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有內奸?”

“裡應外合!老大,寨子裡的人都已經殺瘋了,現在誰也不知道到底哪個是奸細,哪個是咱們自己一夥的!”

聽到手下小弟的彙報,馬大富還冇來得及反應,槍聲已經在外麵響起。

馬大富一把掏出槍,猙獰說道:

“用對講機通知兄弟們,嚴防死守。”

“對講不好使了,對方似乎用了無線乾擾信號,現在咱們的寨子通訊已經徹底癱瘓了!”

大勢已去!

馬大富臉色陰沉的已經要滴出水來,他知道這一天早就會到來,為此演練過無數次。

“去秘密撤退通道,隨我殺出去!”

眾人聽到馬大富的命令,擁簇著他立刻向外逃竄,結果房門纔剛剛開啟,剛剛過來通風報信的嘍囉嘴角突然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黑暗中冇人看清他臉上的表情。

毫無征兆,原本低頭彙報訊息的嘍囉掏出彆在背後的兩把UZI瞬間朝著擁擠過來的馬大富心腹瘋狂掃射。

UZI的射擊速度高的離譜,這麼近的距離下,擁簇在一起的馬大富心腹瞬間死了六七個。

一旁有人反映極快,在那人開槍的同時,已經有人拔槍還擊。

子彈迅速逼退了那衝進來的嘍囉,被濺了一臉鮮血的馬大富雖然冇有受傷,人卻是嚇了一跳,剛剛進來通風報信的人,可是他親自挑選的嫡係。

一直以來跟了他五六年了,在馬大富看來,對方根本冇有理由對自己叛變,如果他剛纔一進來就立刻開槍,此時的他現在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因為手下的叛變,讓馬大富的大腦一片混亂,外麵的情況還在不斷惡化,但眼前的情況卻讓馬大富的心變得一片冰寒。

怎麼會這樣?

自己這裡豢養了五六百人,每一個手上都有至少一條人命在,他掌握著所有人的把柄,其中保險櫃裡的U盤更是記錄著每一個手下開槍殺人的畫麵。

這種情況下,哪怕有人想戴罪立功,又有什麼用?

殺人,就是死罪和無期徒刑。

隻有逃了才能活下去。

但眼下,這裡激烈的槍聲清晰無誤地告訴馬大富,背叛他的人不止一個兩個,甚至分佈在各個角落。

他被堵在這間平時用來娛樂的房間,離著逃跑的密道隻有一步之遙,卻被密集的彈雨打的甚至連這間屋子都走不出去。

這叫什麼事兒?

怎麼辦?

硬殺出去?

可外麵的情況,這麼混亂,怎麼殺?怎麼往外逃?

馬大富看向自己最重要的心腹:“沈政,你是軍師,現在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辦?你給我拿個主意。”

被叫做沈政的男人,是一個一臉陰鷲的金絲眼鏡男,他主要負責的業務是國外的電信詐騙業務,為人陰狠狡詐,作惡多端。

此時他也感覺到了他們的組織大勢已去,臉色難看的說道:

“現在出去,想殺出一條路來的可能性太低了。”

“要我看,需要等。”

一旁,馬大富的一號打手薛輝焦急的一腳踢開死在他前麵的嘍囉,瞪著眼睛怒吼道:

“沈政,我們現在不是在緬甸,這裡是華國,對方如果不是佈下了天羅地網,是絕對不會出手的。”

“如果我們走的慢了,等外麵的兄弟死光了,咱們可就冇有跑的機會了。”

沈政緩緩說道:

“現在出去難道就不是死路一條了嗎?”

“我們要相信老大的部署。”

“外麵的人,每一個的手上都背了不止一條人命債,他們吸過毒,玩過無數女人,每一個拉出去,都足夠槍斃上百回。”

“就算對方有內應,有製造混亂的奸細,人數也一定不會太多。”

“我們隻要等到我們內部的奸細都死光了,就一定可以從容離開。”

聽到沈政的分析,馬大富點頭說道:

“對,沈政說的不錯,我們還冇到山窮水儘的時候。”

這裡的地勢易守難攻,就算現在內憂外患,冇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對方也絕對打不進來。

想到這裡,馬大富的心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他不是冇經曆過生死逃亡的人,不然也攢不下這麼諾大的產業。

現在的情況雖然危機,但沈政說的冇錯。

還不到山窮水儘的時候。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

真正的沈政已經死了。

而他麵對的敵人,也不是單單隻是一些普通的特種兵,外麵叛亂的人數雖然不多,但各個都是以一當百的龍域精銳!

強行突圍,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留在這裡纔是死路一條。

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

外麵的槍聲仍然冇有停止的意思,巨大的槍聲響個冇完,彷彿催命的死亡倒計時,在滴滴答答的不斷作響。

馬大富的一名手下此時耐不住性子,走到一名躺在床上的少女身旁,開始動手動腳的用力擠壓著少女豐腴的身體,屋子裡頓時傳來了少女昏迷中痛苦的呢喃。

劉宇回頭看到這一幕,惱火吼道:

“張望,你特麼的精蟲上腦了?現在還有閒心弄女人?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

被叫做張望的大漢也不理會平時裡他對待對方畢恭畢敬的上司,頭也不回的說道:

“劉三哥,這恐怕是我最後一次玩妞了,一會兒我是要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為諸位老大拚命的,你要是不滿意,現在就崩了我。”

“你!!”

見到劉宇大怒,馬大富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對劉宇說道:

“好了,一個女人而已,讓張望發泄發泄吧。”

他嘴上這麼說,心中卻猙獰無比。

玩吧,一會兒出去,就讓你這個雜碎打頭陣。

恩恩噯噯的聲音很快迴盪在整個房間內,屋外頻繁不間斷的槍聲不斷響起,這時候,外麵靠近門這一邊的位置,之前偷襲了馬大富的嘍囉一邊開槍一邊說道:

“哈哈,還不放棄抵抗?你們在外麵打生打死,老大卻在裡麵逍遙快活。”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時間在屋子裡玩女人,真不知道是心大還是人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