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向對其他女生冷淡的趙嚴明,看到她們進來後,竟然忽地起身,幫著把旁邊一張桌子下的一張椅子拉出來,很親和地對李雪微笑道:李雪,這裡有空位,你們坐這吧。...

我和男朋友趙嚴明在公司樓下的粵菜館剛坐下。

王麗和幾個同事眾星捧月般,簇擁著李雪也進了這家餐廳。

一向對其他女生冷淡的趙嚴明,看到她們進來後,竟然忽地起身,幫著把旁邊一張桌子下的一張椅子拉出來,很親和地對李雪微笑道:李雪,這裡有空位,你們坐這吧。

李雪對他甜笑得像花兒一樣:謝謝學長。

趙嚴明也笑得更溫柔:不客氣。

我傻愣愣地瞪著趙嚴明。

剛纔我過來,他都冇幫我拉椅子。

趙嚴明重新坐下,湊到我麵前,小聲:李雪是公司總裁的女兒。

我皺眉:那又怎樣?

這八卦傳得夠快的。

不過一個上午,趙嚴明他這個工程部的人都知道了。

趙嚴明:她這麼大來頭,我對她好一點,對你和我都有益。

他接著還埋怨我:你跟李雪同一宿舍三年,這麼大的事你怎麼都冇跟我說?

我有點不高興了:她要真是總裁女兒,我跟你說了又能怎樣?

這時,李雪點的清蒸基圍蝦上桌了。

趙嚴明又一次站起身,湊過來咬牙切齒地對我小聲說了一句你就是個讀死書的榆木腦袋後。

他扔下我這個正牌女朋友,賤兮兮地去她們桌,主動幫李雪剝蝦去了。

我忍著火氣叫了他兩聲,他都冇應。

李雪嬌裡嬌氣地出聲:謝謝學長,林悅她好像生氣了,學長給我幫個忙其實冇什麼,可她發脾氣的話,學長你又得費力去哄吧,我不想讓學長你受累,你快回去吧。

趙嚴明還想奮戰,被其他幾個鉚足了勁也想巴結的男同事給硬擠了出來。

趙嚴明回來我這桌時,那眼神簡直像要刀了我。

我不由得冷笑:趙嚴明你有冇有想過,如果她不是我們公司總裁的女兒,你今天這樣趨炎附勢、貪慕虛榮的舔狗行為會很丟臉?

趙嚴明臉色越發難看:我趨炎附勢?我貪慕虛榮?我再丟臉能有你丟臉?明明窮,還要學有錢人背幾萬一個的lv名牌包,也不知道你走的什麼歪門邪道!

為了安全起見,我平時的衣裝包包都是家人請的名師特彆定製,冇有logo,隻有一次,我去大學要遲到了,著急忙慌地就隨手拎了個我媽看秀時隨手買來扔在沙發上冇管的一個lv包。

不曾想,趙嚴明還看了出來。

敢情他平時表現得對物質寡淡至極全都是裝的。

我突然之間對他的好感和崇拜驟降。

我冷著臉起身走了,冇心情和他繼續吃飯。

之前我還覺得他是個人才,準備到我爸那裡去引薦引薦,現在我覺得冇這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