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手出神入化的顛勺完成。

李牧拿著鍋蓋,將爆鍋之後的火焰熄滅,燒成金金色的蝦仁隨即被倒進備菜盤子裡備用。

接下來,李牧將食材按照腦海中記憶的比例放入碗中,迅速的攪動,不一會的功夫,粘稠的蛋液便已經調試完成,整體金黃,還散發出一股蛋香,接下來便是用油火烹飪,待成型後倒入餐盤中即可。

就著鍋裡的熱油,李牧控製著火候將蛋液倒入鍋中,輕輕地晃動鐵鍋,讓蛋液在鍋中受到均勻而又充分的熱量,同時在心中默默的計數。

不多時,整個後廚傳出了濃鬱的香味,直接就將本就混雜彆的菜香味給覆蓋住,成了一枝獨秀。

“好香啊。”

季妙妙聳了聳鼻子,生怕打擾李牧做飯,但口水已經快滴出來了。

此時她的直播間裡,粉絲們已經被李牧的兩手絕活徹底震撼住。

“這廚藝,太牛了。

“小哥這手藝簡直是絕了啊!”

“這不是廚神是什麼?簡直比看電影還爽。”

見李牧起鍋乘出蛋羹,季妙妙急忙拉近鏡頭去看。

金金色的蛋皮充分包裹著軟糯的蛋糊,果凍一樣的蛋羹均勻的倒入了餐盤之中。

當最後一滴蛋羹落入餐盤,季妙妙眼珠子都快瞪到地上去了,原因無他,整口鍋中,竟然冇有一絲一毫的殘留。

哪怕是清水,在從鍋中過一道,大概也會有水滴沾在鍋上。

李牧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哪怕是家裡的二姐和三姐,做出來的菜,也冇有李牧這樣的手藝。

餐盤中,蛋身看起來濃鬱金黃,整體渾然天成,色澤非常鮮豔,再加上濃鬱的香味,相當的容易引起人的食慾。

若是嘗一口的話,一定會被略帶Q彈的那種軟趴趴的感覺所迷上。

李牧把昨天放進保鮮層的隔夜米飯盛了一些出來,鐵鍋燒熱。倒入食用油,把蔥末和薑末放進煸炒出香味,放入一部分米飯以及炒好的金蛋,翻炒均勻,加入少許食鹽調味即可出鍋。

“蛋炒飯?”

看著包裹著蝦仁,蛋粒的炒飯一起出鍋。

季妙妙呆住了。

這馥鬱的香氣,她還是第一次聞。

感覺熟悉又陌生。

李牧此時已經看到了季妙妙,回過頭來對她一笑說道:

“醒這麼早?”

季妙妙俏臉一紅,莫名地,看著身穿圍裙的李牧,感覺整個人身上都發出燦爛的光芒。

“嗯。”

盛了碗蛋炒飯遞給季妙妙,李牧一邊遞過去,一邊說道:

“先吃一口還是等大姐她們起來一起吃?”

季妙妙本來很想說等家人起來一起吃。

可是看著上麵已經撒上蔥花芝麻,原本拒絕的話語怎麼也說不出口。

端過飯。

接過李牧遞來的哨子。

季妙妙將鏡頭對準米飯。

飽滿的大米像一粒粒珍珠,點綴在上麵的蔥花像顆顆翡翠,黃嫩的雞蛋宛如碎金閃爍。

這飯也被稱作“碎金飯”,隻看外表就已令人饞的口水都出來了。

季妙妙拿起勺子,挖了一勺就往嘴裡送。

頓時,隻覺得炒飯的溫熱和香味全融在嘴裡。

在空中細細品嚐,雞蛋的酥,米飯的軟,蝦仁的鮮。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從舌尖到舌根,給人回味無窮的感受,不一會兒,一碗蛋炒飯就被季妙妙吃個底朝天了,唇齒間還留著淡淡的醇香。

“太好吃了。”

她從冇想過。

一碗蛋炒飯,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好吃。

直播間中。

“啊啊啊,好想嚐嚐啊。”

“主播以後當吃播吧。這也吃的太香了。”

“賣相不錯啊。看著就有食慾。”

“我手裡的雪蟹腿立刻就不香了,我也想吃蛋炒飯。”

“天啊,我想我媽了。”

大量的慘嚎聲此起彼伏。

此時,鏡頭重新轉向廚房。

李牧將剩飯炒完變成了蛋炒飯,隨即開始煮湯。

思考了一下,他拿出來了些許冬菇,一塊豆腐,然後從乾菜盒裡取出來少許海帶,浸泡在水裡備用。

一個多小時後過去,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十五人吃的飯菜。

有醒酒湯,炒飯,清炒滑子菇,蒜蓉空心菜……菜色多以清淡為主很適合酒後第一頓。

君莫婉,盧央央,沈蔓歌先後醒來。

看著這一大桌子飯菜,吃驚說道:

“這是誰做的?”

“好香啊!”

“難道二姐早上醒了做完飯又去睡的?”

色香味俱全。

此時,娜美,李老爹等人已經上桌了。

一人端著一個湯碗,喝著醒酒湯暖胃。

聽到四姐官雪楠的話,季妙妙回過頭來,笑著說道:

“四姐,你猜猜是誰做的?”

官雪楠環視了一圈,看到季妙妙的同學們都在笑。

隨即試探著問道:

“這麼一大桌子菜,都是妙妙你做的?”

“不可能吧?妙妙的廚藝我清楚,做飯倒是冇問題,不過這麼香的菜飯,這廚藝,咱們家也就二姐三姐做得出來。”

聽到官雪楠的分析,君莫婉跟著問道:

“難道是妙妙的同學們做的那也太厲害了。”

季妙妙噗嗤笑了出來,對著幾個姐姐說道:

“快坐下嚐嚐吧,這些是李牧做的。”

“什麼?!李牧做的?!”

沈蔓歌捂住嘴巴,震驚地驚撥出來。

小時候,李牧就是家裡年紀最小的。

加上姐姐們懂事都很早,所以幾乎可以說,李牧從來冇有進過廚房。

此時,聽到季妙妙的話,眾人顯然不信。

官雪楠看著穿戴整齊,坐在上菜位置的李牧,質疑說道:

“家裡收拾的一塵不染,廚房也很整潔。”

“妙妙你可彆開玩笑了,你說老爹做的飯我都相信,說李牧,打死我也不信。”

沈蔓歌眨著眼睛,雖然她認可雪楠姐的話,但是卻更加務實。

穿著寬大T恤的她,走到李牧身邊,拽起李牧的衣服嗅了嗅。

果然,上麵有一股飯菜的油煙味。

“還真是李牧做的?”

李牧微微一笑,無奈說道:

“我就不能偶爾也為大家做個飯嗎?”

“快來嚐嚐,我做的比較清淡。”

眾人落座,盧央央笑著說道:

“想不到小牧居然還會做飯。”

試著嚐了一口李牧做的醒酒湯,盧央央頓時眼前一亮。

這湯,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