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早上,李牧照常起床。

林凡已經早早等在他的門口。

一個多月的時間,李牧和這位範老爺子的徒孫關係逐漸升溫,幾乎變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兩個人的年齡本就相仿,李牧平時很少去打擾範老爺子,有不懂的問題,經常向林凡請教。

對方在醫學上的造詣極高,指點李牧這個半吊子,自然是駕輕就熟。

他的學識相當淵博,對於醫道方麵的理解深厚的可怕。

常常李牧提出一個問題,對方不但能夠用通俗易懂的語言替李牧介紹清楚,還能舉一反三,時常讓李牧覺得受益匪淺。

而對於李牧,林凡可以說是相當崇拜。

作為醫道學習的交換,李牧也教他一些養氣的方法,還有一些搏鬥的技巧。

一來二去,兩個人的關係變得亦師亦友,早上起床還要一起打一套拳,活動筋骨。

這天早上,李牧照常起床,穿好衣褲,準備和林凡一起去打太極拳。

可還冇等穿好鞋襪,李牧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號碼,李牧心中有些疑惑。

“喂,蠍子,出了什麼事兒嗎?”

電話那一頭,蠍子的語氣頗為沉重,低聲說道:

“老大,雪楠姐……失蹤了。”

李牧聞言,頓時就是一愣。

他立刻停止了穿鞋的動作,皺起眉頭問道:

“怎麼回事兒?把事情說清楚。”

接著,蠍子就把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地說給了李牧。

事情的起因發生在上週,本來不是什麼大事兒。

說來也可笑,官雪楠和同事本來下班以後相約去吃飯。

結果,在隔壁桌,居然遇到了一個全國通緝的在逃人員。

這種行走的一等功,官雪楠怎麼可能錯過,在同事的配合下,三個人立刻對嫌疑人展開抓捕。

對方也算是有些身手,應對官雪楠和她的兩名同伴,居然憑著衣兜裡揣著的刀刃,捅傷了官雪楠的兩名同事,帶著傷逃了出去。

因為是下班時間,官雪楠並未配槍,孤身一人衝出去抓捕。

蠍子等人本來就是一直暗中保護著她,此時見到歹徒凶猛,就裝作見義勇為的路人,幫了官雪楠一把。

這本來是件小事兒,官雪楠冇受大傷,還立了功,屬於一件好事兒。

可接下來的事態,逐漸脫離了蠍子等人的控製。

原來,被抓的人,名字叫做馬二,是一名在逃通緝的販毒嫌疑人。

官雪楠抓到馬二以後,立刻對他進行了審訊,得知了他們的販毒團夥就在北莽市附近。

而馬二作為小弟,這次出來,是為了物色一批女孩帶到犯罪窩點,以供成員們享樂的。

當官學楠抓到他的時候,已經有七八個女孩被送進了狼窩。

聽到這個訊息,官雪楠的單位立刻震動不已。

關乎七八個無辜女孩的性命問題,絕非一件小事。

上層幾乎立刻做出決定,派遣臥底,打入敵人內部,確定人質安全後,再實施抓捕行動。

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流程,官雪楠主動請纓,要求馬二做出立功行為,帶官雪楠進入其中,冒充被騙少女,進入其中。

通過官雪楠身上的竊聽裝置,得知了這一訊息的蠍子,自然不想讓官雪楠冒這麼大險,隻身進入狼窩。

因為留給蠍子的時間實在太短了,所以他立刻召集龍域在北莽市的全部成員,準備根據資訊,打一個時間差,先一步解決掉這些隱患,確保官雪楠的安全。

這計劃本來相當完美,包括李牧聽來,也是冇有一點問題。

可千算萬算,問題就出現在蠍子等人先一步趕到目的地這個環節。

當蠍子趕到地方的時候,他們來到預定的地點,居然撲了個空。

蠍子立刻意識到,這恐怕是一個局,馬二說了謊。

聽到這裡,李牧已經麵沉如水。

“竊聽裝置被拆掉了?”

“我四姐官雪楠,居然在眼皮子底下失蹤了?!”

李牧的問話讓蠍子的額頭滲出了冷汗。

“一週前發生的事情,為什麼現在才通知我?”

“對方在雪楠姐的單位,一定有保護傘,我們加大力度,本來想要通過排查,以及動員各種暗地裡的關係,想要找到對方。”

“可是對方就好像完全蒸發了一樣。”

李牧知道現在指責蠍子什麼都已經晚了。

在他看來,北莽市這麼小小的彈丸之地,能有什麼狠角色,是能夠躲得了龍域的天羅地網的?

如果李牧處在蠍子的位置,恐怕做法也會和他一樣。

之所以冇有在第一時間通知李牧,估計也是抱著立刻就能解決的心裡,全力以赴的尋找著官雪楠的下落。

李牧沉靜的問道:

“對方有冇有可能是境外的人?”

“你覺得會不會是衝著我來的?”

蠍子立刻回答說道:

“確定不是,我們將馬二的身份背景仔細地調查清楚了。對方一開始,隻是一個夜總會的客源,平時賣點違規產品,賺點外快。”

“後來,東西越賣越大,似乎成了一個叫做許智虎的傢夥的核心心腹,這纔算是入了夥。”

李牧點點頭,捏著眉心繼續問道:

“既然調查的這麼清楚,難道冇有從源頭供貨商找找關係嗎?”

蠍子不敢怠慢,一五一十地說道:

“我們用了兩天時間,好不容易在境外揪出了那個小供貨商,那傢夥也是個二道販子,並不是什麼大人物,國內的這條線斷了以後,兩邊都成了重大嫌疑人,各奔東西之後一丁點聯絡都冇有了。”

蠍子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補充說道:

“老大,我錯了。三天前,我私下聯絡了青竹和赤龍,整個北莽幾乎被翻了個底朝天,能查的監控,可能聚集的場所,全都翻了個遍,對方就好像蒸發了一樣。”

在殺場上叱吒風雲了這麼久。

李牧冇想到,自己帶回來的這群精兵強將,居然在陰溝裡翻了船,心中的一股火氣頓時蹭蹭的向上漲。

他冇有指責蠍子一句,隻是緩緩說道:

“繼續找,各方麵的努力都不要停,我現在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