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二姐賽雪的肌膚。

幾個姐妹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駐顏,是女孩子們心中無可爭議的話題。

中醫典籍裡,一直對這種藥物有所記載。

不過,這幾乎已經成為了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盧央央笑著說道:

“想要達到容顏永駐的效果,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從減緩衰老的方向去出發,卻並非做不到的事情。”

“實際上,當今世界上,已經有不少不老女神,向我們證明瞭容顏永駐的可能性。”

“我研發的這種藥,雖然做不到上麵說的那一點,但保持青春減緩衰老的方麵,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實現了。”

聽到這一重磅新聞,在場的女生全都動心了。

如果真像是盧央央說的那麼神,那麼這顆藥的價值可就太大,太珍貴了。

官雪楠急忙問道:

“二姐,你這個藥,能夠做到什麼程度?”

盧央央想了想說道:

“每次服用,可以把肌膚恢複到五六歲的水平。”

“效力是三到五年?我不太確定,因為我現在,也隻是服用了一顆,也就是吃了三年。”

聽到盧央央的話,沈蔓歌忍不住說道:

“三年前?”

“我想起來了,有一年我見到二姐你的皮膚一下子變得特彆好,就是那時候?”

在國內的幾個姐妹都紛紛有了印象,平時二姐忙於做手術,熬夜,加班,治病救人,是最辛苦的。

但什麼化妝品幾乎都不用的二姐,肌膚狀況和保持年輕這方麵,卻是維護的最好。

這一度是家裡姐妹們的談資。

聽到盧央央的話,君莫婉的眼睛異常明亮。

她的歲數已經不小了。

雖然現在還保持著美麗,但衰老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對於醫美這方麵,為了保持美麗狀態的君莫婉一直很上心。

現在聽說盧央央送了她這樣一份珍貴的禮物,饒是雍容大氣的君莫婉,也不禁動容。

沈蔓歌和季妙妙吃的都是青春飯,聽二姐這麼一說,也是連忙問道:

“二姐,這藥,以後還能有嗎?”

盧央央笑著說道:

“自家姐妹吃是夠了,不過想要做成產品推廣出去,還是很難的。”

聽到這話,一旁豎著耳朵的娜美等人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

大姐君莫婉說道:

“如果央央真能把這藥丸量產,那麼世界首富的位置,非她莫屬。”

李牧聞言,暗暗把這件事記在了心裡。

想不到二姐的本事居然這麼大,看來值得好好研究研究。

有了小六,雪楠,還有二姐的禮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五姐沈蔓歌和李牧的身上。

沈蔓歌有些無奈地說道:

“本來有個特彆好的禮物,我和李牧準備了不少時間,可惜因為種種原因冇能帶給大姐。”

“所以,我退而求其次給大姐準備了這個。”

沈蔓歌說著,拿出了一張貴賓券。

眾人定睛一看,這邀請券,赫然是與巴黎時裝週相媲美的米蘭時裝週的參展邀請函。

這種時裝週的邀請函,幾乎可以說是所有服裝品牌殿堂級的入場券。

一場完美的秀,更多的是堅定、準確地傳遞出品牌形象。

能接到多少服裝訂單事小,能為公司帶來真金白銀的香水、化妝品、配飾銷售額,以及價格相對便宜的基本款銷量纔是這場短短20分鐘秀的真正任務—它正為崇拜者營造一個時尚夢。

如果君莫婉的MouMou服裝品牌,能夠成功參加米蘭和巴黎兩次時裝展,那麼對於君莫婉公司的國際影響力,毫無疑問將是提升不止一個檔次。

君莫婉自然清楚這個邀請函的分量。

她激動地抱住沈蔓歌。

“謝謝你曼歌,謝謝。”

從君莫婉成立公司以來,沈蔓歌給她的幫助的確不小。

作為娛樂圈的頂級流量天後,想要聘請沈蔓歌作為服裝代言人的知名品牌如同過江之鯽,而且代言費也是天價。

但為了幫助君莫婉,沈蔓歌不但自己一分不要為大姐做代言,還拉來了不少同行業的娛樂圈重量明星幫助過MouMou品牌。

正是因為這樣,君莫婉的公司才能以異軍突起的速度飛快發展。

這其中沈蔓歌的助力,可以稱得上是功不可冇。

此時見到沈蔓歌的禮物,所有人都看向了李牧。

李牧微微一笑,將三姐葉心怡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一邊笑著說道:

“壓軸的都放在最後,先來看看三姐準備的禮物。”

聽到李牧的話,季妙妙調笑說道:

“小牧,你該不會不好意思拿出來你的禮物了吧?”

看著季妙妙一臉得意的內卷嘴臉。

李牧不屑地撇撇嘴說道:

“一會兒就讓你自慚形穢,我的禮物一出,就算是小曼曼的禮物,也得黯然失色。”

聽到李牧的話,眾人都是一臉不的不信任。

一個鋼鐵直男,有準備就不錯了。

還能買出什麼花樣來?

此時大家都回到飯桌上,李牧端著一個大盒子走到飯桌前,頗為緊張地說道:

“背了一路,從瑞士千裡迢迢地揹回來,我都要好奇死了。”

“偏偏葉心怡那丫頭威脅我不讓我開,非得等到生日,讓大姐親自看。搞得神秘兮兮的。”

聽到李牧的話,所有人都站在桌子前,一臉期待地看著盒子。

李牧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掀開。

冇想到,七八個帝都舞蹈學院的少女看到裡麵三姐葉心怡給君莫婉準備的禮物,全部俏臉一紅彆過頭去。

李牧本人更是一臉黑線。

這居然是……一件維密頂級私密內衣,還是那種穿給情侶之間增添趣味的。

不止如此,裡麵還用精緻的水晶盒,裡麵裝著全世界限量版的各種安全措施……跟維密內衣相配套。

看著這滿滿一大盒子禮物,君莫婉的臉紅的都要滴出水來了。

好死不死,居然還是當著這麼多妹妹們的麵,開的這個禮物。

“呸!心怡這個色批!”

官雪楠羞紅著臉小聲嘀咕道:

“我都不知道,原來LV居然也有生產這個的。”

季妙妙叫道:

“一定是李牧這個壞胚給三姐帶壞了。”

聽到季妙妙的話,沈蔓歌等人立刻神色不善地看向李牧。

隻有李牧連連叫冤說道:

“我冤枉啊我,早知道葉心怡那個混蛋讓我背的是這種東西,打死我也不背!”

“我說安檢的時候,機場的人員看我的表情為什麼都是如此古怪。”

“這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