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遊泳比賽,當然要有點彩頭才行。”

聽到李牧的提議,官雪楠笑吟吟地說道。

她在上大學那會兒,差點被選為職業選手,如果不是出於對於自己職業的熱愛,官雪楠現在說不定已經在為國爭光了。

李牧勾起嘴角,看著官雪楠問道:

“四姐,你說怎麼比?”

“自然是來回一圈,贏了的可以讓輸了的乾件事。”

見到管雪楠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四姐的性子直率,有點心事根本藏不住,看她的樣子,似乎對於遊泳相當有信心,而且也早就盤算好了賭注。

李牧笑著說道:

“四姐,你這是有預謀的啊。”

官雪楠利落道:

“你就說比不比吧。”

李牧摸了摸鼻子:

“比,不過我贏了的話,提什麼要求都行?”說著,他故意在官雪楠的身上掃了一圈。

官雪楠泡在水裡,在水光的折射下,曼妙的身姿一覽無餘。

雖然是巾幗女英雄的性格,可官雪楠的身材可真不是蓋的。

常年練習散打的她,長著一張女神般的容顏,可手臂上的肌肉線條以及露出的平坦小腹上的馬甲線,散發著一種另類的魅力。

彷彿女武神一樣,相當惹眼。

官雪楠被李牧看的有些不自在,大方說道:

“不是太過分都能答應。”

李牧點點頭,雙手拄著台階下到水裡。

季妙妙和盧央央對視一眼,兩個人上岸坐到岸邊說道:

“我倆不通水性,就當個裁判吧。”

聽到季妙妙的話,娜美等人笑著說道:

“咱們一起比唄,反正呆著也冇意思。”

君莫婉指著遠處連接著水池的深水區說道:

“那邊有個網紅用來打卡的藍洞,連接著這邊的泳池,據說深度足有十五米,如果誰能夠深潛到下麵,把藏在裡麵的紅球取出來,就可以當日免單。”

“李牧既然要和我們比賽,自然要增加點難度。不如你遊到終點以後,進去找一下紅球?”

看著遠處混浴區蔚藍的泳池深處。

旁邊還有工作人員呆在一旁確保賓客的安全。

李牧還是抗議說道:

“大姐,這太為難人了,遊個來回能用多長時間,還得潛水下去找球,這不是為難人嘛。”

君莫婉笑吟吟地說道:

“這家店據說每天開業都要在深水區藏十個紅球,我們這麼多人和你一個人比,不如這樣,女生們想要獲勝,必須也得到一枚紅球。這樣比較具有趣味性,如何?”

李牧冇敢立刻答應。

他的水性是不錯,但是看君莫婉和官雪楠信心滿滿的樣子,他還是不敢托大。

萬一輸了,姐姐們提議,為她們洗一個月襪子,做一個月家務,或者彆的什麼要求,李牧簡直哭都冇地方哭去。

上了岸邊,李牧快步跑向連接著遊泳池的藍洞。

這是一個圓形的水下巨坑,裡麵製作了許多造型。

比如模仿失落的亞特蘭蒂斯,以及水中汽車,水下餐廳等等螺旋向下的主題。

為了保證安全,水下還安裝著固定的氧氣瓶,連通到岸上的繩纜等等救援設備。

旁邊也有兩名腳邊放著氧氣瓶的救援人員。

仔細觀察了一下其中的結構,跟著李牧跑過來的還有四五個對這個藍洞比較好奇的女生。

不得不說,這家新開設的溫泉館還是相當有特色,投入的各種設施稱得上齊全。

跟工作人員溝通以後,對方點頭同意,李牧才帶著幾個女生回到了起點位置。

坐在岸邊的季妙妙雙手撐著岸邊,兩隻光潔的小腿在水中不停地晃悠。

少女們嘻嘻哈哈地選著賽道,李牧隨便找個了中間的位置,下水之後,眾人做好了遊泳的準備動作。

季妙妙將筆直地小臂高高舉起,笑嘻嘻地問道:

“諸位,準備好了嗎?”

周雨童等人應了一聲,李牧也歪著頭看向她的位置。

她眨巴著俏皮的大眼睛,手臂猛地一揮叫道:

“開始!”

隨著這一聲令下。

官雪楠曼妙地身姿一潛,整個人在水下一蹬牆麵,如同穿花蝴蝶般衝了出去。

沈蔓歌不愧是乾一樣像一樣,雖然爆發力遠不如職業出身的四姐,但蝶泳姿勢標準無比,完美的曲線在水中如同一條美人魚一般。

周圍水花四濺,少女們身姿各異。

沈蔓歌用的是最為好看的蝶泳。

這種遊法不但能夠非常好地展現遊泳的魅力,更能凸顯身材。

隻見此時的沈蔓歌,時而飛出水麵,時而潛入水中,入水,抱水,劃水,推水四個動作緊密連貫,如同水下的穿花蝴蝶。

再看官雪楠,作為大學裡的職業級遊泳選手。

四姐用的是最為實用的自由泳動作。

秀美的雙臂在水中輪流劃水和兩腿上下交替打水。

這種姿勢結構合理,阻力小,速度均勻,是目前世界上最快、最省力的一種遊泳姿勢。

再看大姐君莫婉,用的是潛泳,水下遊動悄無聲息,曼妙的身姿藏在水下。

這裡麵,最逗的就屬娜美,她用的遊泳姿勢是狗刨,居然速度還不慢!

看著眾多美女奮力前遊,李牧踩水在起始點,看的津津有味。

這顏值,養眼啊!都說玩水的皮膚都好,今天一看真不是蓋的,這皮膚細若凝脂簡直是皮膚自帶濾鏡!

眾多少女全都遊了出去。

李牧卻在原地欣賞著少女們的身姿,居然冇有立刻遊出去。

岸上,盧央央看著李牧壞壞的目光,冇好氣地抱怨說道:

“你愣著乾嘛,還不快遊。”

聽到二姐的催促,李牧哦了一聲,整個人撲了出去,如同如水的狂鯊。

他的動作矯健而迅捷,雙臂的滑動速度相當之快。

經過仙人醉的調理,他身體之中的暗傷好了個七七八八。

此時眾人已經遊出去了半程,眼見要追上幾個姐姐,李牧將自由泳的姿勢改為潛泳。

在浮出水麵的瞬間換了口氣,整個人如同消失在水麵上一樣,潛入水中,如同無形的鯊魚,迅速向前趕去。

官雪楠此時果然保持領先,見到前麵的水域冇有人影出現,她的心中露出一絲微笑。

出於職業習慣,她早就想盤問一下弟弟,這十年來到底都乾了什麼。

這次,她終於逮住機會,自然不想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