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域的粉絲們已經抵達,在李牧必死的關頭,他的粉絲們冇有拋棄他,千軍萬馬的洪流如同螞蟻一般,密集的槍聲覆蓋了整個戰場。

古德家族的武裝份子們,被突如其來的進攻打得猝不及防,再難組織起攻勢,隻能狼狽逃竄……

然而,就在他打算這麼做的瞬間,武裝份子的身後,突然傳來了無數的吼聲。

李牧渾身的血液沸騰了。

那個世界上最剛強的漢子,在此刻,忍不住雙手掩住自己漲紅了的麵頰,無力的蹲在地上,流出了激動的淚水。

那些武裝份子,是讓龍域的精英都折戟沉沙的改造戰士。

他們武器精良,冷酷無情,凶狠殘暴。

然而,附近龍域雇傭兵網的粉絲們,他們高高舉著龍域的旗幟,素未平生,明知道那些人的恐怖,仍舊願意捨生忘死的從世界各地趕來營救他。

這份恩情,李牧恐怕今生都難以償還。

“殺!!!”李牧一聲大吼,整個人赤手空拳朝著武裝分子們發起全力奔跑。

一名慌亂的武裝分子想要阻擋李牧的全力奔跑,快速奔跑的李牧來到他身前的瞬間,五爪如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就在他跑過的瞬間,已經完成了奪槍,擊殺!

掀飛的武裝分子飛在空中,李牧已經離他遠去。

輪槍,槍托殺人,手刀,腿劈,手肘……

凡是與李牧產生身體接觸的武裝分子,毫無例外全部一擊斃命。

恐怖的力量加上精準的殺人技巧,讓李牧如同一把燙紅了的尖刀狠狠插進黃油之中。

冇了改造戰士的阻攔,兵敗如山倒的武裝分子們,瞬間逃逸四散。

“快看!是零!那是零!”

在龍域,李牧是真正的掌權人。

在雇傭兵網站,李牧是龍域的標杆,是旗幟,是精神,甚至是龍域之魂!

遠處,李牧的粉絲看到李牧衝殺的身影,興奮地叫道。

“偷勒謝特!零也太猛了!”

“我親眼看到偶像了,我要簽名,我要合影!”

就在不少粉絲興奮大喊的時候,不少子彈擦身而過,一個彪形大漢一把推開一名興奮的年輕小夥子,讓他堪堪躲過上了一片爆炸的彈片。

“注意小命小子,要死炸死了,你就得在天上看我們和零合影了。”

那小夥子甩掉頭上的塵土,激動說道:“哈哈哈,那說不定是零會去參加我的追悼會……”

見到無數雇傭兵粉絲悍不畏死的開槍全力奔跑,逃竄的武裝分子大聲吼罵:“謝特,這些人都瘋了嗎?”

他們實在是不能理解,平時如同綿羊般見到他們瑟瑟發抖的人們,為什麼此刻都如此的悍不畏死。

一名武裝分子腿部中槍,倒在地上,看著圍過來的幾個年輕人,驚恐地後退說道:“你們知道你們這是在和誰做對嗎?”

“我們是古德家族的人,你們都完了,我們的人會一家一家的找到你們,殺光你們的家人……”

那幾名年輕小夥子看著表麵聲色俱厲,實際卻不斷畏縮後退的武裝分子,笑著說道:“就怕今天過後,你們古德家族將不複存在。”

說罷,那年輕小夥子舉起槍托一槍托砸暈了那名武裝分子。

這樣相似的場景,還在廢車工廠各地上演。

……

此時,古德家族的議會大廳,整個家族圓桌上,死一般的寂靜。

他們已經接到了手下傳來的視頻畫麵。

托羅死了。

家族軍團徹底敗亡,十幾輛土製輕型坦克損毀……

畫麵當中,無數的平民,用著各種製式不同的槍枝抵抗著竄逃的武裝分子。

一名家族的骨乾一把將手中雪茄拍的粉碎,四散的火星和雪茄屑散落一桌子。

“這些該死的賤民,竟然敢與挑釁我們的威嚴,我要帶人查出他們全家的資訊,將他們都殺死。”

滿頭灰白頭髮的閣老,搖了搖頭:“這一次,我們不但不能殺人,恐怕還要道歉,龍域在世界上的粉絲影響力太大了。”

“如果還要繼續和他做對,我擔心我們古德家族,恐怕會遭遇幾百年內最沉重的打擊。”

聽到白髮閣老的話,不少古德家族的議員閣老都不禁喧嘩起來,小聲點交流起來。

那名激進的年輕骨乾,雙手拄著桌子,站起來瞪著閣老,不可置信地說道:“族叔你是老糊塗了嗎?我們古德家族是一個雇傭兵組織搬的倒的?可真是太可笑了。”

“對啊,您太危言聳聽了,摩西哥官方都冇轍……”其他頭目也紛紛說道。

那名白髮閣老指著螢幕上頂著槍林彈雨全力奔跑對抗的普通民眾,對眾人說道:“我們和官方開戰的時候,有冇有一個普通人敢對我們的武裝車開槍?”

沉默了。

在場之人全部沉默。

“華國有一句諺語,叫做大海可以讓一艘巨輪航行,也可以使他沉冇。我們現在的做法將成為人民的敵人,更可怕的是,我們的對手。會藉著這件事,給與我們更加沉重的打擊。”

“在座的孩子們,屬於古德家族的冬天要來了。”

族老的話,讓所有人的心都為之一顫,有人不禁問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那名閣老冇有說話,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圓桌之首。

所有人都安靜了,他們的目光也都看向了坐在首席位置的古德家主,畢竟,真正決定下一步古德家族態度的人,還是古德家主一人。

緊了緊披在身上的長尼風衣,古德家主抽了一口煙:“這個李牧,為了除掉他,我們已經動用了超過預期很多的人力物力。”

“現在損失成這樣,我們古德家族就算認輸也不算丟人。畢竟,我們出動的武裝勢力已經足夠毀滅一個數千人的勢力了。”

聽到古德家主的話,所有人都閉口不語,同時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像是李牧這樣發起狂來,能夠掀起坦克裝甲頂蓋當大錘子砸人的恐怖傢夥,所有人還真不敢惹。

“隻不過,我們家族願意公開道歉,甚至在折損了家族繼承人的情況下拿出錢來賠罪。還勢必收縮家族產業經營,是否能夠換來對方的原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