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寶寶不是一個自戀的人,但是追求她的人是真的多。

此時聽到季妙妙的話,鹿鹿寶寶立刻分析說道:

“不是我背後亂講彆人壞話,在益州誰不知道華天臣羽的宋董,他可是個主播圈的大名人,這個人事業心特彆重,但是唯一的愛好就是收集美女。”

“啥?”

鹿鹿寶寶壓低聲音,看向站在遠處點菜的宋喬朱繼續說道:

“收集美女呀!不過宋董隻收集和女孩有關的真人電影,遇到喜歡的,就包起來,美其名曰叫做用錢購買你最美好的青春。”

季妙妙驚呆了,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嗎?

他把自己當皇帝了?

想不到這宋喬朱外表忠厚,居然會是這樣的人?

李牧倒是見怪不怪,他在國外,見過太多比宋喬朱更過分的人,這種拿錢砸的,其實還好,他也夠謹慎,錢是不能解決一切的,世界上還是有許多人,不選擇拿錢。

季妙妙不是本地人,她冇想到宋喬朱居然把女孩子當商品,大家都是人,這麼做實在是太不尊重。

她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一時間不知道一會兒該怎麼辦好。

李牧察覺到了季妙妙的為難,他隨便找了個理由,離開了餐桌,走進了洗手間。

在獨立衛生間裡,李牧檢查了一下週圍是否存在針孔攝像頭,在確認安全之後,使用手機,給複製發送了一條資訊。

“複製,我的身邊,現在是誰負責我的安全?”

“另外,查查我現在這家餐廳,是誰在經營。”

簡訊在發出去以後,複製隻用了三分鐘,就迅速做出了回覆。

“老大,現在在你身邊的人,是陶土,這家店鋪的經營者姓葉,背後的關係背景十分純淨,保密係數極高,安全。”

十分純淨,保密係數極高,安全。

短短幾個字,讓李牧顯得有些驚訝。

能夠讓龍域的專業人士評估到如此等級,顯然老闆的背景很不一般。

畢竟就算是家中擁有軍方背景的陳巧兒,家裡的安全係數,也隻是一個高字。

而這家不起眼的一個私廚,竟然能夠達到安全二字,讓李牧不由得感到震驚。

安全,意味著不會出現意外,意味著哪怕有暗龍衛那樣的組織想要強殺進去都是不可能的。

這畢竟是華國。

李牧此時眯起眼睛,他思忖片刻後,直接吩咐說道:

“讓陶土麻煩一下,過來替換我,順便把恢複真實麵目的材料拿來。”

聽到李牧的話,陶土不由得有些吃驚,他忍不住問道:

“老大,你不會是要恢複自己的真實麵容吧?”

“安全方麵倒是冇問題,但是您如果卸掉了那套妝容,我不在您身邊,再想製作一套完全天衣無縫的妝容就難了。”

複製說的這是實話。

他的麵具最是複製逼真,和真人的血肉無異,很難看出來任何破綻。

隻要不是遭到毀滅性的破壞,無論是水洗,揉捏,抓撓,都會呈現出正常皮膚的反應。

但是弊端也很明顯,一旦卸去,再想製作一套,花費的時間就太長了。

李牧作為千人千麵,身邊的備用人皮麵具自然不少。

加上有陶土輔助,他想要自己辦事兒可以說易如反掌。

打定了主意之後,李牧開始使用特殊的手法破壞麵具,以達到快速拆卸麵具的目的。

五分鐘後,提著大包的陶土順利來到了私人餐廳之中,她的神色有些哀怨,手中的大箱子是一個碩大的旅行箱,看上去就十分沉重。

李牧看著一臉哀怨的陶土,不由得十分好笑,問道:

“怎麼回事兒,弄的這麼不情願。”

“這家餐廳進入內部不是很嚴格嗎?你是怎麼進來的?”

陶土晃了晃特殊部門的進入證件,苦著臉說道:

“專員對接,老大你來的這個地方不一般啊,我閒的冇事兒查了一下那個叫林雪見的女孩的資料,她的背景很不簡單,似乎和這家老闆有關係。”

也多虧了陶土選擇的這個地方,不然如果是其他地方,他可就不好親自出場了。

李牧點點頭,時間緊迫,他也不廢話,快速鎖好衛生間的門,開始和陶土進行換裝。

為了配合李牧脫身,陶土的妝容也是固定在臉上的。

看著眼前陶土易容成的喬拉,李牧道:

“箱子留下,你先出去,給我拖延點時間,我稍後就到。”

等陶土走出去以後,李牧快速使用卸妝的特殊工具,扒下了人皮麵具,然後恢複了自己的容貌。

在洗漱間裡刮掉了一個月冇理的鬍鬚,李牧整個人變得神清氣爽。

坐在衛生間之中,李牧一邊忙活著手頭上的事情,一邊用手機給季妙妙發送著資訊:

“妙妙,我聽三姐說,你來益州了?”

看到李牧的簡訊,季妙妙頓時感覺到了驚喜。

她回覆說道:

“狗東西,你終於有時間理我了?”

李牧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一邊繼續完善自己身上的細節,一邊回覆說道:

“不是天天都有和你們發訊息嗎?”

“我人現在還在執行秘密任務,這次是專程過來看你的,陪你吃個飯,一會兒還得趕緊走。”

季妙妙也知道李牧現在的狀況比較特殊,擔憂問道:

“這麼緊張?”

“過來不會影響你嗎?”

雖然這麼問,但是她臉上的笑容卻甜蜜到了極點,雖然很想和李牧一直在一起,但是季妙妙十分懂事乖巧。

李牧回覆說道:

“時間有點短,但是想你了,所以必須得過來看看你。”

他的假胸用紗布緊緊纏繞,並冇有卸掉,因為今天的餐館之行完事兒以後,他還得把自己的身份換回來。

當李牧完成了一係列的換裝之後,模樣帥氣的他從容的走出了洗手間。

“那你知道我在哪裡嗎?用不用現在我去找你?”

季妙妙已經什麼都顧不上了。

什麼鹿鹿寶寶,什麼宋喬朱,哪裡有見李牧重要?

就在季妙妙焦急等著李牧回覆的時候,樓梯的轉角出,走上來了一個從容身影。

她驚喜的望了過去,那個人,居然是李牧!

“你真的來了!!!”季妙妙隻感覺眼中有激動的淚水湧出,她快步拉開椅子,看著走來的身影,快速的跑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