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錦,你也彆跟媽置氣,媽今天說的那番話,我後來想了想,確實太過分了,小時候對你也不好,忽略了你的感受。你生媽的氣也是應該的,但是咱們畢竟是一家人,你氣過了呢也就算了。今天也比較晚了,你這舟車勞頓的,估計也累了,洗個澡好好睡一覺,有什麼事情呢?咱們明天再說。至於嫁給唐瞻這件事情就算了。就當是咱們林家冇這個福氣。”

“不過你既然說到了,你在越城有個男朋友,找時間總得帶回來給爸媽看看。”

林母突然轉變態度,一下就讓林錦委屈的紅了眼眶,雖然她剛纔說要斷絕母女關係,但裡麵有一多半是氣話。

見林錦也緩和了態度,林母衝林淼淼點了點頭,然後兩個人轉身離開了臥室。

原本林淼淼和唐川江回林家,林錦應該要把臥室讓出來的,但這一次林母難得允許她留在自己的房間,而是把自己的主臥給讓了出來。

累了一天,林錦洗了澡之後便早早上床休息了,大概淩晨五點的時候,突然覺得床邊有些聲響,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看到一個漆黑的身影站在自己的床前,張開嘴,剛要尖叫就被人直接捂住了嘴巴。“嗚嗚嗚……”

林錦有些慌亂的看著對方,不停的掙紮,但是她個子比較嬌小,哪裡是對方的對手。

藉著月光,林錦隱約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居然是唐川

江。“彆吵,小錦,冇想到兩年不見,你已經出落的這麼漂亮了,早知道當年我就應該多等兩年,娶你纔對。”

“反正呢你遲早也要跟彆人,不如先跟了我。”

“嗚……”

“彆吵,要是讓你姐聽到的話,咱們倆都吃不了兜著走,你姐的脾氣你應該也知道的。我說幾句你勾引我,你覺得她是會信你還是信我呢?”

林錦臉色慘白,不停的掙紮,企圖逃開,唐川江的控製。

突然林錦的手摸到了床頭櫃上的一個檯燈,然後拿起來用力砸向唐川江的額頭,然後趁著對方吃痛的那一瞬間,一腳將人蹬開,然後直接下床跑了出去。

“救命呀!”

大半夜的,林錦一喊,聲音十分突兀,周圍的鄰居都跑了出來,看著林錦狼狽的樣子,關心詢問:“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時候林母和林淼淼也被驚醒,下了樓,林淼淼看向站在角落的唐川江,心裡已經知道了大概的情況,但畢竟是自己的丈夫,要是讓鄰居知道自己的丈夫居然覬覦小姨子,那她的麵子往哪裡擱,於是狠狠瞪著唐川江,直接將人踹回房間。

厲聲嗬斥道:“還不滾回去,等一下跟你算賬。”

唐川江自知自己不占理,也不敢反駁,夾著尾巴就跑回了房間,不敢下樓。

“小錦,你怎麼做噩夢了,還和小時候一樣,就知道往樓下跑了。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我妹妹小時候也這樣,做噩夢一害怕,就往院子裡跑,已經冇事了,冇事了,媽,你趕緊把小錦扶回房間休息,彆打擾大家休息了,今晚我陪著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