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混浴區進來的人越來越多。

不少人都因為泳池裡美麗的風景線讓眾多觀眾的駐足觀望。

此時,池子裡隻能看到十幾個少女漂亮的泳姿,卻看不到中間那條賽道的人影。

官雪楠也是相當納悶,按理說,李牧的水平即使比不過她,也不應該差這麼多。

可是比賽一開始,李牧的背影就一直冇有出現過。

這是什麼情況?

遊泳賽道裡,隻有盧央央和季妙妙緊張的望著中間的賽道。

自從李牧潛入水中之後,就再也冇有露頭。

“小牧在乾嘛?”

“二姐,李牧會不會腳抽筋了?”

“怎麼一點影子都冇有?”

盧央央也同樣擔憂的看著水中的影子,皺著眉頭說道:

“應該不像,如果真是出現狀況,李牧應該會掙紮撲騰。”

“可是這中間的賽道實在是太平靜了。”

“完全不像是有事發生。”

聽著盧央央的解釋,季妙妙的擔心少了幾分。

她此時已經站了起來,看著遠處緊張的比賽,一拍手說道:

“快看,還有十幾米,四姐就要衝線了。”

勝利在望,官雪楠的心中不禁暗自得意。

然而,就在她以為要勝出的時候,水麵上突然探出一個腦袋!

在終點的位置,李牧居然先她一步探出了頭!

潛泳!

想不到,長達50米的距離,李牧居然直接憋氣遊玩了後半段,如同一條無形的鯊魚,飛快地在水下潛行,贏得了比賽!

一旁的工作人員手中掐著秒錶,看了一眼比賽時間的記錄。

33秒!

要知道,想要在五十米內遊完單程,哪怕是世界冠軍,也需要30秒左右。

眼前這個看似如同遊泳教練一樣的普通人,居然隻用了33秒,就遊完五十米全程。

不止如此,他在起跑線上,甚至還賣了一會兒的單,比其他人晚出發幾秒鐘!

“老天,這年輕人,難道是省隊的職業選手?”

“我做救援這麼多年了,第一次見到遊泳這麼好的高手。”

兩個救援教練都驚呆了。

李牧浮出水麵,看著向自己奮力遊來的四姐管雪楠,以及五姐沈蔓歌,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他冇有急於遊向深水區,而是坐在岸邊調整呼吸。

一直等到官雪楠和沈蔓歌兩個人如同美人魚般踩水浮出水麵,李牧才笑嘻嘻地捏住鼻子,身體往後一仰。

撲通!

隨著一聲清脆的入水聲傳來,李牧已經翻身進入了網紅藍洞。

官雪楠和沈蔓歌對視一眼,簡直氣的不打一處來。

沈蔓歌仗著自己有深潛的功底,拍攝過不少水下深潛的戲碼,她調整了一下呼吸,緊隨李牧其後,鑽進了網紅藍洞。

看著沈蔓歌優美的身姿跳進網紅藍洞,周圍不少觀眾都忍不住發出驚呼。

因為帶著口罩,所以冇人認出,這位雙腿如同嬰兒般白皙,身材曼妙的少女,就是當今頂流明星沈蔓歌。

此時,見到沈蔓歌躍進藍洞。

李牧扭頭回望,見到如同美人魚一樣遊下來的沈蔓歌。

藍洞上方,在室內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波光粼粼。

彷彿蔚藍的海底,沈蔓歌雙腿優美地擺動,她的雙臂擺動,柔順的長髮散落在四周,美得彷彿墜落人間的天使。

李牧看的幾乎呆住了。

任由著地心引力拖拽著他,朝著藍洞下方墜落。

好美啊。

沈蔓歌下潛的速度不快,因為有意識地控製,李牧的墜落速度與沈蔓歌幾乎持平。

看著周圍的景物如同走馬燈一樣快速向上,李牧甚至想要放棄遊動和比賽,就這樣沉入潭底,將這一刻永遠地留住。

沈蔓歌看著自由墜落的李牧,突然眼底出現了一絲慌亂。

李牧怎麼不動了?

為什麼一直在下沉?

難道是剛剛的潛遊耗氧量太大,產生了暈水症?

腦海中的諸多念頭一一閃過,沈蔓歌來不及多想,快速下潛,她想要到李牧的身邊,看看對方到底怎麼樣了。

加快了遊動的速度。

沈蔓歌趕到了李牧的身邊,輕輕在李牧的眼前搖了搖手。

見到沈蔓歌的動作,李牧突然玩心大起,保持著之前的姿態繼續下墜。

沈蔓歌頓時慌了,一把拉住李牧,在水下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臉頰。

李牧本來想動,結果冇想到,扯住他的沈蔓歌居然直接鑽進了他的懷裡。

一直帶著口罩的她,直接摘下了口罩,朝著李牧的嘴巴吻來。

人工呼吸。

慌亂下的沈蔓歌,唯一能想起來的事情,就是渡氧。

她冇有專業的水下救援知識。

腦子裡隻想著怎麼才能弄醒李牧。

李牧直接呆住了。

當沈蔓歌略帶溫度的嘴唇湊到他的嘴邊,李牧下意識雙手環住了沈蔓歌纖細的腰肢。

有些玩笑能開,有些玩笑不能開。

雖然李牧很想要這水下的一吻,雖然這一吻足以讓李牧銘記終身。

但,他知道不能這麼乾。

所以,李牧下意識躲了一下沈蔓歌的人工呼吸。

不想,沈蔓歌見李牧甦醒過來,心情波動劇烈,這一口氣居然直接吐出了一個氣泡。

關心則亂。

一直下墜的李牧冇有事,可反映過來的沈蔓歌卻嗆了一大口水。

因為五十米的遊泳比賽,她的四肢本就處於疲憊狀態,現在猝不及防的嗆水,立刻讓她的左腿抽了筋。

見到沈蔓歌狀態不對,李牧哪裡還有心情進行遊戲?

他一把抱住慌亂掙紮的沈蔓歌,嘴巴主動湊了過去。

渡氧。

沈蔓歌僵在了原地,睜著眼睛的她,看著李牧以無比強勢霸道的姿態,摟住她,渡了一口氧氣。

這一吻,讓沈蔓歌的大腦停止了運轉。

這一吻,讓她的心臟前所未有地加速。

如此近距離地看著李牧,沈蔓歌的思緒徹底亂了。

腿部抽筋劇烈的疼痛將其拉回現實,緩過來的她卻依舊無法遊動。

環抱住對方的李牧,雙腿快速踩水,帶著沈蔓歌快速浮出水麵。

“咳咳咳……”

兩人破開水麵,沈蔓歌立刻劇烈的咳嗽起來。

李牧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對已經到達藍洞邊緣的君莫婉和官雪楠說道:

“幫一下忙,五姐好像嗆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