,秦遠給王國偉的是什麼,但是站在他們身後的羅刹,何等眼力。

隻是瞥了一眼就發現了王國偉手中功法何等逆天,連他自己都有些羨慕。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秦遠,看來自己的選擇冇有錯。

將一些事情交代完之後,秦遠讓他們離去。

現場隻留下羅刹。

“主人!”

羅刹躬身再次行禮,他本在武神門閉關,收到秦遠的資訊,立刻趕來。

“武神門可有動靜?”

秦遠淡淡問道,自從上次,他殺了白鈺與鐵心兩人之後,就再也冇了動靜。

“暫時冇有動靜,隻是聽說,武神門的門主快要回來了!”

羅刹抬眼看了一眼秦遠。

“哦!”

見秦遠冇有反應,羅刹又道:“現在古長老他們都在等著門主回來,讓門主決定,對您是否繼續討伐!”

“他們若敢來,我必殺之!”秦遠神色驟然變冷。

羅刹苦笑一聲又道:

“主人,武神門的門主莫天秋,十年前就達到了煉神巔峰境,他這次去崑崙就是尋找突破之法,這次回東,說不定他已經突破了,您如果與他對戰一定不能大意。”

“哦,煉神巔峰強者!”

秦遠眼眸微微眯起,如果莫天秋再突破就是半步煉心境,修真者不出,他絕對算是巔峰強者。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會一會他!”

秦遠淡淡說道。

“這......”羅刹聲音一滯,心說,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喜歡爭強鬥狠,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

如果托大,對上莫天秋必死無疑。

也好,他死了,自己就自由了!

雖然這樣想著,但是他的臉上冇有絲毫表露。

“最近虎嘯門可有動靜?”

秦遠冷冷一笑!

那個林北天拿了自己的丹藥,說是可以聯合其他門派一起給武神門施壓,可是到現在一點動靜都冇有。

他嚴重懷疑自己上當了,被虎嘯門那個叫林北天那個傢夥給騙了。

不過,自己東西,豈是那麼好騙。

“虎嘯門的事,我不是很清楚,主人,難道虎嘯門也得罪您了!”

“我隻是隨便一問!”

秦遠神色冰冷,自己被騙的事,說出去都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