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飛快地撤離擂台,隨著戰鬥的銅鈴被拉響,原本安靜的比賽場地中,尋常傳來了一萬多名觀眾激動的大喊!

斯芬克斯後腳猛地蹬地,整個人瞬間撲了出去,超長的前臂狠狠擺出,率先發難的他毫不避諱筆直地朝著李牧的右側砸了過去。

李牧的右手有傷,根本無法躲避!

解說員立刻激動地大聲叫道:“大擺拳是大擺拳!斯芬克斯利用了刀鋒右手臂的不便,使出了這記大擺拳!”

“事實上!如果被斯芬克斯打中,任何人在地下搏擊中的生涯肯定就完了,據斯芬克斯的鐵拳體驗者——前黑拳拳王勞維斯賽後表示:被斯芬克斯的大擺拳擊倒就像開車撞到樹上,整個人被反彈力震得頭昏眼花。”

“刀鋒能承受得了這一拳的恐怖威力嗎?”

大擺拳一招甩出,斯芬克斯全身肌肉瞬間急速繃緊,他的身體猛然前傾一拳揮出去擺動的幅度極大,幾乎一瞬間就掄到了李牧的右臉前。

然而,斯芬克斯這看似百分百命中的一拳,在李牧的眼中,早在斯芬克斯起手的瞬間,就對他的動作做出了預判。

拳風狂暴,一拳揮出直接跨越兩米距離,甩出一個圓弧朝著李牧打來。

李牧預判了他的動作,雙腳向後一點,順著斯芬克斯擺拳砸來的方向快速躲避,腳蹬在擂台的台柱之上做了一個漂亮的斜側閃避。

場上,大量黑霧的粉絲開始發出噓聲。

麵對李牧的躲閃,很多黑霧觀眾譏嘲的大叫:

“有卵蛋就上啊!你不是喜歡正麵硬鋼嗎?”

“欺軟怕硬,孬種!”

大量看現場黑霧粉絲的噓聲鋪天蓋地。

斯芬克斯嘴角掛著弧度,對於輪空的這一拳似乎並不氣憤,而是腳下踏著拳擊步,一點點地朝著李牧逼近,同時拳頭不停地做出試探攻擊。

解說這時候依舊沉浸在李牧的視角裡,擔憂地說道:“相比刀鋒選手,剛剛上場的斯芬克斯有的是體力。這樣的情況下,斯芬克斯最期待的就是持續消耗,他的不停試探會讓精神高度緊張的對手消耗大量的體力,拖得越久,情況對於李牧就越發不利。”

“與之相反,麵對這樣的情況,任何選手都應當瞅準機會速戰速決,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打出KO,那麼這場比賽可以說是必輸無疑。”

“快看,刀鋒選手出拳了,他做出了第一次試探性的攻擊,不出所料是一記左衝拳!”

解說員興奮的大叫和飛快的語速,根本完全跟不上李牧出拳的速度,就在斯芬克斯在他身前晃動第三個回合的瞬間,李牧猛地甩出了他的左拳!

“斯芬克斯打算嘗試硬接一擊衝拳,畢竟刀鋒的左手似乎冇有右手那麼強勁……如果他接下來……”

不得不說,斯芬克斯打的算盤正確之極。

一來,李牧的體力經過連續38場的拚鬥,消耗的太多太多。

二來,一直用右手KO對手的李牧,給包括斯芬克斯在內的所有觀眾留下了一個印象。

那就是李牧是右撇子,他的右拳力量十分恐怖,而左拳力量似乎冇那麼強,隻要利用手臂防禦,硬接李牧這一拳,接下來他就可以利用桑搏或者格雷西柔道,直接絞殺李牧。

然而,斯芬克斯還是錯估了李牧拳頭的威力。

又一次消化掉四杯仙人醉藥力的李牧,他的身體各方麵機能是全方位發展的。

李牧不但不是右撇子,因為腦域的開發,他甚至可以同時用左手和右手,寫完全不同的兩個語種的不同文章!

一心二用,左右開弓。

這是一名頂級殺手所必須具備的素質。

而李牧,正是這方麵的專家,他左手的靈活程度,力量大小,敏捷速度,都與外人是看來強大無比的右手一模一樣!

轟!!

隨著李牧一拳揮出,砸在斯芬克斯雙手撐起的防禦手臂上,手臂頓時一個彎折,斯芬克斯自己的拳頭直接砸向了他的臉頰。

斯芬克斯的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為了鍛鍊手臂的防禦性和抗打擊性,斯芬克斯每天都會讓教練拿棒球棒狠狠地對他的手臂進行敲擊訓練。

然而,當李牧的重炮轟在他的手臂之上,他感覺李牧的鐵拳,簡直就如同百米狂飆般跳起來撞向他的摩托車那樣力大無窮!

一瞬間的愣神,讓李牧瞬間抓住了這一千載難逢的機會,僅有一隻手的李牧幾乎就是立刻單腿轉身,一記利落的迴旋旋風腿朝著斯芬克斯的側肋掃了過去!

解說員幾乎看呆了,大聲嚎叫道:“怎麼回事?斯芬克斯在發什麼愣?刀鋒一記重拳打懵了獅身人麵之神,緊跟著他使出了斬敵的大斧!”

“這是一記漂亮無比的迴旋旋風腿,李牧體力全盛的時候,就在今晚,曾經利用這一記旋轉掃腿,一擊爆頭掉了‘灰熊’拉多克!”

“上帝啊,被踢中的斯芬克斯撐住了這記掃腿,然而!這似乎隻是攻擊的開始。”

“斯芬克斯的身體幾乎成了刀鋒重拳的刻度標!被掃中側肋的斯芬克斯還冇有倒下,刀鋒再次跳起來了,這是一記恐怖的左勾拳……”

隨著解說員的介紹,場上的粉絲已經忍不住嚎叫起來。

李牧的動作簡直如同伐木十多年的工人一樣利落,一記漂亮的迴旋旋風腿直接將斯芬克斯踢的哈下腰來,幾乎就是他下意識做出條件反射的同時,李牧的左勾拳又至。

砰!!

三次利落的連擊快速打完,斯芬克斯嘴裡哇地一下吐出大量水來。整個人竟然被李牧的這一頓組合拳腳打飛了出去。

裁判見狀,急忙吹哨製止,示意趴在地上的斯芬克斯進行讀秒。

這哨吹的明顯偏向斯芬克斯,正常來講,地下黑拳選手倒地,另一名選手完全可以再上去補幾腳幾拳。

然而斯芬克斯纔剛剛被打倒,裁判就急忙拉住了李牧,給了斯芬克斯喘息的機會。

解說員瞪著眼睛大聲說道:“斯芬克斯爬起來了,他的教練要求身體檢查,隊醫檢視了斯芬克斯的身體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