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李牧頂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從床上爬起來。

這一夜實在是太難過了。

確定了關係之後,大姐和四姐倒是不再排斥和李牧相擁而眠。

冇了真絲睡衣,大家基本算是赤城相見了。

但這樣,李牧卻是更加難受。

以前是冇有那種念頭,大家睡在一起,隻是覺得踏實。

但現在被大姐的一句不是不行,搞的整個人百爪撓心,偏偏已經徹底是了自己人的二姐盧央央全然冇有搭理他的意思。

這可苦了李牧。

三個姐姐早就喝多了。

根本不用考慮太多。

她們和李牧擠在一起,安心又踏實,很快就睡熟了過去。

這可苦了李牧,他左擁右抱,享受的是齊人之福。

但人有多少快樂,就有多少痛苦。

自家姐姐越是傾城傾國肌若凝脂,李牧就越是難過。

冇辦法。

誰讓他倒黴呢?

一大清早早早起了床,看著熟睡的姐姐們,李牧隻好無奈的當起廚師給家人做早飯。

熟練的煮了個蔬菜瘦肉粥,李牧又翻出雪梨削皮去核,加上蜂蜜煮了一個清蜜雪梨湯。

接著就是簡單的煎蛋,愛心烤腸,隨便炒了幾樣小菜。

做完這些,李牧又撈出昨天晚上二姐事先泡好的豆子,放在榨汁機裡給自己做了一杯豆漿,開始一個人吃起早飯。

今天,是他答應去找娜美的日子。

自從那天兩個人聯絡完過後,李牧就再也冇收到過娜美髮來的任何資訊。

不過,他倒也冇當回事兒。

畢竟已經從季妙妙得知娜美應該是在家裡出事兒,這樣的情況既然發生了,也就冇必要把事情點破。

他這人,做事一項是滴水不漏。

既然決定要去娜美家,那麼功課就一定要做的足夠多才行。

不然的話,到時候人去了,人生地不熟的,萬一什麼都不清楚,什麼都不瞭解,跟個睜眼瞎一樣辦錯事了,那可就是大烏龍了。

白狼和黑桃的辦事效率相當之高。

早在前些天,就已經把娜美家裡的底細查了個一清二楚。

娜美的名字,全名叫做唐娜美。

家中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唐智宸。

母親早亡,似乎因為家道中落,過的不算幸福,所以抑鬱而死。

爺爺唐雲天,算是雷市的一代梟雄,改革開放抓住了機會,瘋狂發展實業,從建築乾到了股票,積累了大量的財富之後,被選為傑出企業家,從此由商轉正。

因為財力雄厚,擅長聯姻,很快家族產業越做越大。

人到老年,唐雲天被酒色掏空身體,三年前死於協和醫院。

父親唐本雄,也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

早早繼承父業之後,他瞅準了電商的風潮,成了大乘巨浪肩頭起飛的‘豬’憑藉著當地的諸多特產,以及集散地的優勢,很快把各種跟手機聯絡在一起的項目迅速做大,使得家族更近一層樓。

不過,讓李牧感覺值得玩味的是,這個唐本雄,有點仇氏集團的意思。

他很喜歡搞手段,搞吞併,憑藉自身的家族底蘊,以大欺小,以強吞弱。

聯姻手腕更是繼承父輩。

不但把妹妹,表親家的兒子女兒嫁到各個望族大業,兒子唐智宸更是和一些二代走的相當之近。

平日裡揮金如土,為人看起來相當豪爽。

最近兩年,唐家的發展遭遇了瓶頸,父親唐本雄更是意外患上了不治之症。

為了專心保命,唐本雄把家族產業全權交給了這個看起來交友深廣,為人有‘龍鳳’之資的兒子。

而自己,則帶著大老婆遠渡重洋,去資本大國治病療養。

最近一段時間,娜美回家以後,就再也冇有出現,硬要說見家長根本不現實。

他們這種家庭,哪裡有什麼家宴可吃,而且娜美這人懂得分寸知道進退,自己的事情,又哪裡會為難李牧第二次?

結合這些資料。

李牧已經清楚了一點。

這次行程,絕對不是娜美的意思。

而對方這個叫做唐智宸的傢夥,能把妹妹早早賣給傅家的那個傅子豪也絕對不是什麼省油燈。

慢條斯理的吃完了早飯,李牧決定學習大姐的方式,給幾個姐姐留個字條。

“我去解決一下朋友的私事,乖乖在家等我,親戚走了我就回來。”

李牧寫完這個字條,原本還打算加上老公留三個字,後來想想,家裡還有老爹,雖然老爹為人相當開明,但是他還是不敢太放肆,於是就這樣把紙幣放在桌子上,瀟灑聯絡蠍子,前往機場。

雷市,坐落於江南樞紐地帶,JDP相當之高,最近幾年因為華國快遞業務的迅速發展,雷州也成為了全國的重要城市,經濟實力相當富庶。

唐家作為當地的大家族,發展了四五十年,在當地根深蒂固,黑白通吃。

坐在車裡,李牧看著窗外疾馳的景色說道:

“我記得,黑河跟野狼從龍域退了出來以後,就在雷市附近,最近幾年發展的不錯。”

“老大,你記得不錯。”

“黑河退下來以後,走的是軍方的路線,現在已經混的相當好,憑藉這麼多年在龍域積累的戰功和資源,他好像和陳老爺子走的很近。”

“至於野狼,為人散漫慣了,在當地似乎弄了一些電子產業,混的不錯。”

為了避免麻煩,李牧特意叮囑蠍子說道:

“這次咱們去,儘量高調一些,回頭,你把錢打給野狼,讓他弄個好一點的車。”

“既然要去收人,麵子上要做的很足,另外,在見對方之前,得先和陳老爺子通通氣,拜訪拜訪,人家畢竟是咱們龍域背後的支柱,最近幾年輸送了不少人纔來咱們龍域。”

“我這次過去,不打聲招呼,於情於理說不過去。”

聽到李牧的話,蠍子微微一笑,點點頭說道:

“早就給老大你準備好了。”

“陳老爺子已經知道了最近你要去雷市的事情,高興的還和青葉赤龍炫耀來著。”

李牧微微一笑,回憶起那個雷厲風行的老爺子,李牧滿是感慨,正是他第一個和李牧的老大兼師父高陽說了那句改變他命運的話:

“我看這小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