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隨著一聲巨大的爆響傳來,李牧所在的倉庫位置,大半麵牆壁頓時被炸塌。

倒塌的建築周圍,幾個試圖突擊李牧的極限殿堂成員,頓時被炸死,到處都是被殺的屍體和散落的武器。

杜學銘惋惜地搖了搖頭,作為一名金牌殺手,他十分清楚,剛剛的手.雷雖然聲勢驚人,但扔的還是近了。

如果能扔的再遠兩三米,必然能直接炸死李牧。

不過這就足夠了,以李牧剛剛所在的位置,現在必然受到了衝擊波的嚴重影響。

杜學銘舔了舔猩紅的嘴唇,興奮地想到,接下來,他終於可以親自動手,乾掉李牧……

火光,槍擊,爆炸,硝煙。

此時極限殿堂的總部,在這一晚,註定颳起一片腥風,堆滿累累白骨。

周圍,極限殿堂的兩幫人馬已經殺紅了眼,雙方誰都不肯停手,全都憤怒地開槍對射,根本冇人關注到李牧的動向。

此時,杜學銘帶著一小隊人馬,對著手下做了一個圍繞倉庫左右包抄的手勢,同時大聲叫道:

“李牧是吧?看在都是華國人的份上,你自己主動出來,我給你個痛快!”

雜亂的環境中聽到普通話,李牧頓時就是一愣。

他原本以為,那個跟毒蛇一樣難纏的黃種人,或許是東南亞地區的高級殺手。

畢竟金三角地區,凶人橫行,魚龍混雜。

在那裡,有著數量最多的殺手培訓基地,很多世界頂級殺手,都在這地方做過培訓。

然而,李牧萬萬冇想到的是,對方居然跟他一樣,是來自華國的傢夥。

雖然心中有很多問題想要去問杜學銘,但是李牧知道,對方是故意拿話激他,讓他忍不住迴應,從而暴露位置。

貼在還有冇完全坍塌的牆壁上,周圍堆在一起的磚頭起到了很好的保護,讓李牧能夠完美地隱蔽身形。

順著炸開的缺口觀察了一眼倉庫內部,隻見倉庫的裡麵堆滿了槍支彈藥的軍火箱,高低起伏的貨物,以及一些摩托車,繩索等是各種極限運動物品。

之前冇有槍支,不得不近身搏殺,打鬥中也多以躲避扭殺為主。

現在周圍滿是武器,加上殘垣斷壁掩護,倉庫裡麵的作戰條件,實在太適合李牧守在其中與敵人進行斡旋。

快速鑽入倉庫內部,李牧伸手一掀武器箱,從裡麵掏出兩把手槍和幾個彈夾。

外麵的腳步聲極其雜亂。

不用具體去聽聲辯位,李牧也能知道,對方這是集結了剩下的人馬,準備對他進行包抄。

李牧快速將子彈上膛,飛快地爬上了一處摞起來極高的軍火箱上麵。

居高臨下,蹲在一處缺口的必經之路上,靜靜等待敵人的到來。

左邊的小隊很快就摸到了倉庫缺口的位置,隨著四個人舉著槍開著戰術射燈鑽進來,李牧雙手持槍,在空中瞄準瞬間開火!

這麼一來,武裝分子就慘了,倉庫下方空曠一片,冇有掩蔽的地方,就算趴在地上也是活靶子,在李牧的精準射擊下,四個人瞬間斃命。

杜學銘跟在兩隊手下的身後,此時聽到倉庫內的槍聲和慘嚎,杜學銘立刻側身貼在倉庫邊緣的位置,抓著突擊步熗朝著斜上方的位置快速掃射。

突突突!!

聽聲辯位。

子彈飛快地從李牧的身邊劃過,其中有幾發子彈打在他身下的木箱上,強勁的穿透力瞬間將箱子射了個對穿差點打中李牧。

李牧單手一推箱子,向後仰去的同時,雙腿一蹬將裝滿子彈的彈藥箱瞬間踹了出去。

大量的子彈紛紛落下,從高台跳下滯空的同時雙手抓槍的李牧隔著鐵門朝著杜學銘所在的位置瘋狂射擊。

杜學銘的戰鬥素養相當之高,李牧踢翻彈藥箱的同時,他就已經猜到了李牧會滯空射擊,三槍冇中的他,急忙撤到牆後隱避。

短短的一瞬間交火,兩個人後背都滲出了細密的冷汗。

對手很強。

看著被子彈打穿的鐵門,杜學銘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了凝重而興奮的表情。

這時候,紮克帶著另一隊人也已經趕了過來。

站在門外的杜學銘說道:“你帶人堵住倉庫周圍的出口,我自己進去就行。”

紮克·埃博斯點點頭,對著杜學銘說道:“見到人彆廢話,直接乾掉。”

從紮克埃博斯的手裡接過栓軍犬的繩子,杜學銘咧嘴一笑,湊到紮克埃博斯的耳邊說道:

“放心,你隻管把美金準備好,從我入行到現在,接下的單子,還從來冇有失手過。”

說完這番話,杜學銘哈哈一笑,直接拽著軍犬鑽進了倉庫。

見到杜學銘進去,紮克埃博斯立即小聲吩咐說道:

“去拿汽油,把整個倉庫給我點了。”

紮克的手下小弟聞言一愣,打了個哆嗦忍不住問道:

“……萬一燒不死蝮蛇……”

“那我們就會被他乾掉!”

紮克臉色一陰,隨即說道:

“裡麵的兩個人都是瘋子,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隻要弄死他們。零的賞金兄弟們分了!”

“您放心,旁邊倉庫還有三大桶油,我這就帶人全都搬來!”

紮克手下那名人高馬大的絡腮鬍驚喜的答應道,爬起來,弓著腰大喊幾聲,身旁幾個人附和著,一起朝極限殿堂總部的方向跑去。

紮克埃博斯抓著槍盯著巨大的倉庫內部,冷笑一聲:

“嗬,辣雞華國人,想賺老子的錢?就怕你有命賺冇命花!”

此時,倉庫內部。

李牧隱匿在一處陰暗的角落,周圍到處都是堆滿的彈藥箱。

屏住呼吸,外麵的槍聲和慘嚎似乎離著很遠,整個倉庫彷彿與世隔絕了一般。

一對一。

自從龍域組織的前老大高陽死後,李牧再冇有機會和頂級高手一對一的一決高下。

這次和杜學銘在倉庫中相遇,倒是在無形之間形成了單挑的局麵。

此時,外麵的敵人冇有完全解決,內部又來了這麼一個狡猾如同毒蛇般的敵人。

內憂外患的情況下,李牧此時的腎上腺激素飛快分泌。

眼前這位華國特種兵真的很強,李牧很清楚這一點。

一進倉庫,杜學銘立刻把狗鬆開,自己則端著槍跟著狗快速朝著倉庫內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