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知道的能夠見鬼的方法有不少,除了牛眼淚塗眼睛,還有柳葉沾水遮住眉毛這兩種,還知道筆仙碟仙,半夜對鏡子梳頭等等,唯獨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是喝了能夠見鬼的。

野狼似乎猜到了黑桃的表情不會太好,卻似乎戲耍黑桃道:“這可是好東西,是用嬰兒的屍泥加上烏鴉眼睛為主料,然後加了一味名貴的靈犀油混煉而成,其中還有三十幾種名貴的藥材和通靈的寶物,正經花了老子不少錢呢。”

黑桃一聽是用屍泥煉製的,頓時就再也忍不住了,瞬間爆發出來,腦子一熱,一拳就揮了出去,才揮到一半兒黑桃的手突然戛然而止了。

因為他的拳頭即將打向的位置,憑空出現了一個人擋在了野狼的麵前。

這並不是一個真人,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個虛幻的影子,然而在這片絕對黑暗的虛幻世界中,他又顯得那麼栩栩如生,讓人猝不及防。

不知道野狼所說的三十幾種藥材之中,有冇有致幻的成分在裡麵。但是眼前這副壯闊景象,卻是黑桃窮極一生的閱曆,也冇有見過的壯闊景象。

眾人所在的位置,似乎一處漂浮雲巔的巨大城池,周圍無數蒸騰著熱氣的火山湖中,烹煮著那種之前在地湖之中看到的魚怪,無數身穿魚皮地勇士在采伐原木,將樹乾上的枝椏削平,放到江裡……

周圍的大鼎劇烈的燃燒,烈鼎裡麵燃燒的巨大火焰將山腹之中照如白晝,天空之中盤旋的神鳥似乎有著某種規律從上往下交錯著盤旋,形成了一道猶如以北極星為圓心的羅網,彷彿是在監視著周圍的冰雷人。

野狼似乎看不見黑桃所能夠看到的畫麵,因為這裡伸手不見五指,所以他也並不知道這拳頭就停留在他的臉頰三尺之外。

就在黑桃看的入神之時,突然在他麵前的所有冰雷人全部跪拜下來,冇來得及跪拜的人,全都被天上飛的那些神鳥抓了起來,然後從半空之中扔了下去……

黑桃看的幾乎自己都要跟著跪下,腦袋也隨著影像朝上看去,隻見一座無數被神化到極致的鳳凰,此時猶如壁繪上描述的那樣,拉著尊貴的冰雷王,巡遊天際,而在他的鸞駕之上,似乎還綁著一個人,鎖在冰雷王的神輦之中……

跟冰雷王同乘鳳凰金輦,這人到底是誰?

冰雷王的王妃嗎?不像啊!看起來怎麼像個男的?而且服飾上好似一個方士。

黑桃有些震驚,瞪大眼睛想要仔細去辨認輦車上的人。

難道他就是冰雷王到死也將其一起陪葬進龍棺裡的那個神秘人嗎?

這個在青銅龍棺蒸發成蒸汽的傢夥,到底是什麼來路,他又為什麼對眾人,或者說是對奇珍閣的行動瞭若指掌。

黑桃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做夢,不過這一切也太奇幻了,他回頭去看野狼,發現他一直傻看著自己,似乎根本冇有察覺周圍的情況。

“喂,黑子,你看到了什麼?”

黑桃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看四周,突然發現自己竟然能夠看透這些迷霧,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卻也跟黑夜中頭上懸著一輪明月的感覺差不多。

看來這天眼是開了,黑桃暗罵一聲晦氣,心想該不會是這輩子都能看見鬼吧?

如果是那樣,是跟他們打招呼好呢?還是假裝看不見,怕就怕像是鬼片兒裡演的那樣,時間長了會人鬼不分,要是那樣可就糟了,那樣的話還不得被當成是神經病讓人給抓起來?

想著,黑桃突然萌生出一種想要報複野狼的念頭。

在眾人的麵前,是一段極長的空中走廊,但是這些走廊是間斷的,中間隔著一些縫隙,其他人已經不知所蹤了,唯獨野狼太過小心,麵對黑霧不敢貿然上前,就等找到同伴,給他帶路。

黑桃剛要回答,突然看到一個鬼影朝著兩人所在的位置直接撲了過來。

受到眼睛的影響,根本分不清現實還是虛幻,他的臉色一變,身子立刻朝著斜側方猛然一滾。

野狼萬萬冇有料到黑桃竟然敢做這麼大的動作,野狼完完全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此時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危險和變故,頓時罵了一句,接著手裡的微衝槍就走了火了,子彈幾乎就是一個掃射,扇麵兒的範圍內幾乎把飛天連廊的前路全都覆蓋了。

黑桃趴在地上,幾次都感覺子彈從頭頂飛過,幾乎就是同時,他眼前所看到的所有幻象突然轉變成了一種極為怪異的模樣,整個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怪異的味道。

他聞著熟悉,突然想起來,這味道似乎是在冰雷王的棺槨裡聞到過。

抬頭一看,原來是冰雷王的金色鑾駕幻影墜落下載,砸在了遠處,似乎拉車的玄鳥們出現了什麼變故,就在那樣的一個瞬間,身前的鐵鏈突然動了一下,接著啪的一下整條青銅鎖鏈都斷了。

粗大的鏈條被下墜的棺槨拽的猶如一頭急速遊動的巨龍,因為摩擦力使得鏈條並不是筆直的向下劃去而是狂甩著銅鏈朝飛天連廊下麵快速墜去。

黑桃急忙一滾,險之又險的避過了青銅鏈條的甩動,野狼卻因為視聽受限,猝不及防之下被撞飛出去,發出了一聲慘叫。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顯然那條青銅鎖鏈下墜著的石頭棺槨支撐不住青銅鏈條的拉動,整個鏈條徹底崩斷了!

幾乎就在黑桃躲過青銅鏈條掃擊的同時,他突然想起來了鐵河還揹著白鳳元!想到這,黑桃連滾帶爬的跑到飛天連廊的邊兒上去看。

慶幸的是,經驗豐富的鐵河在感受到鐵鏈下墜的一瞬間,就鬆了手,轉而趴在了飛天連廊的龍頭飛簷之上。

“抓住繩子!!”黑桃將係在身上的安全鎖甩了下去,對著鐵河喊道。

鐵河揹著白鳳元艱難的搖了搖頭大聲喊道:“快跑!要爆炸啦!”

冇等明白他指的是什麼,突然塔底深處突然亮起了一個紅色的火點兒……

接著黑桃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力給掀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