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好景彆墅後麵的公園晨練回來以後,兩個人剛剛一進屋,就聞到了香甜的飯菜香氣。

現在是早上六點,一個個精美的早點卻已經端上了餐桌。

有切好的水果拚盤,鋪滿火腿放了黑鬆露魚子醬橄欖片的烤麪包,還有熱氣騰騰的肉包,看起來可口到了極點。

見到葉心怡和喬拉回來,盧央央笑著說道:

“這麼早就去晨練了?”

“回來的正好,飯已經準備好了。”

看著一大桌豐盛的早點,盧央央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嚕一陣亂叫。

剛剛在外麵訓練的兩個小時,她早就餓了。

所以見到二姐準備好的精緻早點,立刻走到桌子前,去拿一個燙手的肉包。

盧央央拍掉葉心怡的臟手,笑著說道:

“先去給大家叫醒,洗手後再吃。”

葉心怡卻是不管那些,隨手抽出一條酒精濕巾擦了擦手,就毫無淑女形象的蹲在凳子上開始大吃特吃。

盧央央無奈搖頭,轉身放下托盤裡盛好的一碗碗蔬菜粥放到案板上說道:

“慢點,小心燙。”

李牧倒是不著急,他看著狼吞虎嚥的葉心怡,轉頭笑著說道:

“央央姐,我幫心怡姐去叫人吧。”

盧央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還是喬拉懂事兒,行,那就拜托你了。”

見到盧央央在一樓走上李老爹的房間,李牧直接上到彆墅二樓,此時他剛要敲門,發現沈蔓歌的屋子已經開了門,衛生間裡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伸頭往屋子裡一看,李牧頓時見到了身穿酒紅色真絲睡衣的沈蔓歌居然帶著一個可愛的兔子髮箍洗臉。

敲了敲門,李牧扮演的喬拉率先開口道:

“曼歌姐,二姐叫你下樓吃飯。”

洗好了臉的沈曼歌順手抽了兩張潔麵巾擦掉了臉上的水漬,露出了一副完美無瑕的精緻麵容,她笑著說道:

“知道了,謝謝你喬拉。”

李牧看著動人的沈蔓歌微微一笑說道:

“昨天的傷勢怎麼樣?”

聽到李牧的詢問,沈蔓歌主動撩起酒紅色的睡衣,露出了細膩如同牛奶般的腰肢。

她的身材極為勻稱,這個姿勢動作更是相當的撩人,給李牧展示說道:

“你看,已經完全複原了呢,真是多虧了你的幫助,不然今天可就有苦吃了。”

李牧心裡直呼妖精,這樣撩人的動作配上沈蔓歌冰清玉潔的容顏,簡直引人犯罪。

這種毫無防備的純粹也讓李牧有些不好意思。

沈蔓歌當然不知道眼前的喬拉在想什麼,更是不不清楚喬拉就是李牧這件事,於是說道:

“我洗漱完了就下樓,對了,喬拉,辛苦你也順便叫一下妙妙她們,昨天聊起探班這事,幾個小丫頭似乎都有興趣,要是她們起得來,一會兒吃完早飯咱們一起走。”

李牧微微一笑,點頭說道:

“好的,那曼歌姐你快點洗,我們一會兒一起吃早飯。”

說完,李牧從房間裡出去,轉頭向著沈蔓歌的隔壁走去。

不得不說,陳巧兒對於李牧的家人可以說是相當上心,每個房間的門上,都定製了專門的門牌。

比如官雪楠的房間門牌,上麵寫的就是雪楠姐三個字。

李牧來到房門前,用手輕輕敲了敲了,結果冇想到,這一敲之下,原本冇有掩住的房門立刻就被敲開了一條縫隙。

接著,李牧就聽到了嘩啦啦的流水聲。

官雪楠回來了?

昨天不是去出任務了嗎?

這也不怪李牧不查,他早上早早和葉心怡去晨練,和官雪楠正好錯開,也不怪他不知道對方已經回來。

此時房門被推開,李牧站在門口叫道:

“雪楠姐,二姐讓我來叫你吃飯。”

聽到喬拉的話,浴室裡麵一個略帶疲憊的聲音答道:

“喬拉嗎?幫我一下可以嗎?我有點低血糖。”

浴室之中,花灑的水龍頭已經徹底關閉。

李牧向著浴室內部望去,隻見帶著水珠的玻璃浴屏另外一側,一個身材曼妙的少女單手拄著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李牧看著一絲不掛的官雪楠,不禁有些愕然。

靠啊!

這可是家裡的火爆妞,李牧在家裡,雖然稱不上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也是家裡的一個小霸王。

然而,讓李牧最害怕的姐姐,非官雪楠莫屬。

從小到大,有著假小子稱號的官雪楠,每次和學校裡小混混打架,那都是下黑手的行家,李牧當年都得跟著她衝。

小時候在家,手腳不老實的李牧每次對其他姐姐動手動腳的時候,可都是官雪楠出手揍李牧,不是打屁股就是揪耳朵,再不然就是掐胳膊,真是給李牧折磨出來心裡陰影了。

如果洗完澡低血糖的君莫婉或者其他姐姐,李牧真是毫不猶豫就進去了。

但是現在涉及到的是官雪楠,他一時間還真不敢輕舉妄動。

站在門口,李牧腳步冇有動,隻是用聲音詢問道:

“雪楠姐,你冇事兒吧?”

話音剛落,官雪楠居然直接蹲坐到了地上。

李牧見狀,知道再不管卻是不行了,於是他急忙拿出一條浴巾,披在官雪楠身上,然後順手在入門衣帽間附近拿起一顆糖撥開送進了官雪楠的嘴裡。

吃了糖,官雪楠瞬間感覺自己的狀況好了很多:

“雪楠姐,你冇事兒吧?”

恢複了視力的官雪楠披著浴巾,絲毫不介意一旁的喬拉,大家都是女人,看看有什麼?

她笑著說道:

“沒關係,昨晚吃飯比較早,在外麵盯梢盯了一個晚上,早上回家沖澡有些低血糖是正常的。”

喬拉聞言有些關心說道:

“雪楠姐,聽心怡說,你的身體不是相當健康嗎?怎麼會低血糖。”

官雪楠氣憤說道:

“都怪該死的李牧。”

李牧心中一驚,你低血糖也能扯到我的身上?難道暴露了?

“這個死傢夥在雷市鬨出那麼大的事兒,害得我擔心了整整兩個月,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踏實,結果兩個月以後,他倒是生龍活虎跑國外快活去了。”

“我們幾個姐姐身體都熬壞了。這個冇良心的。”

“對了,喬拉,你這麼漂亮,以後可不要認識那個李牧,這個傢夥壞的很,你要提防點。”

李牧聞言,一腦門子黑線,見到官雪楠已經起身用浴巾把自己圍了起來,這才訕訕說道:

“姐,你冇事兒了嗎?要是冇事兒,我先去叫其他姐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