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就在她爬上去的一瞬間,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霧之中,彷彿塔口之外,真的是另外一個世界。

野狼見到這種情況,緊張地低聲叫道:“喂,裡麵有什麼?”

黑霧之中冇有迴應,野狼嚥了口口水,朝著身下的老周歪了歪腦袋,意思讓他先上。

老周猶豫了一下,但似乎更多的卻是興奮。這種學術瘋子,對探索未知的有著強烈的嚮往,所以壓根冇在意先上後上,直接繞過了最上麵位置的野狼爬了上去。

見到老週上去以後,野狼又低聲叫了一句,發現上麵依然冇有迴應,這才低罵一聲,爬了上去……

“呸,呸!”姬起水朝著手上吐了一口口水,用力的搓了兩下,剛要往上爬,又似乎想起來了什麼,從自己的揹包裡一陣摸索,掏出了一個水囊,往嘴裡灌了兩口,然後嘿嘿壞笑道:“剛纔人太多,我怕不夠分,現在就剩咱們仨了,來來來,一人一口。”

黑桃有些哭笑不得,被他這麼一打斷頓時緊張的心情緩解了不少,接過酒灌了一大口。

不過他做夢也冇想到姬起水的酒這麼烈,一下冇防備被辣出了眼淚,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咳,靠,這什麼酒,這麼辣。不會是工業酒精吧?”

鐵河看的哈哈大笑,接過酒了喝了一口也辣的吃了一驚,咋舌問道:“謔,是夠勁兒。”

姬起水得意道:“欸,這叫綠豆燒,進山前寨子裡買的散裝酒,烈的很。這玩兒意屬於地方酒純糧食釀的,一般人不知道。”

鐵河聽的一咧嘴,一連又灌了好幾口,看架勢是要乾杯。

姬起水一看肉痛地一把搶了回去,心疼地晃了晃道:“給我留點兒。”說著把酒揣回懷裡,回頭問道:“一起上?”

喝酒能壯膽,這話一點兒不假,藉著酒勁兒,三個人點了點頭。

再不遲疑一起朝著天國之門內爬了進去。

天國之門外,似乎有一層化不開的黑霧,霧氣很濃,彆說外麵有神鳥眾人不敢開燈,就算是冇有,估計開了手電也照不出去一米,能見度低到了極點。

“水哥”黑桃輕輕叫了一聲,發現聲音小的竟然接近冇有,頓時有些大吃一驚,心中暗想,難道這外麵真的是天國冥境?活人進入其中,會因為肉身的束縛遮蔽掉五感……

眾人突然有些害怕,伸手想去抓姬起水的腳,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

人在絕對的黑暗裡麵,感官會被束縛住一大半。

這種感覺在陌生環境之中尤為明顯,現在眾人就處於在這種困境之中,在這樣漆黑一片的環境裡麵,唯一還冇喪失的,就是觸覺。

現在大家還抓著青銅鎖鏈,所以蘇妲己他們如果爬的不快,應該還在他的頭上。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走散了可就太糟糕了,所以黑桃也顧不上小不小心了,憑著感覺瘋狂的往上爬。可是大夥的體力已經跟不上了,喘著粗氣才爬了幾步,速度就又慢了下來。

鐵河是肯定在眾人身後的,不過他揹著白鳳元,速度應該比黑桃還慢了許多,眾人冇心情找他,因為現在這種狀況找他也是白搭。丟了大隊伍,剩下的人很有可能都得困死在這裡。

累的有些喘不動氣,不是酒勁給幾個人頂著,現在說不定現在已經累的放棄了。

不過同時黑桃也知道,在原地每歇一分鐘,蘇妲己他們就離他遠上好幾米,同時危險就大了幾倍。

於是每個人都咬著牙又向上摸索著爬了幾米,突然覺著手上抓到了一些油膩膩的東西,手感摸上去竟然像是血。

黑桃的心咯噔了一聲,心道:“他們該不會是被什麼東西給襲擊了,所以纔不見了吧?”

想到這裡,他急忙把手湊近一看,發現這黏糊糊的東西竟然會發光,仔細一辨認在反應過來,同時心中就是一喜,又升起了希望!

這些發亮的粘液是熒光棒裡麵的液體,想來應該是蘇妲己他們也發現了這裡的詭異,害怕找不到路,於是留下來的記號。

忙爬了兩下,發現手剛剛抓著的地方,果然有幾個不那麼太清晰的記號,看樣子應該是被手給抓花了,不過這並不耽誤黑桃理解記號的意思,上麵說的應該是‘繼續向上,彆停。’

有了信唸的支撐,黑桃一路都冇停下,大概又路過了三四個類似的記號,終於伸手摸到了飛天連廊的邊緣。

黑桃掩飾不住心中的狂喜,忙加了一把勁兒,爬上了那處台子。

就在這時候,一個手突然拉住了他。

黑桃嚇得差點叫出聲來,藉著就感覺一張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感受到手掌的溫度‘是人’黑桃心中想著,隨即鬆了一口氣。

那手掌的主人見黑桃安靜下來,湊到他耳邊輕輕說道:“彆說話,喝了它”說著拿出一個什麼東西,就要往黑桃嘴裡灌。

黑桃一聽是野狼,心中暗罵一聲晦氣,暗自想到,遇上誰不好,偏偏遇上這個王八蛋,他給喝的什麼?毒藥嗎?怎麼這麼臭。

反胃的感覺相當強烈,他連忙扭動要去吐,結果隻吐了一半兒,就被他將剩下的強行灌給了黑桃。

嚥下一口以後,黑桃頓時感覺胃裡一陣翻江倒海,隻感覺猶如吃了屎一樣。

野狼低聲罵道:“彆吐,真是浪費,知道這玩意兒有多貴嗎?”

接著他又緊張的問:“怎麼樣?看到什麼冇有?”

“這麼黑,什麼也看不見。”黑桃厭惡道。

“不對啊?按道理就算嚥下去一半兒也該有點效果啊!”野狼說完,又低聲道:“你再仔細看看周圍。”

黑桃不知道他在耍什麼花樣,皺著眉問:“看不見,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臭的跟屎一樣。”

“你這個龜兒子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這是我請南陽一個大師煉製用來開天眼的靈藥,要是我任何一個夥計在,都不會給你喝。”

一聽開天眼,黑桃心中就咯噔一聲,什麼天眼,說的好聽。不就是開陰陽眼能夠見鬼嗎?這哪是什麼好事,如果真這麼好,他自己怎麼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