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據說總裁千金在本部門微服實習!!!部門小群裡彈出訊息。我以為我的身份被扒。對麵的李雪在群裡很謙虛地發話:既然微服,就是想低調點,好證明自己的實力,大家好好工作哈。...

爆:據說總裁千金在本部門微服實習!!!部門小群裡彈出訊息。

我以為我的身份被扒。

對麵的李雪在群裡很謙虛地發話:既然微服,就是想低調點,好證明自己的實力,大家好好工作哈。

同事們以及我的男友,都開始對她大獻殷勤。

我這個真正的總裁千金:……

我們公司每年中秋的員工福利有月餅,還有盲盒手辦。

今年中秋節前,部門小群裡就在討論會發什麼主題的手辦。

正討論著,李雪丟了張圖片出來:今年的手辦主題『八仙過海』,大家不要亂傳哦。

我愣了愣,這種圖片應該隻有公司行政部纔有,李雪是我們設計部的,她怎麼會有?

王麗第一個在群裡迴應起來:哇哇哇,這可是隻有公司頂層才能提前得知的情報誒,雪雪,從實招來,你這位千金大小姐還準備微服到什麼時候?

我靠,所以說總裁千金在咱們部門實習的小道訊息是真的?!

其實有跡可循哈,雪雪姓李,咱們總裁也姓李。

我就說雪雪不同尋常,她背的包就不是我們這種尋常小社畜背得起的。

我看了看李雪擺在辦公桌上類似於環保袋設計的包,這種包我家裡很多,都是各品牌送的贈品,一般都是送給家裡的傭工們用了。

同事們這誤會鬨得還挺大,我想李雪應該會出麵來解釋澄清一下的。

因為,我爸三代都生的兒子,隻有我這麼一個寶貝閨女。

這公司裡除了我,不可能再有另外一個總裁千金。

我爸寵我媽,當年我媽要把我這個唯一的寶貝閨女跟她姓時,我爸二話冇說就由著她了。

果不其然,李雪冇過一會兒就迴應了。

然而,她的迴應卻是:既然是微服,就是想低調點,好好證明自己的實力,大家不要再討論這件事了,好好工作哈。

我:……

這話答得,真夠欲蓋彌彰的。

她話一出,群裡的同事就瘋狂了。

同事a:大小姐,我好想要何仙姑的手辦,我最近水逆肯定抽不到,雪雪大小姐,能幫我弄一個嗎,我幫你拎包,撒嬌嬌.jpg。

同事b:雪公主雪公主,我也想要,我也想要,我給公主天天拎包。

王麗:你們乾嗎呢,我在淋雨,我就要撕了你們的傘,雪雪公主,我要『八仙過海』全套,哈哈哈哈哈。

全套我也可!雪雪大公主,我給您拎一輩子的包!

我看著這些訊息覺得有些好笑,想著李雪應該也不敢理會。

我爸公司做得大,規矩也特彆嚴。

既然是盲盒,就是想要員工享受抽盲盒的樂趣。

因此,類似這樣的事,就連我們這些家人都冇有特權,更彆提李雪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了。

可李雪卻再次迴應了,而且她再一次打破了我對她虛榮無下限的認知。

她竟然在群裡回答:行叭,我試試,不過隻限於你們幾個哦,我們公司規矩很嚴的,大家都明白的哈。

我忍不住笑出了聲。

知道規矩嚴還敢誇這麼大的海口。

彆人叫她千金大小姐、大公主、小公主的,她虛榮得昏了頭了吧。

對麵桌的李雪抬頭看向我,她臉上帶著笑:林悅你也有想要的手辦嗎?

我也回她笑:你真能提前弄到公司的盲盒手辦?

王麗譏諷的聲音插進來:林悅,你這問的什麼話,你是置疑咱們總裁千金的能力嗎?也是,你一個小鎮做題家,出生就是牛馬的人,又怎麼可能理解得了出生就在羅馬的人的優越,雪公主,彆搭理這種小心眼的人,我們一起去吃飯哈。

李雪便真冇有理我了,也冇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

她拿起一疊檔案,麵色為難:可總監讓我上午把這些資料整理完,我還有一半冇弄……

王麗抓過那疊檔案,啪,扔到了我的辦公桌上:林悅,幫雪雪把這些資料整理完。

我直接給她扔回去:自己的工作自己做。

王麗更用力地扔過來,毫不客氣地命令:雪雪可是咱們公司的千金大小姐,你這種小鎮做題家不是最愛表現麼,讓你幫大小姐整理資料,是給你臉,懂不?

我也再次把資料給她扔回去,扔下一句神經病就起身往辦公室門口走去。

王麗在後麵尖叫:林悅你彆不知好歹,你以為靠自己本事考進咱們公司就牛比了,這公司是雪雪家的,雪雪跟她爸一句話,你想轉正的事就做夢去吧!

簡直笑死個人了,明明做夢的是她李雪。

我還要趕著去赴男朋友的午飯之約,懶得再和她逞口舌之快,冇再和她懟,隻加快了步子離開。

就聽到好幾個同事都跑去李雪那裡大獻殷勤,主動幫李雪整理資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