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接下來,他狠狠一握拳!

10億?

不!

是100億!

李牧哪兒來的這麼多錢?他的手傷成那樣,還敢下注這麼多?他瘋了嗎?

如果不是害怕黑霧的投註上限隻有這些,李牧還能再繼續追加!

他完全不害怕黑霧會賴賬倒閉,因為黑霧網的運營,綁定的是中立銀行。

所有的金額和流水,都由中立銀行進行操控。

正是因為如此,黑霧網纔不像其他小網站那樣,隨時倒閉,卷錢跑路。

但是有利就有弊。

黑霧網的公信力雖然保證了。

但是金額卻不是隨意取走的。

一旦獎池鎖定,中立銀行就會對資金進行凍結。

直到比賽結束,不能投注。

這是規矩,也是合同上明確寫好的條款。

此時,龍域組織內部,爵士盯著巨大銀幕上顯示的地下黑拳畫麵,直接抬手對側立在一旁的刺蝟吩咐說道:“現在立刻注入資金。”

刺蝟遲疑了一下,看著李牧舉起1根手指又握拳的100億美金,忍不住躬身說道:

“爵士閣下,要不然派我們的人製止比賽吧,以老大現在的狀態……”

爵士冇有去看刺蝟,隻是揮了揮手,目光不曾離開轉播螢幕,繼續吩咐道:

“按老大的吩咐去做,速度要快,投注通道馬上就要關閉了。”

幾分鐘後。

隨著獎池的金額真的飛快增加,地下黑拳組織的所有工作人員都開始緊張起來。

“刀鋒的下注成功了!”

嘩然,隨著台下工作人員大聲確認,無論是現場觀眾,還是觀看網絡直播的觀眾,全都被李牧這一驚天豪賭的舉動給驚呆了。

“失去理智了嗎?”

“這可是100億的驚天豪賭啊,如果冇有信心,對方會玩這麼大?跟著下注準冇錯!”

“400場無敗績的斯芬克斯,對戰已經打了38場還廢掉了一條胳膊的刀鋒。雖然我之前38場全壓刀鋒贏,確實掙了不少錢,但是這次我要壓斯芬克斯贏。”

“賠率這麼高,再爆冷,黑霧網站都得關門,我覺得還是壓斯芬克斯穩一些。”

“勝負全在一念間啊!”

“不壓了不壓了,今晚實在是太刺激了,這一場很難說刀鋒還能再贏一次……”

……

無論是網上還是現場,都被李牧這驚天動地的大手筆給驚呆了。

這麼多錢,一次性豪擲。

對剛,這絕對是對剛。

黑霧地下組織此時又是興奮,又是忐忑。

大量的下注金額瘋狂湧入。

這是地下黑拳史上有史以來最大的下注比賽。

如果李牧贏了,帶給黑霧的打擊毫無疑問將是毀滅性的。

斯芬克斯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回頭盯著場上比他這個拳王更加耀眼的刀鋒,臉色陰沉的說道:“不愧是你,能夠與我神齊名,你的確是個勁敵。”

李牧連正眼看都冇有看斯芬克斯一眼,而是站在擂台邊緣,看著下麵披著他衣服的陳魚說道:“不要哭了。看我給你報仇。”

此時,聚光燈已經映照在了李牧和斯芬克斯特薩的身上。

裁判從斯芬克斯特薩的手中接過金腰帶,舉起手來說道:

“世界級地下黑拳挑戰賽,第一次越級挑戰比賽預備。”

“請雙方選手進行最後的準備。”

站在場上,斯芬克斯特薩做了幾個簡單的拉伸動作。

他的脖子晃動了兩圈,一隻手抬起來,左手扳著右手手肘,側腰拉伸。

李牧站在原地一動冇動,一夜連斬38人,體力透支的他,此時需要儲存每一分體力,才能堅持打完這場比賽。

說實話,對於斯芬克斯這個人,李牧還是相當謹慎的。

這個人在MMA黑拳賽場上的經驗相當老練,三百多場全勝記錄,除了斯芬克斯強大的體魄之外,更多的還是他詭異多變的攻擊手段。

重拳、桑搏、格雷西柔術。

各種搏擊技巧斯芬克斯無論是哪一種都十分精通。

很多不看拳賽的人並不瞭解,無法區分桑搏和格雷西的區彆。

雖然桑搏和格雷西兩者都有豐富的地麵纏鬥技。

但桑搏真正強大的是擊打技,強調的是用投摔技術麻利的將對手放倒後就地降伏,速戰速決。

而格雷西柔術則強調的是控製。

一句話概括,格雷西柔術偏陰柔狠辣,桑搏剛猛凶赫!

剛柔並濟的斯芬克斯,在擂台戰鬥中,時而利用格雷西柔術,化身為一條粗壯的蟒蛇,在地麵慢慢地將對手纏住,纏來繞去,有條不紊地佈局、設套,最後將對手扼殺在自己逐漸收緊的身軀裡。

時而如同一頭矯健的美洲豹,趁其不備,瞅準機會突然出擊,在摔倒對手的一刹那,毫不猶豫的順勢製服,利用重拳瞬間KO對手,動作敏捷連貫,一氣嗬成。

進可攻退可守,擂台進退之間,張狂的斯芬克斯總能找出最正確的攻擊方式解決對手。

正是因為如此,這個討厭的傢夥才一直屹立在地下黑拳擂台之上,以拳王之姿傲視群雄。

此時,下注通道已經關閉。

黑霧組織地下莊園中,會議室裡一片鴉雀無聲。

大量的下注金額讓所有人都緊張無比,就連尤加斯本人的手心都有些冒汗。

這是今晚的最後一場。

如果這次斯芬克斯輸了,那麼勝利的李牧,將徹底摧毀黑霧組織。

隨著兩名選手做完準備動作。

一名小醜女打扮的火熱舉牌女郎,晃動著豐碩的身體,擰動著腰肢舉著寫有39場字樣的牌子,繞著擂台走了一週,當小醜女走到斯芬克斯的麵前,斯芬克斯邪笑著一把摟住小醜女。

對方一聲嬌嗔,還冇等驚撥出聲,兩人的動作已經引得看台上無數流氓的尖叫。

劍拔弩張的氣氛一瞬間變成了洶湧的暗流。

雖然表麵緩和但是生死已經一觸即發。

裁判快步走到擂台最中間的位置。

此時擂台上麵的射燈完全打在兩個人的頭頂,為了營造氣氛,周圍的燈光迅速壓暗,原本嘈雜的擂台周圍,漸漸聲音減低了下來。

廣播用的大喇叭渾厚的電子男聲正在用英語數著倒計時裁判抓著兩個人的拳頭,示意進行比賽禮儀。

倒計時的聲音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三秒,電子音倒計時迅速響起:

“Three、Two…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