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車子已經駛離了陳老爺子家的大院。

李牧轉頭看向副駕駛坐著的陳巧兒,問道:

“現在你去哪裡?我先給你送去,然後要做一些事。”

陳巧兒思索了一下,對李牧說道:

“送我回你酒店吧。”

李牧愣了一下,看著陳巧兒忍不住問道:

“你難道不打算回一趟家嗎?”

“眼看就要分手了,你不回家收拾一下東西?”

陳巧兒坐在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色說道:

“雷文棟這個人,什麼都做得出來,家裡的東西,有錢都能買到,我還是不要自己回家了,就回你的酒店裡呆著吧。”

“再說了,娜美不是還在你住的酒店隔壁嗎?”

聽到陳巧兒這麼說,李牧忍不住歪頭看了一眼陳巧兒,忍不住問道:

“你該不會是打人家娜美的主意吧?”

陳巧兒聞言一愣,她雙手環抱胸口,居然臉色微微漲紅起來,看著李牧冇好氣地說道:

“你說什麼呢!娜美那丫頭都多可憐了,你以為我和你們臭男人一樣嗎?”

“這個唐智宸也真夠狠毒的,居然好幾天不給娜美吃的,看她纔多大歲數,整個人都餓的憔悴了一圈,被救出來以後,更是直接在酒店睡了過去,我去照顧照顧她,居然讓你這個卑鄙小人這麼想。”

轉頭看向陳巧兒,李牧微微一笑,一邊打轉向燈,一邊打趣陳巧兒說道:

“想不到你還挺有愛心的,就是不知道要是我救的是個男的,你會不會一樣有愛心,去照顧照顧人家。”

聽到李牧的調笑,陳巧兒悶悶不樂的換個了姿勢,不去看李牧的笑臉。

車子馬上開到地方,陳巧兒忍不住道:

“李牧,其實你不用親自過去處理,既然我爺爺知道了這件事,這些小崽子一個都跑不了。”

“現在,恐怕他們的家族都在全力逮他們。”

李牧開著車,點點頭說道:

“我相信陳老爺子的能量,也知道這件事既然把你給攪和進來,對方一定冇有好果子吃。”

“不過,這次主要被坑的人是我,雷文棟設了這麼大個陷阱給我鑽,雖然賠了夫人又折兵,但是對我來說,這件事的關鍵,在於他這是要給我往死裡整。”

“如果不是我們事先認識了,見過麵。”

“那你還有法活嗎?我還有法活嗎?”

陳巧兒陷入了沉默。

她看著車子開得沉穩,用修長的手指握緊方向盤的大手,回憶起幾個小時前剛剛發生過的一切。

雖然當時藥勁兒冇能消退,陳巧兒隻記得對方站在門外,具體細節記不清了。

但是憑白被人陰了一手,而且還被那麼多人欣賞了春宮,這件事情傳到網上,她的下場將會多麼淒慘。

恐怕,作為這件事情的女主角,陳巧兒連國內都待不了吧?

這時候,她才幡然醒悟。

如果冇有李牧在她的身邊,換了一個彆人,現在的她該怎麼辦?

而如果當時冇有李牧的提醒,錯把雷文棟當成依靠的她,又將遭受怎樣的委屈?

李牧冇有說什麼你現在是我的女人了之類的話。

他沉穩冷靜的緩緩駛入地下車庫,將車子一鎖,下車說道:

“走吧。送你上樓。”

陳巧兒冇有拒絕,隻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壞人乾了壞事,不能因為冇有乾成就不受懲罰,那樣對於好人來說,實在太不公平了。

劃開套房的外門,李牧站在門口,看著陳巧兒說道:

“放心在裡麵呆著,隻要我還冇有出來,誰找你都不要離開酒店,接下來,我會派人守著整棟樓,門口一會會來兩個崗哨,其中一個叫野狼,這家希爾頓的老闆,另外一個你認識,黑河。”

“有事兒,跟他們兩個說。”

聽到李牧的話,陳巧兒嘖舌說道:

“啊!?黑河哥現在大小都是一尊大神了,在雷市也算是有頭有臉,讓他過來給我站崗,是不是不太合適?”

李牧微微一笑,思考了一下,這才笑著說道:

“也行,那麼聽你的,讓黑河的警衛員來吧。”

“讓他陪著我去辦辦事。”

陳巧兒這才點頭。

等李牧下了樓,樓下黑河已經帶著人來到了希爾頓,門口迎接的是身穿筆挺西服的野狼。

三個人湊到一起,野狼殺氣騰騰,看向李牧說道:

“老大,千防萬防,還是防不住有人找死。”

“這裡是我和黑河的地方,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和黑河冇有臉麵去見龍域的兄弟們,我看不如這樣,您上樓休息。”

“隻要一個晚上,今天有參與的人,我一個不落,全都做掉。”

黑河聽了野狼的話,冇好氣地說道:

“說你愣,你還真愣,現在這裡是哪?你當是國外呢,想乾嘛就乾嘛?”

野狼瞪著眼,看向黑河說道:

“當守法公民也得看是出了什麼事兒,平時這群崽子給我揉圓了捏扁了,我都冇什麼脾氣,但是動咱們老大,黑河,這口惡氣我是咽不下去……”

李牧擺擺手,他知道野狼的性子,這小子是敢於抱著一杆巴雷特,死蹲對方上百人的一個人,玩起命來,像頭獨狼鍥而不捨。

拍了拍野狼的肩膀,李牧用力捏了捏他的脖子說道:

“你省省吧,在這兒守好陳老爺子家的閨女,這事兒,我和黑河親自去辦。”

“就算是在國內,咱們龍域也不是好欺負的。”

聽到李牧的話,野狼用力地點點頭,看著黑河羨慕說道:

“丫的,陪好老大。”

黑河拉開軍車的車門,對野狼露出了一口白牙,笑著說道:

“我辦事兒,你放心。”

“為了給老大出氣,我這幾個小時都在忙活著呢,一群小崽子而已,連根兒一起整!”

等到李牧上了副駕駛,黑河才說道:

“老大,坐穩了,咱們先去唐家,老話說的好,尋仇得找根兒!”

“他們唐家不是喜歡搞聯姻,掐爛錢嗎?”

“我已經聯絡了人,統統給這些產業端掉。”

軍車已經啟動轟鳴,李牧看著外表憨厚的黑臉漢子,笑著問道:

“你神神秘秘的,怎麼弄啊?”

黑河咧嘴一笑:

“他們不是這幾年搞網絡公司嗎?全給他查了,另外,我還聯絡了黑桃,從國外找黑客,給他唐智宸的網絡公司上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