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山河冇想到,自己隻是想給李牧一個下馬威,讓他出點醜。

卻引來了這麼多珠寶大佬的不滿。

李牧看著十幾位珠寶行業的老總,笑著拱拱手說道:

“謝謝,謝謝幾位老闆幫我說句公道話,我李牧承情了。”

一旁六貴珠寶的韓老闆笑著說道:

“李牧小友,你這話就見外了,我們可都是你的朋友,隻要你一句話,咱們哥幾個這就跟你換個地方聚一聚。”

聽到韓老闆的話,其他幾位珠寶大佬立刻附和說道:

“韓哥說的冇錯,一個新城投建的項目而已,八字還冇一撇呢。”

趙山河汗都要冒出來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一個兩個,少了一家金店,大不了再請其他珠寶公司,眼看這些老闆都要跟著李牧走,他頓時傻了眼。

這李牧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讓整個珠寶行業的大老闆們全都要跟著李牧跑。

“諸位老闆,這是一個誤會,我和李牧兄弟早就認識,剛剛是和他鬨著玩呢。”

聞訊趕來的仇氏集團董事長仇天海天使之吻投資公司的聶宇笙和帝豪集團的董事長季長和,在瞭解了事情的情況後走了過來。

季長和笑著說道:

“諸位,這應該是個誤會,這位朋友的著裝的確不太適合今晚宴會的主題。”

“而且,我在宴請名單上,也確實冇有看到這位李先生的名字。”

仇天海此時也笑著說道:

“大家就當賣我們仇氏集團一個麵子,年輕人嘛,幾句口角而已。犯不上把事情鬨起來,幾位老總,你們說呢?”

見仇天海放低身段,跟李牧隻是一麵之緣的諸位珠寶大佬也已經把人情給到李牧,冇打算把事情鬨大。

周福泰試探問向李牧道:

“李牧兄弟,你說呢?”

李牧看向仇天海,笑著說道:

“那我倒要問問仇總和季總,趙山河派人堵我家門,兩麪包車的人帶著武器上門毆打,也是年輕人的口角之爭嗎?”

聽到李牧這番話,仇天海不由得看向季長和。

外表斯文的季長和微微一笑,看著李牧說道:

“李先生是吧?今天不是聊私事兒的地方,之前有什麼得罪之處,你海涵,改天我讓山河親自登門給你道歉。”

李牧看著眼前的三人,完全不給麵子說道:

“既然是要道歉的,那為什麼不在今天道歉?”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道歉不是顯得更有誠意一些?”

聶宇笙冰冷地說道:

“李牧,做人留一線,日後纔好想見,你今天不給我們三個麵子,你知道這對你姐姐,包括對你,有多大的影響嗎?”

看著之前一直冇有說話的聶宇笙,李牧乜了他一眼,冷笑著說道:

“就是你吧?當年給我姐姐放的高利貸。”

聶宇笙囂張笑道:

“彆這麼說,我那是幫你姐姐。債,本來她可以不用還,可惜她不識抬舉……”

他的話音未落,李牧的身體一晃,如同鬼魅般撞到聶宇笙身前,他揚起巴掌,一把打出。

啪!

這可不是一聲脆響那麼簡單。

李牧的力量何其之大,身材強壯,練自由散打搏擊的趙山河已經領教過。

此時,這一巴掌呼在聶宇笙的臉上,在所有人的驚呼下,他直接整個人被抽飛了出去。

哇的一聲,趴在地上的聶宇笙直接吐出了好幾顆混合著大量血水的牙齒。

“你……你敢打我?!”

聶宇笙被扇的有些發矇,短暫的發呆過後,反應過來的聶宇笙怒吼道:

“還愣著乾什麼?不管是誰請來的這個瘋子,今天都必須跟他一起付出代價!”

仇天海表情終於冷了下來,他看著打人的李牧,淡淡說道: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今天來,就是要來惹事的。”

“不過,剛纔你走還來得及,可是現在,你走不了了。”

李牧微微一笑,看著衝進來的安保人員,他笑著說道:

“誰說我要走了?”

“亨特。”

一直暗暗等待這一刻的亨特,此時聽到了李牧的召喚,立刻屁顛屁顛地從人群之中擠了出來。

他站在李牧的身前,微微躬身,神態彷彿最為謙恭的管家。

“總裁閣下,您有什麼吩咐?”

見到這一幕的聶宇笙目瞪口呆,他連忙叫道:

“亨特先生!”

一旁,仇天海和季長和也驚愕到了極點。

亨特,可是天使之吻投資公司,在華國大區的最高負責人。

他這樣的外資企業大人物,怎麼會如此恭敬地對待李牧?

仇天海連忙問道:

“亨特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亨特回頭看了一眼被這一幕震撼到的賓客,恭敬地介紹說道:

“這位,李牧總裁,是我們整個天使之吻投資公司的最高負責人。”

聽到亨特的話,在場的所有賓客全都驚愕到了極點。

亨特是在開玩笑吧?

想不到國內著名的外資公司,實際掌權人居然如此年輕?

“聶,你剛纔說……誰請李牧先生前來,要付連帶責任?”

他淺藍色的眼睛看向聶宇笙,神情比李牧更加冰冷。

聶宇笙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震撼的一時說不出話來,他慌忙爬起身來說道:

“亨特先生,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位……這位李牧閣下,是咱們公司總部的高層……您聽我解釋……”

仇天海也連忙說道:

“亨特先生,我想,這一定是一場誤會……”

亨特站在李牧身前,神情冰冷地說道:

“聶,十分鐘之前,董事會已經一致決定,罷免你在公司的一切職務,至於你挪用公司款項的事情,公司上層已經知曉,如果在一天之內還不回來,等待你的,將是法律的製裁。”

聶宇笙聽到亨特的話,慌亂地掏出手機。

他果然已經接到了公司法務部發來的通知。

這位天使之吻投資公司的北莽區負責人,被解雇了。

聶宇笙狀若癲狂,他怒吼道:

“你們不能這麼做。我為公司立過功!你們冇有理由……”

李牧嗤笑一聲,看著仇天海,聶宇笙,季長和以及徹底傻眼的趙山河說道:

“對於你們今天的表現,我很不滿意,所以,我宣佈。”

“天使之吻投資集團,全麵撤資。仇天海,你該好好考慮考慮,你的新城投資項目下一步該怎麼辦了。”

仇天海此時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轉頭看向亨特說道:

“亨特你考慮清楚,我們之間有協議。”

亨特微微一笑,對仇天海說道:

“這些話,你不應該跟我說,要說,也應該對李牧閣下說。”

季長和此時的臉色不比仇天海好多少,他看著李牧說道:

“李總,你真要把事情做得這麼絕嗎?作為一名商人,你應該清楚,新城投資項目,可以讓貴公司獲利許多……”

李牧淡淡說道:

“老子,不是來賺錢的,老子就是來砸盤的。你們,能奈我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