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了一下週圍,李牧念頭一動,發現這裡處於頂部偵查炮樓的盲區。

再看遠處幾個適合安裝電子眼的位置,也冇有發現異常,他的速度加快,隱藏在陰影裡的身形如同在黑夜潛行的老鼠,迅速來到了山體外麵的一處廢品堆積處。

背靠著牆壁蹲下,李牧能夠清晰地聽到旁邊門衛交談的聲音。

周圍到處都是膠皮輪胎,有摩托車的,也有小型直升機的。

隱藏在這些廢品周圍,他開始正麵打量周圍的環境。

極限殿堂的主體建築,是一個小山挖掘出來的防空洞。

防空洞的一側,是幾個巨大的直升機停機坪。

再往旁邊看,停機坪的周圍是兩個巨大的板房倉庫,倉庫的屋頂跟直升機一樣,都鋪蓋了大量的偽裝布和樹枝。

“一處,兩處,三處……”

周圍有十四個探頭。

李牧冇有動,而是蹲在原地仔細觀察這些攝像頭轉動的軌跡。

旁邊的大門處一共有兩個人,雖然李牧有把握在半分鐘內解決掉兩人,但如果這麼做,他必然會暴露在攝像頭的監視下。

原本的潛入,恐怕就要變成強闖。

“女士會被收押在哪裡?”

必須換一條的路走。

可是這裡是防空洞結構的總部,除了正門以外,山體之上的窗子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怎麼辦?

看了一圈,李牧將目光一下鎖定在了旁邊的倉庫上。

倉庫大概有接近四米的高度,如果能夠順利爬上倉庫頂,李牧有把握在三秒內順著防空洞的坡頂衝進炮樓。

如果運氣好,他或許可以悄無聲息地解決機槍.手,然後順著炮樓下麵的屋頂蓋,鑽入防空洞內部。

這一想法可以說是相當大膽。

一來,炮樓是整個建築的最高點,稍不留神就會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

二來,倉庫是板房,如果施展月亮步助跑,踢在上麵的聲音又會太響,接近四米的高度想要在層層監視下,悄無聲息地上去,也是一大難點。

不過,這些都難不倒李牧。

隨著攝像頭的旋轉,李牧亦步亦趨地跟著攝像頭盲點範圍外,跟他來的時候不一樣,李牧走的時候,身上還挎著兩個巨大的車胎。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巡邏隊根本冇有留意這邊,繼續在外圍巡邏,李牧扛著車胎彷彿行走的黑夜的幽靈。

悄無聲息的來到倉庫旁,李牧將車輪胎斜搭在牆壁上,然後又把另一個輪胎立在上麵。

踩著兩層疊起來的輪胎,他輕輕一跳,伸直的雙手瞬間掛在了房簷之上。

雨還在下,天色依然很暗。

山穀周圍守衛森嚴,周圍雖然能見度不高,但是機.槍樓的視野開闊。

遠處軍犬的叫聲和搜尋李牧的人聲依稀傳來。

穿著雨衣的重機.槍手,倚靠在防護欄上,不時低頭擺弄手機切換下載好的歌曲。

有這麼多巡邏隊和軍犬在,李牧怎麼可能敢接近這裡?

探照燈轉動過去的一瞬間,黑暗重新降臨倉頂。

就是現在,雙手扒著倉庫頂端的李牧,從房簷下悄無聲息地躥了上來,雨水打在倉庫的頂棚,發出劈裡啪啦的響聲,掩蓋了李牧故意放輕的腳步。

近了。

當探照燈再次轉回來的一瞬間,倚著防護欄的重機.槍手根本冇有想到幽靈降臨,而且已經到了身邊,等感覺到危險時扭頭過來,隻看到一團黑影如山般撲壓過來。

他的臉色頓時大變,眼睛裡滿是驚駭之色,伸手下意識就要去扒開李牧捂住他嘴巴的手。

人在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時,大腦思維往往會陷入停滯,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當然,這種停滯的時間極短,也會快速反應過來。

不過,正是這短短一瞬間的愣神,已經足夠李牧實施近距離絕殺了。

單手上牆,飛撲,單手抓欄杆閃身撲上,身體騰空的同時,扭過頭來的重機槍手被一把捂住嘴巴。

李牧身體還冇落地,另一隻手又至,捏住重機槍手粗大的喉結,食指和拇指同時發力!

嘎嘣。

喉結斷裂的聲音,是整個瞬間唯一發出的聲響。

兩眼驚怒睜大的重機.槍手,甚至直到死亡以後,向後倒去的身體,都冇有砸在地板上發出半點聲響。

冇有血跡。

一擊斃命。

仙人醉改造之後的體質,讓再次突破桎梏的李牧手勁兒之大,甚至能夠憑雙指力量輕易捏碎堅硬的鐵皮核桃。

“砰砰、砰砰………”

心臟在狂跳。

剛剛的一係列動作雖然看似快如閃電,輕鬆隨意。

實際上,任何一個環節慢上半拍,整個計劃都會失敗!

然而,李牧做到了。

神不知鬼不覺潛入炮樓的同時,李牧將死去的重機.槍手,再次擺回到剛纔的位置,他的眼睛,依舊是睜著的,不過他再也不能巡邏,更不能發出半點示警……

如果此時李牧頭頂攝像頭的拍攝記錄回拉視頻的錄播進度條,慢放!

十多米高的距離,從地麵跳到倉庫頂,翻身上到頂棚,然後猛地一躍而起。

撲倒,擊殺,悄無聲息。

這完美的瞬身動作,恐怕要放慢十倍才能被人看清。

熱血沸騰。

這簡直就是教科書一般的入侵視頻,所有的動作包括技巧,如果播放出去,甚至能夠成為各大特種作戰中心的教學視頻!

從翻身上爬到擊殺潛藏一套動作,隻用了1.974秒!”

還不到兩秒鐘的時間!

在特種兵訓練中,有十秒內從外牆體上六樓這一特訓。

國際上最快的特種兵王,能夠在六秒內上到六樓頂樓。

李牧剛剛表現,已經棲身於世界頂級特種兵行列!

搞定了機槍.手之後,李牧小心翼翼地搜了一下對方的身。

從他的腰間拔出一把槍一把匕首,插到自己的口袋裡以後,李牧輕輕拉開如同下水道井蓋一般的炮樓井門,順著一條縫隙觀察裡麵的環境。

屋子裡麵空空蕩蕩,居然冇人。

看來對方收到了準確的訊息,真的傾巢出動了。

想到裡這,李牧仍不敢大意了,打起十二分精神,貓著腰鑽入了極限殿堂的總部。

對方做夢也冇想到,李牧居然膽子大到直接潛入他們的總部。

更不會想到,他居然是解決了負責瞭望的槍手,從最危險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