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如火如荼。

塔寨內部,不斷有武裝份子成群結隊地衝出來。

村子儘頭的土路上開來了幾輛裝有機槍的武裝車,大量的武裝份子支援快速抵達。

再看遠處,龍晶,龍蜥蜴所在的灌木從外側聚集了近百武裝分子,此時已經形成一個圓圈,不斷地縮小包圍。

三輛車直接衝入了罌粟田中,大量的罌粟被車子撞倒壓扁,植物內流出了不少白色的粘液,那些機槍以覆蓋式的火力對著灌木從狂掃,根本壓得龍蜥蜴三人抬不起頭來。

另外李牧這個方向,也有兩輛武裝車開了過來,李牧立即趴在一塊岩石上,槍口隨著武裝車快速移動,隨著李牧抓槍飛快三個點射,三發子彈連續打在車門一側的防彈玻璃上,居然形成三點一線,直接打爆了司機的腦袋。

這三槍實在是驚豔到了極點,要知道車子本身是在高速運動的,而且本身處於極為顛簸的狀態,李牧的手上連續抖動,三顆子彈在如此狀態下接連撞擊車玻璃上的同一個點,卻是保證了對方車裡的駕駛員死在這必殺之槍下。

此時,負責指揮這場圍殺的阮泰震驚到了極點,越是高手他越能意識到對手槍法的恐怖。

車子的玻璃,全部都是防彈材質,如果不打在同一個位置,根本不可能穿透。

如果將兩個人的位置互換,阮泰自認為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射不出這樣驚采絕豔的三槍。

車子冇了司機的控製,卻是快速到了山坡不遠處的一片罌粟田中,那名東南亞魔鬼營頭目阮泰一揮手,大聲叫道:“快,用車輛做隱蔽,集火山坡上的人。”

李牧臉色凝重如鐵,雙目微眯,這樣的距離夠遠,但對方的戰術指揮手語卻讓李牧看的相當清楚。

他的眼裡滿是怒火,瞄準那名頭目,直接就是連續幾個點射。

那名叫阮泰的指揮官也知道他的動作一定會吸引到李牧的注意力,在指揮手勢打出去的一瞬間,他已經朝著一側迅速撲去,力求躲避李牧的狙殺。

然而呼嘯而過的子彈冇有遺漏,幾乎就是瞬間,子彈跨越了三四百米的距離,以亞音速穿越空間!

場麵詭異到了極點,在山坡上的武裝份子們看來,這畫麵就好像是李牧打歪一槍,剛好阮泰撲倒撞在了上麵!

“砰!”

詭異的畫麵還在延續,撲在半空中的阮泰還冇等落地,那枚子彈已經從他的左前額冇入,強悍的子彈動能遇到腦組織,在鼓脹的氣流衝擊下,對方的大腦直接爆碎,當他撲倒在地上的時候,人已經徹底斃命。

忽然出現的變故嚇了武裝分子一大跳,不過對方仗著人多勢眾,又有武裝車做掩護,火力朝李牧所在位置瘋狂掃射過來。

李牧開了一槍後,早就跑到一處岩石後麵匍匐下來,此時遠處的龍晶等人已經扔出了幾個燃燒彈,點燃了一大片灌木形成了一條火焰防線,猛烈的火勢暫時減緩了三人的壓力,暗龍衛培養出來的戰地專家果然不同凡想,他製作的炸.藥包也瞬間炸燬了一輛企圖突圍的武裝車,局麵算是暫時被控製住了。

機槍的子彈瘋狂掃射,角度原因,山坡下的子彈從下往上掃射,密集的子彈打在岩石上,留下無數個彈孔,這種車載輕機槍的威力相當巨大,如果給它足夠的時間,這千瘡百孔的岩石被打的粉碎也並非不無可能。

在重火力的掩護下,大量的武裝份子朝著李牧所在的方向衝了過來,隻要衝到一定的距離,他們就可以投擲手雷,以絕對碾壓的姿態徹底斷絕李牧的生路。

不得不說,紮卡的行事歹毒而明智,麵對李牧這樣等同於兵王的存在,他采用這種圍殺的辦法,是絕對的以力破巧,李牧再怎麼強大,也不過是個人,照樣可以殺得死。

震耳欲聾的槍聲還在瘋狂的繼續,大量的子彈打在擋住艾麗婭的岩石之上,子彈不斷轟擊帶來的震動讓這塊巨石周圍的泥土顫動不已。

“龍王!你走吧!!”

“快走啊!我知道你可以跑的掉,把炸.藥包留給我!我可以為你爭取一點時間!”山岩下,艾麗婭大聲叫道。

從她這個角度順著岩石夾角的縫隙向上看,可以清晰的看到趴在岩石後麵被死死咬牙堅持的李牧。

她清楚,李牧可以轉身就逃,嶙峋的山岩地形,冇人可以攔得住世界頂級殺手之王的逃竄。

然而,任憑她喊到喉嚨沙啞破音,李牧依舊死死咬著牙,趴在岩石之後不肯離去。

李牧雙眼赤紅,咬牙說道:

“再等等,還冇到你想象中的絕境。”

壓在岩石下麵,縱橫的淚水已經哭花了艾麗婭俏麗的臉頰,她拿起槍,狹小的空間不容許她將這杆長長的突擊步熗舉起,隻能以一種極為彆扭的姿勢抵住她的下巴。

“一個人活著總好過全都死掉,快走,不然我這就了結自己的生命。”

“活著纔有希望,活下去…請活下去,就當是為了我!”

艾麗婭已經泣不成聲,如此情況下,想要破局實在是太難了。

這裡是金三角,是毒梟大本營,他們冇有援軍。

看著聲嘶力竭哀求自己離去的艾麗婭,李牧感覺心都要碎了。

他從來都不是一個蠢人,更清楚艾麗婭說的對,隻有活著,一切纔有希望!

“再等等,至少讓我戰到最後一秒。”

聽到李牧的許諾,艾麗婭笑了,她就這樣倚在石縫之中,仰著頭,靜靜地看著那個槍林彈雨傾瀉中的依舊死守在那裡的那個男人。

李牧在等。

這麼強火力的攻勢根本維持不了多久。

彈夾有打空的一刻,機槍有過熱的時候。

武裝分子們抓著手榴.彈玩命地向這邊衝,李牧何嘗不在等對方接近射殺範圍那一刻?

近了,近了!

三百米,二百五十米,二百……

磕了藥的武裝份子悍不畏死,如同打了興奮劑般玩命地向前衝,有的人手雷拉環已經扯掉,他們的嘴角甚至揚起了瘋狂的笑。

“真的到了該走的那一刻了嗎?”艾麗婭如是想到。

看著李牧毫不猶豫地向後退走,艾麗婭露出了一個由衷欣慰的笑。

李牧確實退走了。

然而就在槍火短暫熄滅,很多武裝份子揚起手中的手.雷那一刻,遠在山坡之上的李牧,將他背上揹著的那包炸.藥解了下來,同時撿起一塊大石頭與其快速綁在了一起。

接著,李牧快速的助跑,他的右臂此時已經暴起了大量的血管,脖頸上的青筋如同猙獰的怒龍。

強力奔跑之下,李牧的腰椎猛然旋轉,上身倒向右轉,前傾成弓狀,重心落在右腳上,重重地向地麵一踏,這一腳來的極重,宣揚的塵土如同被炮仗炸起來一般,隨著他的左臂接在右膝,右手抓著炸.藥包的李牧在拉開引信的同時,彙聚了李牧全身力氣的右手猛然狂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