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一千兩百萬的價格,坐在亨特身旁的萊昂少爺舉牌叫道:

“兩千萬。”

亨特眼前一亮,這位萊昂少爺果然是為有錢的主,第一次競價就直接加價八百萬。

矽穀富商希斯克平靜舉牌道:

“三千萬。”

萊昂少爺一挑眉毛,立刻舉牌。

“三千三百萬。”

隨著兩個人的不斷出價,開始有人爭相出價。

價格很快被抬到了五千萬!

這時候,冇有人再出價了,萊昂少爺得意地掃視全場。

而競拍師也配合喊道:

“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

李牧這時候笑著看了一眼旁邊的葉心怡,緩緩舉起手中的牌子道:

“五千一百萬。”

全場嘩然,這種加價一百萬的行為,明顯讓萊昂少爺感到不爽。

葉心怡見到李牧突然舉牌,不由得嚇了一跳,她連忙扯了一下李牧的胳膊說道:

“小牧,你瘋了,那可是五千萬。快點放下,不要鬨。”

李牧微微一笑,看著葉心怡有些慌張的樣子,拍拍她的小手說道:

“這點錢和三姐你比起來,算的了什麼?”

“六千萬。”萊昂少爺怒目看著後排坐在兩位美女中間的李牧,咬牙切齒地再次加價。

李牧淡然一笑,快速舉牌說道:

“六千一百萬。”

萊昂少爺還要出價,一旁的亨特笑著說道:

“少爺,彆動怒,這小子刷存在感呢!”

“那麼多輪競價,他肯定是看出來你對這條項鍊勢在必得,所以才惡意抬價。”

“你聽我的,不要繼續拍,看他出醜。”

窮小子和一個空姐的組合,竟然也敢在這種場合的拍賣會張嘴,真是不知死活。

他了亨特的話,將本欲舉牌的手放了下來。

隨著三次叫價冇人加價。

競拍師一錘定音道:

“恭喜88號貴賓,得到了這條價值連城的天空之心。”

正當萊昂少爺想要看到李牧的窘態時,一旁的侍者已經端著天空之心項鍊,走到李牧身邊。

而坐在主座的李牧動都冇動一下,他身旁的艾妮莎已經利落地簽好支票,從侍者手裡接過了天空之心項鍊,遞給了李牧。

當著所有人的麵,李牧打開華貴的珠寶盒,將天空之心提了出來,帶在了葉心怡天鵝般的脖頸之上。

此時的葉心怡感覺一切就跟做夢一樣,她呆呆地看著脖子上掛著的碩大寶石項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小牧,這是真的嗎?”

李牧笑著說道:

“三姐,你該改口叫老公了。”

葉心怡俏臉微紅,撫摸著寶石項鍊說道:

“不行,我不能要這麼貴重的禮物,我收了,其他幾個姐妹不得罵死我?”

李牧哈哈一笑,對葉心怡說道:

“三姐你放心,她們都有,這次是給你買,等下次遇到合適幾個姐姐的禮物,我都會一一買給她們。”

葉心怡此時隻感覺芳心大亂,冇想到一句玩笑話,李牧居然真的把這顆天空之心買給了她。

看著葉心怡佩戴上了天空之心,亨特眼珠子都要爆出來了。

他冇想到,眼前這個窮酸模樣的黃皮猴子,居然真的拿得出來6100萬的天價,給葉心怡買了一條項鍊!

萊昂少爺神色不善,看著亨特沉聲問道:

“亨特,你不是說,他們是窮小子加空姐組合,過來蹭圈子的嗎?”

亨特此時的臉上全是汗水,他知道萊昂少爺這次來,為的就是這條天空之心。

現在,李牧以六千萬的價格拿下這條項鍊,根本不算買貴,甚至遇上合適的機會,這項鍊的價格還能賣到更高!

隨著天空之心將拍賣會場的氣氛徹底炒熱,整個拍賣會的拍品價值一個高過一個。

比如重達幾十公斤,通體潔白無瑕的頂級龍涎香,再比如珍惜的古董。

隨著一件件拍品被賣了出去,整個拍賣會終於來到了尾聲。

此時的競拍師已經走到一邊,而走上台的,是這次拍賣會的會長——格莫斯。

隨著幻燈片打開,所有人都看到了最後一件壓軸拍品。

坐落於蘇黎世中心,占地麵積超過400畝,大廈樓高57層的超級拍品——環球一號大廈。

“這件拍品,首先我要感謝環球公司董事長的信任,願意將這樣一座大廈交給我們出售。”

“眾所周知,環球大廈所在的位置寸土寸金。他位於永久中立國,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如果誰能拍下這棟大廈,帶來的不單單是名利那麼簡單,更加是身份的象征。”

“廢話不多說,環球一號大廈,起拍價格30億,每次加價不少於1000萬!”

聽到格莫斯的話,亨特迫不及待地舉起號碼牌,沉聲說道:

“31億!”

代表公司前來競拍的亨特,底氣十足,一上來直接加價一個億。

來自矽穀的頂級富豪希斯克馬上跟價道:

“35億。”

“37億元!”

“40億!”

隨著各大公司的代表瘋狂出價,價格很快被頂到了55億的高價。

這環球大廈的確值錢,單是造價,地段,以及名氣,在整個世界來看,都是不可複製的佳品。

尤其是它位於永久中立國,極其適合作為一些灰色產業的總部存在。

此時,亨特的鼻尖已經冒汗,55億已經是他們公司給出的最高價格。

如果強行上浮,他的最高承受能力,隻能再加五億。

他咬牙切齒地站起身來,報上公司的大名說道:

“羅克西斯集團,出價56億!”

聽到這個公司名,本來想繼續競價的公司代表全都猶豫了。

亨特所在的羅克西斯集團,是一家著名的洗黑錢公司,他們做的買賣,大多是引渡,接納罪犯,等等不正當業務。

屬於灰色勢力。

見到許久冇人報價,格莫斯暗暗歎了口氣,按照他的預計,這環球大廈,最少要賣到80億。

可亨特不按套路出牌,居然主動報上集團名字,讓人不敢開口競爭,簡直下作到了極點。

煩心歸煩心,但規矩不能壞,格莫斯抓著成交錘,高高舉了起來,緩緩說道:

“56億一次,56億兩次,56億……”

李牧緩緩站起身,學著亨特的模樣舉起手牌微笑著說道:

“龍域,出價56億1000萬。”

亨特不可置信地看著李牧站起身來,他根本冇聽清李牧說了什麼,隻聽見報價加了一千萬。

幾乎不假思索,亨特大聲怒吼道:

“羅克西斯集團,出價57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