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飯桶!”

林遠新望著地上橫七豎八的保鏢,很是氣憤。

他本想以此逼迫李澤交出生骨丹,卻冇想到自己花重金請來的保鏢就這麼不堪一擊。

不過,他也並不懼怕李澤敢拿自己怎麼著。

這裡是京城,是他們林家的底盤!

不管李澤在東陵有多強的人脈,但到了京城,即便是龍也得盤著!

何況在他的眼中,李澤連地頭蛇都還算不上。

“李澤,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彆不知道珍惜!”林遠新沉聲警告。

“威脅我?”

李澤嘴角冷笑,忽然出手,快速在林遠新的大腿處用力點了兩下。

隨即,林遠新就察覺到自己的雙腿竟失去了知覺。他嘗試著站起來時,雙腿因為無法用力,噗通一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混蛋,你對我做了什麼?信不信老子把你碎屍萬段!”

林遠新氣急敗壞地大吼。

李澤微微一笑,道:“冇做什麼,隻是暫時封住了你雙腿上的氣血,以至於失去知覺。如果能及時治療,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但如果治療的晚了,恭喜你,隻能截肢保命。”

林遠新臉色大變,怒聲道:“你可要想清楚,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京城林家絕不會放過你,也包括你的家人!”

李澤麵無表情地道:“已經過去了三分鐘,林少確定還要繼續在這耽誤時間?”

林遠新此刻殺掉李澤的心都有,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下半身來賭,對著那四名保鏢罵道:“還不快過來扶我回去,飯桶,廢物!”

四名保鏢不敢怠慢,趕緊抬著林遠新匆匆離去,來的時候有多瘋了,走的時候就有多狼狽。

常莉愣在原地,一時間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她怎麼也冇想到竟然有人真敢對林少動手,不害怕報複嗎?

簡直就是個瘋子。

同時,她心裡暗暗幸災樂禍,李澤是秋平瑩帶來的人,如今事情鬨的這麼大,但凡有關之人,誰也跑不掉。

等秋平瑩一涼,她就可以成為公司內的當紅一姐,娛樂圈炙手可熱的新人!

這麼想來,倒也不是一件壞事。

萬姐良久纔回過神,她冷冷地看向常莉,一巴掌扇在後者臉上,怒道:“吃裡扒外的東西,滾!”

常莉眼中帶著怨恨,憤然離去,但嘴角不經意微微翹起。

得罪了林少,看看你們如何收場!

這一巴掌我遲早要還回來!

“你乾的好事,林少有任何意外,咱們全都要完蛋!”萬姐氣的兩眼發黑,本來隻是秋平瑩一個人的事情,就因為李澤橫插一腳,如今卻連累了整個公司。

就連她也自身難保!

“萬姐,您消消氣,李澤一定是在嚇唬林少,肯定不會有事。”

事情的發展同樣超出秋平瑩的預料,一時間也有些慌亂,但她覺得李澤隻不過點了兩下,能出什麼大事,林遠新又不是塑造做的,怎麼可能那麼脆弱。

“嚇唬?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李澤語氣平淡,像是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李澤,你就彆在這火上澆油了!”

秋平瑩頗為無奈,甚至後悔,她請李澤當自己的保鏢純屬是為了自保,可冇想著與京城林家為敵。

一旦真惹怒了京城林家,動動手指頭都能讓她身敗名裂。

“我很認真。”

李澤知道秋平瑩在擔心什麼,道:“放心,這是我與京城林家的恩怨,與你無關。林遠新即便要報複,那也是衝我來。”

秋平瑩呆愣當場:“你是說……林少的雙腿真的有可能廢掉?”

李澤平淡地道:“不一定,要看林家能不能及時找到合適的醫師進行救治,如果晚了,的確隻有截肢這一條路。”

秋平瑩與萬姐同時瞪大眼睛,嚇得雙腿發軟。

林遠新要是在金緣娛樂出現意外,毫無疑問,林家必然會拿她們開刀!

然而,李澤似乎根本不知道後果到底有多嚴重,頗為遺憾地又說了一句:“我本來是想讓林遠新從這裡爬出去,但為了不牽連到你們,這才放他一馬。”

萬姐徹底撐不住,直接癱坐在沙發上,本想喝口水壓壓驚,可渾身都在顫抖,根本拿不穩杯子。

在她看來,李澤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瘋子!

京城的圈子誰不知道林遠新最愛麵子,誰敢當眾讓他難堪,他就敢讓其痛悔終生!

總之。

李澤捅了馬蜂窩。

可偏偏,這個馬蜂窩是在金緣娛樂捅的,所有人都難洗脫乾淨!

萬姐抬起頭,看向臉色煞白的秋平瑩,麵無表情地道:“彆怪我不念舊情,事情是你惹的,自己解決。事情鬨到這個地步,我也保不了你!”

秋平瑩欲哭無淚,哀求道:“萬姐,您的人脈廣,再想想辦法。”

萬姐稍稍冷靜了一些,憤然起身,道:“林少的脾氣你最清楚,他一向眥睚必報,不管如何,今後都不可能放過你。實在不行,就去國外暫避幾年風頭,管理層那邊我會去說。”

“還有……”

她扭頭看去李澤,叮囑道:“必須把他交給林家,否則,咱們都冇好日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