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具體的位置,李牧頓時豁然開朗。

難怪蠍子的人幾乎把北莽市翻了個底朝天也遍尋不到。

這個叫馬二的犯罪團夥真是膽大包天,他們藏身的地方,居然距離官雪楠所在的單位隻隔了兩三條街。

真是應了那就老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燈下黑這種事,想不到居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冇有親自前往。

畢竟李牧現在遠在四九城。

他現在就算飛過去,也是遲的。

青竹那邊立刻詢問說道:

“小牧,需要我派人過去嗎?”

李牧搖搖頭,淡淡說道:

“讓蠍子去做吧。這件事是他冇有辦好,現在給他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

說完這番話,李牧還是想了想說道;

“青姨,等人救出來以後,還要麻煩你疏通關係,用官方的名義緝拿一下這些犯罪份子。”

安排完了所有事情。

還冇等李牧鬆一口氣,電話突然再次響了起來。

心煩意亂的接起電話,打來電話的人,居然是戰影。

“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掛斷了電話,李牧深吸一口氣,煩亂的他恨不得踢翻茶幾。

一旁還有林凡在身邊,此時看到李牧仍然朝著屋外走去,他連忙問道:

“牧哥,還有事?”

李牧點點頭,他拍了拍林凡的肩膀,笑著說道:

“今天起床,絕對是冇看黃曆。”

說著,李牧大步走向門外。

黑色的奧迪車開了出去,目的,是遠在幾十公裡之外的大興機場。

戰影傳遞迴來的訊息很簡單,三姐葉心怡和龍域派出去接她下班的龍域成員,一起被人抓走了。

不過,與官雪楠的失蹤不一樣。

這次的目標很明確,針對的也不是葉心怡,而是李牧!

極限殿堂的餘黨,黑霧網站的殘餘勢力,外加跟龍域有舊仇的大毒梟古德世家。

龍域在外麵,樹敵實在太多了。

以前,李牧的身份特殊,素來神秘。

對方想要下手也冇什麼太多的好辦法。

但是上次,金字塔的法老出了手,針對的就是葉心怡。

雖然龍域的反應及時,出手就是雷霆。

但放在有心人眼中,葉心怡的身份已經暴露。

對方,根本不指望能釣出來李牧這麼一條大魚。

畢竟,電影裡那種殺了對方一條狗,就結上血海深仇的橋段,現實中是很少有的。

但是,殺掉李牧一個女人,噁心一下龍域的掌權人,這件事還是很輕鬆的。反正雙方結下的深仇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報仇這種事,多少都不嫌多。

此時的李牧,開著車在路上狂奔。

他的心情相當不好,官雪楠的小事在前,葉心怡被劫走這件事又在後,弄的李牧心煩意亂到了極點。

七個姐姐當中,隻有葉心怡是真正意義上跟了他的。

所以在李牧心中,葉心怡的位置相當重要。

雖然電話裡,戰影說,負責葉心怡安全的人龍域之中的得力乾將,開的車輛,防護能力已經是最為頂級的存在。

短時間內,對方拿兩人根本冇轍。

但此時,遠在華國的李牧哪裡又能放得下心。

白狼此時已經在安排航班,這次乘坐的卻並非是需要安檢等待的國際航班,而是隸屬於龍域的私人飛機。

……

此刻,遠在摩西哥的一處廢棄工廠。

“滋滋滋……”

摩西哥廢車改裝廠的巨大車間內,刺耳的電鋸聲響徹整個車間。

輪鋸子切割車門產生的巨大火花四處噴濺,這輛全球限量,隻有王室才能使用得起的座駕已經切出了一個不淺的缺口。

已經是切壞的第七把輪鋸了,為了早日將葉心怡從這輛龜殼裡弄出來,古德·可萊昂吩咐了手下,24小時不間斷地鋸著車門。

經曆過了上次的危險,李牧安排用來接送葉心怡上下班的車輛,采用了世界最先進的軍式轎車。

這輛車,整車長5.5米,兩側車門足足有20厘米厚,僅這些車門的重量就已經超過了一架波音747駕駛艙的重量,地盤下方則是一塊厚達12厘米的鋼板,可以抵禦各種炸彈和地雷,如此“鋼筋鐵骨”的它整車重量更是超過了8噸,比肩輕型坦克。

但在四五把輪鋸的持續切割下,車體已經在快速地本分解開來。

已經一天過去,隨著切割的口子越來越深,刺耳的噪音也已經漸漸傳進了車裡。

負責葉心怡安全的人,名字叫做沙蟲,上次李牧前往摩西哥打黑拳的時候,就是他和泰山分成兩隊,暗中保護著李牧的安全。

經曆了上次的事情,葉心怡已經換了一家航空公司上班,不過隻是一次臨時變動,第一次來到摩西哥,她就遭遇了綁架。

儘管有沙蟲鮑爾分發的鎮定藥物以及耳塞,那切割的刺耳噪音也依舊如同死神催命的咒語,不停刺激著三個人的神經。

沙蟲並不是單獨行動的,他的搭檔是一個剛入行的新人,目前是他帶的徒弟。

這是龍域的規矩,老人帶新人,這樣一步步磨礪出來的年輕人,才能在未來成為龍域的中流砥柱。

保護葉心怡,本來是一個相當清閒的差事,鍛鍊新人來說,再合適不過。

但突然麵對如此危機的情況,這個有著兩年綠色貝雷帽軍旅生涯的年輕特種兵,還是不由得因為焦慮雙腿顫抖。

反觀車子上的葉心怡,此時她坐在車裡,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沙蟲給的鎮定藥有了效果,她一直端著一本英文書刊靜靜地閱讀。

然而,即使是這樣危機的局勢,葉心怡依舊坐在車裡,仔細閱讀著這本枯澀的英文書,彷彿她此時並不是落在歹徒的手裡,而是坐在劍橋大學的圖書館,享受著夏日愜意的學習時光。

“你真能看的進去?”

副駕駛位,一覺睡醒的沙蟲回過頭來,看著靜若處子的葉心怡忍不住問道。

葉心怡抬起頭,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雲淡風輕地說道:

“多看看這個世界,一直以來是我的願望。”

“如果不是重新遇到了李牧,我恐怕永遠也接觸不到這麼刺激的事情。”

聽到葉心怡的話,沙蟲不禁佩服起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華國少女

沙蟲看著葉心怡,歉意說道:“冇能保護好你,是我的失職。”

葉心怡笑了笑,不以為意道:“還能怎麼辦?對方是精心安排過的,我們的車直接被強行拉拽到了貨車上,想反抗,也冇有半點餘地。”

兩個人正聊著,外麵的輪鋸的響聲突然戛然而止。

所有人回頭看向車窗外,隻見外麵所有圍著的武裝分子都站的筆直,迎接邁著方步走來的可萊昂。

可萊昂揹著手走到車門前,敲了敲車玻璃,示意三個人朝前麵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