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幾輛黑色的軍車快速駛來,大量荷槍實彈的鋼盔戰士在遠處迅速下車結陣,喇叭開始喊話。

“前麵的人,放下武器,雙手抱頭趴在車上。”

李牧明白,這是流程,於是他十分淡定的趴在了車上,完全配合前來執行任務的人員。

明亮的車燈照耀下,幾個全副武裝,手持防爆盾的戰士快速跑了過來,看著周圍狼藉的景象,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是海市專門執行特種任務的戰鬥人員。

但是像眼前這種國內罕見的慘烈槍戰景象還是感覺十分震驚。

再看眼前有著一頭靚麗長髮,皮膚白皙到發光的少女,不由得感覺難以置信到了極點。

這些……都是眼前這位光著腳,身材曼妙的少女做的嗎?

“長官……請亮明你的身份。”

槍口抵住李牧的後心,一位身材隗碩,帶著防爆口罩的戰士肅容問道。

李牧直接開口說道:

“冇帶證件,我是易容出來執行任務的。”

說著,他快速的報出了自己的軍方證件編號。

一旁,一個手持查詢器的戰士輸入編號,看到李牧的資訊之後,開始按照特殊的流動串碼詢問李牧。

這些暗碼是方便覈對身份的特殊密碼,由數字,字母編排構成,足以證明一些特殊成員的身份資訊,方便快速確認覈對身份。

隨著李牧流利的答出必要的身份覈對資訊之後,對方立刻確認了李牧的身份。

“長官,確認無誤。”隨著小戰士將軍方流動串碼覈對無誤,他立刻上報長官。

用槍抵著李牧後心的壯漢這才鬆了口氣。

這種由生成器臨時生成的任務串碼,絕對不會被竊取,無論是安全性,還是準確性,都是高而準確的。

李牧當然不會背誦錯誤,因為執行任務的串碼,是他通過赤龍核發下來的,不需要對執行任務的戰鬥人員過多解釋。

“中將閣下,身份覈實了。”

幾名走過來的戰士朝著李牧敬了個禮。

李牧利落地回敬軍禮,然後環視眾人,鄭重說道:

“辛苦了,這裡就交給你們處理。”

赤龍已經幫他解決了一些問題,他不需要額外再去安全域性解釋今天的事情,這樣,不會耽誤他悄無聲息的回家。

此時,遠處的醫護人員以及隨軍來的醫療軍車已經緩緩開了進來。

“您需要前往軍區醫院療養嗎?”

李牧搖搖頭,隻是伸出胳膊說道:

“不用,抽一些血液,做一下關於我身份的DNA鑒定即可,你們有車嗎?給我送到海市的家中即可。”

“是,長官!”

隨著李牧坐上車輛緩緩駛離處理區,他不禁鬆了口氣。

今天的事情,到這裡算是告以段落。

但是真正的麻煩,纔剛剛浮出水麵,坐在車子後座上,李牧的眉頭緩緩蹙起。

“這個人怎麼會知道我就是李無敵的兒子?難道……是那件能夠抵禦子彈的黑色衣服泄露了我的身份?”

李牧有點疑惑。

除了這個防禦力很強的不凡之物之外,李牧實在是想不出什麼東西可以泄露他的身份。

而和對方見麵這種事情,李牧倒是不太害怕。

畢竟,如果對方真的想要對自己不利,自己是很難躲過的,相反,如果他真的知道李無敵留給他的那個莫名寶藏的資訊,那麼自己反倒可以利用他,得到一些難以想象的好處。

在李牧的眼裡,世界上根本冇有永遠的敵人。

如果對方打你一次,就要成為不死不休的仇敵,那麼李牧處在的危險環境可就太多了。

腦海中回憶著李無敵留下的關於自己身世的資訊,以及最近的遭遇,想起自己素未謀麵的母親,李牧忍不住開始揉捏眉心。

事情不複雜,而且對方願意商量,這樣就好辦多了。

想著這些事情李牧的臉轉向遠方,看著車窗外的黑暗,思慮起到底該怎麼做,纔能有備無患。

就在這時,李牧收到了黑桃發來的一疊資料。

“老大,剛剛有個郵件,順著暗龍衛的專用渠道,投遞給我了一份資訊。”

李牧微微蹙眉,看向這疊資料上顯示的資訊,不由得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上麵這些人,是我藉助暗龍衛,培養出來的絕大部分勢力,有一些是你有所警惕之後,很容易查出來的人,還有一部分,則是我隱藏在水下的力量。”

“這是給你的見麵禮,也是我表達誠意的一種方式。”

“哦對了,我的聯絡方式是……”

資料,資訊,人員名單。

對方給的這份大禮不可謂不小,毫無疑問,這東西的出現,讓李牧節約了不少人力物力,甚至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衝突,以及手下的流血犧牲。

但是,這也不失為一種警告。

如此大的手筆,對於對方來說,居然是隨意拿出來做誠意的東西,這不禁讓李牧開始思索,對方背後的勢力到底該多麼強大。

思考著眼前紛亂的事情,車子緩緩開到了陳巧兒的彆墅附近。

李牧在和負責送他來的小戰士打過招呼以後,走下車,來到了等待已久的黑色保姆車旁。

“老大,您回來了?”

回頭看到有些略顯狼狽的李牧,陶土立刻關切問道。

李牧點點頭,一邊隨意地更換起早就準備好的衣服,一邊詢問彆墅裡的狀況。

通過耳機,複製介紹說道:

“陶土正在陪姐姐們泡溫泉,房間裡一切都正常。”

李牧聞言,眼睛都直了……

“啊!”

複製無奈說道:

“是啊,您的六姐季妙妙提議做spa,陶土百般推脫,但是拗不過她們,現在她正在泡澡呢。”

李牧以手扶額,心中暗道僥倖。

多虧這次代替他去的是陶土,不然李牧的爺們身份,估計是要隱藏不住了。

李牧臉上狂汗,忍不住說道:

“讓陶土趕緊找個藉口,出來把我換回去。”

看著寵辱不驚的自家老大露出了眼前這種狼狽模樣,複製嘴角強忍著抽了抽,冇有露出笑意,咧嘴說道:

“好的老大,我這就聯絡陶土,讓她找個藉口出來換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