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麵靜止。

砸塌牆壁,拍碎磚頭,這是何等巨大的力道?

如果不是李牧手中的磚頭碎渣狂掉,艾妮莎不會相信這樣的畫麵是真的。

與鐵塔般雄壯的大漢相比瘦了一圈的李牧,竟然硬接了這大力神全力掄起來的一桶?

那身高超過兩米的大漢臉色震驚到了極點,眼珠子幾乎都瞪出來了。

讓他掄這個幾百斤的水桶可以,但是讓他硬接肯定做不到。

接這樣的重擊,要是卸力技巧掌握不好,那可不是震斷手臂那麼簡單的,要是抓不住,砸在胸膛上麵肯定肋骨全斷!

冇事兒嗎?

這是什麼妖孽?

嘴角流血。

這一震之下,鐵質凳腿直接被李牧一腳踢彎,傳導出去的巨力讓水泥地麵瞬間碎裂。

即使是體質強悍,避無可避的李牧,依舊喉頭一甜,震傷了內臟。

“血!老大流血了。”

李牧畢竟是人不是神,要是換做彆人,這一下直接就砸死了。

一下不行,那就再來一下!

危機,大危機!

見到李牧受傷,那巨漢震驚的臉上再次露出笑容,伸手抱著汽油桶往回一抽,他就要再朝著李牧狠狠來一下!

“還想再來?”

見到那大漢用力往回抽汽油桶,李牧突然用俄語來了這麼一句。

粗壯的手臂向後回拽,大量的磚頭碎渣從李牧的掌心和水桶之間滑下去。

李牧的雙手死死抱著汽油桶,兩隻腳像是長了釘子一樣立在原地。

那大漢伸手往回抽汽油桶,結果一用力居然冇拽回去。

巨漢此時一臉不信邪,伸手再次往回拽了一次。

結果,還是一樣。

汽油桶彷彿卡在了水泥牆裡,怎麼拔都拔不出來!

此時坐在李牧身後的艾妮莎看的清楚,那大漢的臉已經憋的通紅。

李牧的實力,就算在龍域組織裡,也一直是個迷。

艾妮莎隻知道,龍域的四大高手曾經聯手挑戰過李牧,其中以力量見長的霍克曼·尤金對李牧心服口服。

外人不知道李牧的手臂力量有多強大,李牧本人卻相當清楚。

一般來講,人的體重越重,肌肉群就越多,力量自然也就越大。

這個巨漢的力氣的確不容小覷。

單從力量上來講,眼前這位天賦異稟的壯漢的確很強。

然而,李牧從小就以力量和速度著稱,身體各方麵的肌肉力就已經可以用‘天生神力’來形容。

再加上之前範增老前輩的一壺仙人醉,給李牧的身體突破了桎梏,李牧現在的力量,已經到達了非人的地步!

此時,那壯漢抓著汽油桶,整個人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他的臉憋的通紅,整個裸露在外的胳膊青筋暴起,因為向後拉扯,他的身體完全後仰,手指按在桶上,指肚有因為強壓變成了白色。

麵對如此巨力的拉扯,李牧雖然臉上不動聲色,暗地裡卻是加了手臂上的力道。

在衣服的掩蓋下,李牧膨脹的肌肉繃的如同岩石一般,粗壯的血管和青筋一齊跳起,死死鉗住汽油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謔—啊!!!”那大漢漲紅著臉,突然大叫一聲。

瞬間發力。

李牧咧嘴一笑,對著巨漢說道:

“你那麼想要那就給你好了。”

他說這番話,用的是漢語,那大漢根本冇反應過來,李牧突然就鬆了手!

巨大的拉扯力,讓全力後仰的俄羅斯大漢整個人抱著汽油桶直接摔出去七八步。

走到大漢的身旁,李牧彎腰伸手直接拎起巨大的鐵皮汽油桶。

那大漢坐起身來,捂著後腦勺還要去反抗,李牧此時卻已經高高舉起了汽油桶,學著他先前掄動汽油桶的樣子比劃了一下。

“欸—”大漢見到這個動作,嚇得連忙雙手抱頭,抬胳膊去擋。

冇想到李牧居然隻是虛晃一下,並冇有真的砸下去。

“鑰匙呢,手銬的鑰匙,交出來!我保你不死。”

聽到李牧用英語說的話,那大漢仰著脖子,居然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你打吧!”

李牧冷笑一聲對他說道:

“信不信,我這一桶掄下去,你可能會死?”

大漢突然飛快地掏出兩小串鑰匙,就要往嘴裡塞。

李牧手疾眼快,掄起汽油桶跟打棒球一樣,瞬間掄了出去。

這是何等的巨力。

龐大的鐵皮汽油桶彷彿撕開了空間的壁壘,出呼呼聲響,隨著砰地一聲巨響,那大漢重達將儘300多斤的身體頓時被砸飛了出去。

本壘打!

敲飛了那個俄羅斯壯漢,李牧將汽油桶放在了原地,彎腰撿起了鑰匙回頭向著女士的方向看去。

根本不需要鑰匙。

作為龍域組織吸納的殺手,艾妮莎的柔韌程度堪比八爪魚。

因為有匕首當做撬鎖工具,女士在李牧與巨漢對戰的時候,已經卸掉了腳踝的關節,從腳銬之中掙脫出來。

“老大,你怎麼來了?他們呢?”

此時,李牧已經聽到上麵大叫的呼喝聲,顯然上麵下來了許多人來圍堵他。

“一會兒再跟你解釋,咱們現在快逃。”

李牧說著,將微衝扔給了女士,他自己則一馬當先跑出去,再次抱起了先前那個汽油桶,比劃了一下說道:“我在前麵掩護,你開槍射擊!跟我走,我帶你出去!”

……

“砰砰砰!”

兩人纔剛衝出刑訊室,子彈就已經帶著呼嘯朝著兩人射了過來。

女士經過幾天的刑訊審問,她的憤怒此時已經達到無以複加的地步,李牧舉桶去擋的瞬間,她手中的微衝已經徹底走火。

“突突突突!”

帶著憤怒和殺氣的子彈呼嘯而去,將一名名試圖開槍偷襲李牧的武裝分子乾掉,槍槍都是要害!

見到艾妮莎例無虛的槍法,李牧頭也不回,稱讚說道:

“不錯,這幾年進步了不少。”

艾妮莎在龍域組織裡雖然也算是殺手之中的骨乾,但排名遠不如白狼,戰影和雙子。

但幾年不見,這位常年不當殺手,經常為龍域組織出席各種宴會的少女,背地裡居然已經把槍法,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數槍掃倒了四五個衝下來的武裝份子,艾妮莎的手卻還冇有半點停頓的意思!

折射打法!

隨著艾妮莎的子彈掃射在樓梯一側的牆上,頓時一枚枚打在牆壁上的子彈,頓時如同檯球撞案板找角度一般,彈在牆上,拐外打到了視線以外的敵人。

子彈打在牆上,會出現一個折射的角。

艾妮莎正是利用了這一特點,盲射乾掉了看不見的敵人!

頃刻間擊殺七名極限殿堂成員,兩個人的壓力大減。

就在李牧他們打算進一步追擊的時候,一枚冒著煙的手.雷突然從樓梯縫隙扔了下來。

李牧瞳孔猛地一縮,是榴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