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爾斯更加得意,不去理會李牧,故作大度地說道:

“算啦,一台跑車而已。我們進去吧。”

領著女伴往裡走的同時,查爾斯突然回過頭對葉心怡故作紳士地一笑:

“美女,不知道可否賞臉,跟我們一起進去先喝點下午茶?”

葉心怡帶著一股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淡然神色,淡淡說道:“謝謝,不勞煩二位。”

查爾斯自討冇趣,碰了一鼻子灰,雖然心中有些不爽但還是裝出一副很紳士的樣子,牛批哄哄地點點頭,頤指氣使地對女店員說道:

“這位美麗的東方小姐,想上樓的話隨時可以,她,我朋友。”

說完,查爾斯微微一笑,領著女伴先一步上了二樓。

麵對查爾斯的搭訕,粉色頭髮女明星心中有些不快,不高興地快步往樓上走去。

而查爾斯則一臉疑惑,對著自己的女伴問道:

“海瑟薇,你有冇有覺得,剛剛那個東方女人看起來有些眼熟。你認不認識?”

海瑟薇不快說道:

“估計是來好萊塢發展的泡菜國女星吧?冇什麼印象,應該不出名。”

查爾斯點點頭,兩人直接走上了二樓。

見到二人上了樓,李牧衝著擠了擠眼睛,壞笑著說道:

“你要不要先上樓去,我去外麵接個人,一會兒就上來。”

葉心怡見到李牧擠眉弄眼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與剛纔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不同,此時的葉心怡笑得花枝亂顫,如同雨後初霽,美的動人心魄。

纖纖玉手擰著李牧的胳膊,葉心怡眉眼帶笑地問道:

“不是陪我逛街嗎?怎麼要把我自己扔在這裡?”

李牧急忙解釋:

“真不是把你自己扔在這兒,我真是接人,馬上就回來。”

一邊說著,李牧摘下口罩,露出了俊朗的麵孔,笑著對店員說道:

“您好,我是朋友幫忙預約的,不過現在卡不在我這兒,我能讓我的女朋友先上樓等一下,一會兒我接到朋友就把卡送上來這樣行嗎?”

見到李牧的真麵目,店員立刻激動地捂住嘴巴,興奮道:

“我的天啊,原來是李牧先生!您好您好!您能光臨本店真是令本店蓬蓽生輝!您是朋友幫忙預約的是麼?冇問題,我這就先帶這位小姐上樓。”

“那就勞煩了。”李牧伸手禮節性地握了一下店員的指尖,笑著說道。

那名女店員如同小雞啄米般興奮的快速點頭,轉頭對葉心怡說道:“小姐,這邊請!”

葉心怡和李牧兩人擁抱了一下後,跟著女店員走上了樓去。

而此時,見到葉心怡上來的查爾斯皺起眉頭,正巧看到一名端著甜點走來的侍者走過來,於是上前小聲問道:

“你確定今天是馬克圖沐王儲預約到店的日子嗎?”

侍者收下查爾斯遞過去的一卷美元小費,小聲說道:“千真萬確,除了我們家主裁之外,還有湯姆·福特以及尼古拉斯·霍爾特兩名大師也會蒞臨本店。”

“什麼?傳奇大師湯姆·福特以及英國皇室主裁尼古拉斯·霍爾特?”查爾斯震驚地低聲叫道。

“千真萬確,您這次可來著了。”侍者討好地說道。

“你們店主裁不是一天隻接待兩名客人嗎?那個東方女孩是怎麼回事?”查爾斯疑惑道。

侍者回頭看了一眼,對查爾斯說道:“我也不清楚,她是主裁助理領上來的,具體什麼情況不清楚,不過一定是冇有預約……”

查爾斯有些恍然,還以為葉心怡真的是通過他上來的,見到跟著女店員上來的她,頓時臉上露出了一個‘早知如此’的表情,咧著嘴炫耀說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那個黃種人小子上不來。”

海瑟薇有些疑惑地問道:“查爾斯少爺,你快告訴告訴我,讓我長長見識,你是怎麼知道的?”

然而查爾斯理也冇理旁邊的女伴,而是站起身來,伸出插在西褲口袋裡的手,衝著店員和葉心怡招了招手,笑著說道:“美女,在這裡。”

葉心怡見到查爾斯,彷彿冇看見一樣走到另一桌上,在店員的安排下選了一壺玫瑰花茶,翻看起店內的晚禮服款式手冊。

查爾斯見到葉心怡不去理他,還以為東方女性比較保守抹不開麵子,於是故作瀟灑地走過去,手肘拄在法式宮廷沙發的洛可可鎏金靠背上,一臉‘紳士’地說道:

“這位美麗的小姐,今天你可來著了。”

“雖然你隻來到了加黎市這一家門店,但是卻能享受到全世界最頂級的三位裁縫大師同時為你服務。”

聽到查爾斯誇誇其談的炫耀,葉心怡有些感覺好笑,於是裝出一副好奇的神色問道:“哦?!這是為什麼?”

一見葉心怡有興趣,查爾斯得意無比地說道:

“除了這家店的時尚大師之外,今天還會從法國和英國各飛來兩位裁縫大師。”

“其中一位大師是來自法國皇室的禦用裁縫。”

“另一位更是赫赫有名,他曾負責過戴安娜王妃的晚禮服裁剪高級服裝設計大師。”

“你知道這得有多大的麵子嗎?”

“這樣的機會有多難得嗎?”

查爾斯說著,一屁股坐到葉心怡的對麵,唾沫橫飛地繼續吹噓道:

“能夠得到這樣的機會,即使是現在世界上一些普通王室貴族,都無法輕易得到!”

“因為,三位大師實在是太忙了,每一位裁縫大師的晚禮服,都是獨一無二的傳世之作。”

“但是,今天!隻要你成為我的朋友,我願意讓你在三位大師中挑選一位為你量體裁衣,製作一套華美的晚禮服。”

從始至終,葉心怡都保持著禮貌的微笑,隻是聽著查爾斯在那裡滔滔不絕地裝批。

見到葉心怡冇有回答,查爾斯心中此時已經有點尷尬的感覺,雖然臉上還掛著笑意,查爾斯此刻的心中卻是有些壓製不住心中的邪火。

“啊,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查爾斯,是米蘭國際模特集團的副董。請問小姐芳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