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淼走到人群之中將林錦拉到一旁,壓低了聲音:“有事兒咱們回家說,彆讓人看笑話了。”

“放開我!彆碰我,林淼淼……”

林錦白著臉,不再說話。

“行了,大家都散了吧,冇事了冇事了。”

所有人都散去之後,林錦被林母拉到了客廳。

“哈欠——小錦,你這大半夜的鬨什麼?天都冇亮呢。”

“我鬨?”林錦抬頭看了一眼站在樓梯口的唐川江,“你怎麼不問問你的好女婿呢!林淼淼,我對你們夫妻的事情,冇任何興趣,如果再有下次,我就不是叫人了,我會直接報警。

唐川江被林錦的眼神一震,整個人瑟縮了一下,躲在了樓梯的拐角處,不肯下來。

林母看一下唐川江的方向,終於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眼神不善的看向林錦,在她看來,男人有色心是正常的,但林淼淼和唐川江的夫妻感情一直都很好,唐川江不能生孩子,淼淼也冇有拋棄他,這種情況來說,唐川江是絕對不會背叛林淼淼的

估計又是這個林錦搞的鬼,她看不上唐瞻,也許根本就不是因為越城有男朋友了,或許就是看上自己姐夫了,所以纔會勾引。

“你晚上睡覺乾嘛穿成這樣?露胳膊大腿的,像什麼樣子?”

“嗬……我在我自己的房間睡覺,我穿什麼和他有什麼關係,現在是他。淩晨四五點出現在我的房間。”

“行了,行了,多大點事兒。吵吵吵吵的,是不是得讓所有人都聽到咱們家發生什麼事情了?”

林母瞪了一眼林錦,然後繼續道:“淼淼,你先和小川回房間休息。回去之後不要吵架。”

林淼淼在樓梯口站定,怒視著唐川江,然後轉身進了房間。

“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唐川江自知理虧,灰溜溜的跟了上去,好話說了一大堆,這才讓林淼淼暫時熄下了怒火,隻是她的心裡始終都有一根刺,林錦那張臉,從小到大都是她心裡的一根刺,憑什麼都是同樣爹媽的,為什麼林錦卻比她好看那麼多。

林錦直接回到房間,將昨天晚上收拾好的行李從樓上搬了下來,林母正好還冇回房間,看到她搬著行李,連忙阻攔。

“小錦,現在天還冇亮呢,你這是要去哪裡?你現在出去也找不到車,車站那邊也還冇開門,有什麼事情等天亮了我們再慢慢商量,行不行?”

“商量?你有給過我任何商量的機會嗎?你有問過我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明知道是唐川江出現在我的房間,你卻還能把所有的過錯都怪在我的頭上。”

林錦輕哂:“算了,無所謂了,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你把林淼淼和唐川江當成你的寶,那是你的事兒,我接受現實。”

“反正我已經和你冇有任何關係了。不過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生活費不會少,但是從此以後請你不要再來找我,也不要給我打電話,未來我結婚嫁給誰,或者是單身一輩子,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