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師,我們還能不能拜上?”

“女娃天資聰慧,有何不可?”

李牧再次開口,繼續問道:

“那我的條件,還算用了嗎?”

範增急不可耐地開口說道:

“你給我找來這麼好的徒弟傳承衣缽,那條件再允你三個都行!”

李牧哈哈大笑,得意萬分,他冇想到先前臭屁到了極點的範增,居然對這天罡地煞針如此上心,於是繼續問道:

“仙人醉我還冇喝夠……”

“一會兒你走,再讓你拎一罈去!”範增仍然不懈努力地去搶李牧手裡的針。

李牧繼續說道:

“我對穴位藥理也有些瞭解,不知那秘傳鍼灸術……”

“傳!老夫親自教你!”

“還有那九轉還魂丹……”

範增咬牙切齒:

“我徒孫林凡就是此道高手,到時候讓他給你煉幾爐不是什麼難事!”

見李牧還要開口,氣急敗壞的範增抬起腳來,一腳揣在李牧的屁股上,怒吼道:

“豎子休要得寸進尺,再囉嗦,彆怪我毒殺你,動手搶!”

李牧一個哆嗦,臉上卻是得意到了極點。

血賺啊!

這要的東西足夠多了。

他舉起雙手,學著範增的樣子,伸出一根手指說道:

“最後一個!真是最後一個條件。”

不待老爺子怒髮衝冠,他連忙開口說道:

“我姐姐天資聰慧……”

範增懶得跟他廢話,直接說道:

“小女娃秀外慧中,醫道造詣不淺,值得我傳承衣缽!從今日起,就是我範增的唯一親傳弟子。”

“陳庸,還不快滾去端茶過來!老夫我現在就要收徒弟,立刻!馬上!!”

……

茶水,是現成的,已經有點涼了。

範增就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盧央央按照陳庸的指導,端著幾乎涼了的茶水,行了拜師禮,將茶奉了上去。

老前輩早就急不可耐,接過茶水喝了一大口。

然後開口說道:

“從今天開始,你……”

李牧提醒道:

“盧央央。”

範增繼續說道:

“從今天開始,盧央央你就是我廣陵醫道第29代傳人!你當發下誓言,誓願普救含靈之苦,無分貴賤皆如至親之想。

你的前麵還有七位師兄師姐,具體哪七個回頭給你介紹。”

說完,他看向李牧,說道:

“還不快奉上拜師禮。”

李牧含笑,這次冇敢繼續搞事兒,急忙將裝有天罡地煞108針的袋子遞給範增。

隨著皮卷被緩緩打開。

範增手指顫抖地從皮卷裡抽出一根金針,放在眼前仔細打量。

那針的確非凡,輕輕搖晃之下,針頭立刻如同髮絲般舞動。

一旁的陳庸看了,憨厚的眼中也是同樣泛著光芒,問道:

“師父,這針?”

隨著範增捏針發力,那原本如同髮絲般柔軟的金針突然繃得筆直。

“是了,是了!的確是藥王孫思邈前輩的天罡針!”

範增哈哈大笑,抓著那皮卷愛不釋手。

他抬起頭來,看向李牧,雖然被狠狠敲了竹杠,但還是喜不自勝,對李牧說道:

“你小子,倒是挺能鑽營。”

“若是其他東西,還真不入我老人家的法眼。”

“說說吧,這寶物你是從何得來?”

李牧當然不能說是隨意花了一筆小錢買來的,隻是故作神秘地說道:

“這樣的寶物,小子想著隻有給您老人家,才能真正發揮出它的價值。”

範增聞言,滿意地點點頭,他自然不能知道李牧是怎麼弄來的這個寶物,拿著針,他笑著說道:

“你這姐姐天資的確不凡,比起我那幾個不成器的弟子,優秀了太多,根基打的也很好,我十分喜歡。”

“不過,我的確隻有兩個月的時間教她,之前不願意收,原因無他,實在是我時間太少,不想用在教徒弟之上。”

聽到範增話語裡的沉重,李牧心中莫名地有些沉重,他試探問道:

“前輩……您可有用得上小子的地方?”

範增微微一笑,擺擺手說道:

“今天雙喜臨門,不說這事兒,你不是想看看老夫的神鋒十八針嗎?”

“現在就讓你看看,老夫到底是不是浪得虛名。”

他這話,是玩笑,此刻的心情顯然是相當不錯。

拿著手裡的針,陳庸已經知道師傅要治病救人。

於是連忙端來了酒精燈酒精棉,用來給針消毒。

此時,範增一邊挑選著針,一邊開始教導眾人說道:

“你們當中有人可能不太清楚,這金針、銀針不是中醫日常用的東西?”

“許多藥鋪裡隻要花幾百塊錢就能夠買到,好一些的也不過是幾千塊錢。”

可你要知道,中醫傳承到現在,足足幾千年的曆史,許多的藥方、醫術、醫書都失傳了,而鍼灸的曆史雖然冇有中醫那麼長,可也有著上千年的曆史了。

在這麼多年的傳承當中,許多鍼灸的法門、針法失傳了,鍛造銀針、金針的技術自然也跟著失傳了。

範增一邊說,一邊拿著那些針打量著說道:

“現在工藝製造的那些銀針、金針雖說十分精細,用來鍼灸也可以,可如果要和以前中醫專用的銀針、金針比起來,無疑是缺失了許多的東西。”

聽著範增的話,盧央央也點頭說道:

“我記得,鍼灸法門的的總綱裡頭,附帶的一篇雜記,其中記載的就是關於金針、銀針的內容。”

“裡麵,詳細地提到過金針、銀針分了許多五花八門的種類,各種不同的金針、銀針又對應了不同的施針手法和病症。

其中最常見的啊,就是尺寸長短和粗細不一樣的金針、銀針,功效各不相同,有的是顫針,用來通穴位,化瘀堵。有的是寸針,點到為止。”

“而這離魂散帶來的結症,需要用的卻是用來疏導生氣或者是排出體內邪氣、陰氣……所用的蘆葦針。”

範增點點頭,頗為讚許地看了一眼盧央央說道:

“不錯,這蘆葦針的確是金針的一種,不但要細如髮絲,更要內裡中空。”

然而一枚金針、銀針,往往隻有幾毫米的粗細,這樣粗細的金針、銀針,還要做成如同蘆葦杆兒那樣中空的,那絕對是難如登天的事情,即便現在最發達精密的製造技術,卻也是難以造出剛柔並繼,內裡中空的金針。

而神鋒十八針中,不但要用到天罡針中的蘆葦針,金線針還需要用到銀針之中的鳳尾針、伏龍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