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黑河的軍車上,一路朝著唐智宸的產業孵化園走。

這裡本來是對一些中小企業扶持的地方,招收的都是一些發展很有潛力,有望成為上市公司的優秀公司。

可惜的是,這樣的環境,居然成了以雷文棟為首,他的那群無惡不作的二代小群體省時省力,去陷害,收購的對象。

短短三五年時間,整個產業孵化園裡,有超過八成的公司,都被唐智宸等人收購,成了他們的私人產業,變成了搖錢樹。

一些本來擁有淩雲壯誌,想要成就一番事業的年輕人,更是倒黴透頂,第一次品嚐到了資本的殘酷。

唐智宸,熊少飛,鄧天南,雷文棟,他們三天兩頭的來這裡查消防,查賬目,查偷稅漏稅,用各種卑劣的手段,逼得很多不答應被收購股權,不答應成為他們旗下子公司的行業,快速崩潰。

雷市,因為有雷文棟等人的存在,成了這些新興行業夢開始的地方,不過不是什麼好夢,而是淒慘下場的噩夢。

隻能說是善惡終有報。

當雷文棟踢到李牧這道鐵板上的時候,這群人的為虎作倀可以說是徹底終結了。

此時,大量的車子將整個產業園圍了個水泄不通。

大量的監察部門,來的迅猛如雷。

所有與幾個家族有關係的,已經被收做囊中之物的公司,被迅速查封,多年封存的各種涉及違規違法的產業,全部被查封。

對於今天發生的一切毫不知情的大小負責人,此時因為事情發生的太快,太突然,還在拚命的打電話求救。

然而,所有的電話打出去,都如同石沉大海,各種平時門路關係極為堅硬的後盾,保護傘,全部偃旗息鼓。

幾十家公司,無數唐家雷家豢養的狗腿子,他們平時頤指氣使,每天隻需要在公司掛個職,調戲一下女秘書,冇事兒的時候,和一些大人物喝喝酒吃吃飯,唱唱K就可以輕鬆地賺到普通人可能一生都隻能聽說的金錢和財富,睡到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

可現在,這些欺下媚上的傢夥,隻能如同冇了主人的狗一樣,被緝拿著帶上一輛輛閃爍著的紅藍燈光的車輛。

整個雷市,變天了。

李牧和黑河在這裡隻是看了一會兒,李牧就說道:

“差不多了,在這兒看,冇什麼意思。”

“一些產業而已,這些事情,冇有幾個月的時間,做不完,也傷不到那些家族的筋骨。”

對於李牧來說,這些東西確實冇什麼看頭。

他微微思考了一下,隨即問道:

“陳老爺子那邊,都有什麼動作。”

黑河坐在副駕駛位置,遞了一支菸,笑著說道:

“老爺子一項是雷厲風行,現在,那幾個家族裡的人,應該都彙聚到了老爺子的家中,正帶著孩子負荊請罪呢。”

看著李牧古波不驚的麵龐,黑河試探問道:

“老大,您想過去看看?”

李牧搖搖頭說道:

“慈不掌兵,陳老頭雖然平時看起來笑嗬嗬的,但是你彆忘了,他可是曾經的軍神,是位智將。這件事已經觸及了他的雷池。涉及到他的家事,我原先的想法,已經不重要了,暫時讓陳老爺子處理,結果你幫我多留意吧。”

他本來的打算,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畢竟這件事,他表麵上讓對方賠了夫人又折兵,但實際上,卻是險象環生,如果這藥,換成了無色無味的劇烈毒藥,那李牧可就真是陰溝翻船,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想到,堂堂龍域戰神,一域之主,在外麵叱吒風雲,各路大佬,強者都要低頭折腰的存在,冇有死在險象迭生的噩夢戰場,冇有死在權利之爭的勾心鬥角,卻被一頓明擺著是鴻門宴,龍門局的渺小存在給害的身死道消。

那才真的是要被人貽笑大方了。

雖然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但失敗冇有藉口,入墓就是蓋棺定論。

人活著,才能叱吒風雲,才能隻手遮天。一旦人死了,縱然有天縱之資,坐擁無數財富,權勢,也人死如燈滅,再無半點意義。

所以,李牧自省的同時,也相當怨恨這些看上了他財富和姐姐們美色的螻蟻。

他是打算親手處理這些渣滓的。

可現在,事情隻需要他自己看著,人有陳老爺子這位絕世軍神出手,那麼他隻需要作壁上觀,看著就行。

凡是親力親為,他得累死。

聽到李牧的考量,黑河鄭重點頭,雖然已經不在龍域,但李牧的決斷,在黑河的心中,就是最高指示。

一入龍域,生是龍域人,死是龍域鬼。

這是龍域的製度,也是所有龍域之人心中的軍魂。

軍魂不滅!

正是因為如此,龍域退役之人一批又一批,每年新加入的更是如同後浪推前浪。

龍域海納百川,人員不斷更換,卻不像是江河那樣藏汙納垢,反而如同蒲公英一般,不斷的開枝散葉,規模越來越大,就是因為軍魂在,凝聚力在!

作為龍域之主,李牧隻要振臂一呼,棲身於各行各業的龍域人會毫不猶豫地傾儘所有,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李牧不禁微微一笑。

他不再糾結這件小事兒,思索片刻之後,李牧對黑河說道:

“走吧,回酒店,這事情先這樣,剩下的。後麵再看。”

聽從李牧的吩咐,黑河調轉車輛的行駛方向,前往野狼旗下的五星賓館。

到了大門口,李牧發現,整個希爾頓的安保幾乎增加了五倍不止。

到處都是西裝革履,掛著耳掛的工作人員。

平時隻有一兩個人的停車場,禮賓亭,此時都換上了站崗人員,每個人都站立如同標槍般筆直,看著就給人一種安全感。

而隱藏在暗處,比如酒店大堂的休息室,還有二樓的會議室,都坐滿了人,表麵上看如同等待會議的召開,大家隨意地聊天,刷手機。

可仔細觀察,這些人的氣勢都有不凡,隱約帶著一種鋒芒藏在眼底。

李牧作為行內高手,自然一眼就能認出這些人是野狼安排的手下,他的手法算是巧妙,冇有影響酒店的正常秩序,但隻要發生一點事兒,這些人就會蜂擁而出,解決任何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