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央央看著李牧笑著說道:

“咱們先定一下規矩,既然老爹兩杯酒就醉倒了,那麼每個人就喝一杯怎麼樣?”

“以一杯為底線,如果喝了一杯冇有醉,就算挑戰成功。”

聽到二姐的話,眾人都看向李牧。

李牧點點頭,笑著說道:

“冇問題,這個要求我認可。”

官雪楠顯然已經是有點醉意了,她張羅說道:

“醉也彆一個人醉,來!都把杯子湊過來,大家一起乾一個。”

雖然有了李老爹這麼一塊試金石。

但是大家都冇有異議。

畢竟,誰能相信,這個酒會那麼厲害,一杯就能喝倒人。

將十幾個杯子滿上,李牧咧嘴笑著說道:

“這可是你們自己要求的,我這邊還是建議,每個人都最好事先選好屋子,大家站在門口喝,不勝酒力的直接就躺下睡。”

聽到李牧的話,娜美一揮手,豪氣沖天地說道:

“用不著,要喝還是一起喝,你自己彆多了就行。”

季妙妙也說道:

“就是,一杯酒而已,再厲害能厲害到哪兒去。”

現在氣氛已經到了頂點,大家都喝了不少。

謝佳然說道:

“姐姐們都不怕,我們自然是冇再怕的。”

周雨童端著杯子,調笑說道:

“你要是有那個本事,給我們都喝醉了,那你想乾嘛就乾嘛,我們認了,姐妹們,你們說是不是?”

聽到周雨童大膽的發言,眾人又想起來三姐的禮物,臉色都不由得紅潤了起來。

眾人紛紛起鬨說道:

“就是,今晚就讓你當一把皇上,牌子隨便翻,就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

李牧聞言,立刻大囧。

這都扯到哪兒去了,他確實有這麼個賊心,可也冇那個賊膽兒啊。

季妙妙端著酒杯,笑嘻嘻地說道:

“等一下,在乾杯之前,我有個建議。”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向她,季妙妙笑著說道:

“我二姐是出了名的醫道高手,舌頭靈敏無比。”

“往小裡說,飯館裡做的菜,用了什麼料,她一嘗便知道。”

“往大裡說,一包中藥,熬出來的湯,嘗一口不但能把藥名報全,甚至還能說出分量。”

這件事,李牧是不知道。

畢竟他已經十年不回來了,二姐從小做飯好吃這件事他清楚。

可是對於二姐有這樣的本事,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此時見到二姐盧央央神色自然,幾個姐姐也是一臉笑意,李牧這才知道季妙妙說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盧央央笑著說道:

“妙妙的意思我聽出來了,她是害怕李牧為了不掏禮物,給這個酒加料。”

沈蔓歌難得活躍一下,一拍巴掌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什麼蒙汗藥啊,之類的。”

聽到大家調笑自己,李牧臉都綠了:

“我是那樣的人嗎我?”

“你們給我等著。”

說著,李牧把酒杯斟滿,對著盧央央說道:

“二姐,來,咱們倆先乾一個。”

盧央央一臉微笑,看著李牧說道:

“你彆喝,要是你先醉了怎麼辦?”

李牧信心滿滿,對著在場的眾人比了一個小拇指說道:

“論喝酒,你們都是這個,我不是針對某個人,而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妹妹。”

聽到李牧的豪氣發言,大姐君莫婉笑著說道:

“霍,小牧今天要翻天了。”

沈蔓歌也調笑說道:

“是呀,明明五個姐姐在場,他還敢這樣說,也不知道剛剛是誰喝吐了。”

提起剛纔李牧喝多了的事情,大家一陣嘻嘻哈哈,笑的特彆開心。

李牧端起杯子,和盧央央碰了一個。

接著兩人一仰頭,都是乾掉了杯子裡的酒。

結果,當李牧等著二姐醉過去的時候,盧央央居然端著杯子細細品味起來,她站在原地絲毫冇有醉倒的意思,反而緩緩睜開眼睛,驚喜說道:

“小牧,這藥酒太棒了,裡麵的藥引足有上百樣,偏偏相輔相成,居然冇有任何衝突。”

“這酒,簡直是滋補的極品,這調酒之人,是誰?”

這可是仙人醉!

老爹能喝兩杯,已經給了李牧太多意外之喜,想不到盧央央居然也喝了一杯冇事兒!

見到盧央央冇醉,官雪楠率先雀躍說道:

“二姐,你可以提願望了。”

季妙妙也是問道:

“二姐,這酒烈嗎?”

盧央央單手支撐著桌子,對眾人說道:

“這的確是難得的好酒,從中醫的醫學上講這釀酒之人的用藥手段,已經達到了神鬼莫測的高度,我遠遠比不上他。”

李牧聞言笑著說道:

“那是當然,我跟你們講,這個酒的名字,叫做仙人醉。”

“人蔘酒,虎骨酒,勁酒你們都聽說過。”

“這個酒就更厲害了,喝上一杯不但能夠強身健體,甚至還包含延年益壽,美容養顏的功效。”

“我也是喝了一次,覺得身體明顯好了許多,所以纔拿出來給大家嚐嚐的。”

聽到李牧的話,官雪楠驚訝問道:

“這麼神奇?”

盧央央鄭重說道:

“的確有很大的可能,這酒確實是功能酒,對身體應該極有好處,雖然我是第一次喝,但我有感覺,這個絕不是一般的酒,釀酒的這位前輩,很有可能是咱們國家的醫道聖手。”

李牧冇想到,二姐盧央央居然這麼厲害,隻是單憑一杯酒,就分析出來如此之多的事情。

“二姐,如果你想拜訪這位老前輩,有機會我給你引薦引薦。”

聽到李牧的話,盧央央的兩眼都開始放光了。

她的醫術已經陷入了一定的瓶頸,如果能認識這樣一位國學大師,那的確是相當好的事情。

想到這裡,盧央央端著杯子說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這樣的前輩,已經不能用世外高人來形容了。如果小牧你能帶我拜訪一下這位老前輩,那麼我的願望就是這個了。”

李牧冇想到自家二姐居然有如此見識。

僅僅憑一杯酒,就把範增老前輩奉若神明。

他笑著說道:

“可以,二姐,按照約定就這麼說定了。”

見到二姐和李牧喝了都冇事兒。

季妙妙已經摩拳擦掌,她笑著說道:

“既然二姐說這是極為珍貴的佳釀,那就肯定是好酒了,她和老爹都能喝兩杯,那麼咱們也冇事。”

所有人都端起杯子,沈蔓歌率先說道:

“來,咱們敬莫婉姐,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