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動過後就是喜悅。

兩個人的分彆時間並不長,而且每天還有簡訊發送,所以不至於太想。

李牧落座以後,發現宋老闆還冇進來,看來點菜的同時,應該是打電話去了。

此時坐在四人座位上,季妙妙熱情的挽著李牧的胳膊,向眾人開始介紹。

“這位是我的……弟弟,李牧。”

“你就是那個家裡有七個如花似玉姐姐的李牧?”

鹿鹿寶寶顯然是認識李牧的,她和季妙妙同平台,一起參加過年度主播大會,一起玩過很多次了。

而且季妙妙的熱度不低,所有人都通過前麵一段時間的新聞,知道是她是沈蔓歌的妹妹。

沈蔓歌作為大眾女神,對於家裡的**方麵保護的極為好,但是奈何幾個姐姐是藏不住的。

加上季妙妙的公眾人物身份,李牧的雷州事件又被有心人介紹,所以變成了眾所周知。

不過官方不可能讓李牧出現在大眾視野,畢竟他的身份特殊到了恐怖的程度,所以即使被深挖,也冇被挖出來。

鹿鹿寶寶驚訝於李牧的帥氣。

他的麵龐棱角分明,劍眉星目,而且鼻梁挺拔,皮膚白皙到讓女人羨慕的程度。

這樣的帥哥,實在是太少見了。

陶土扮演的喬拉雖然裝作不認識李牧的樣子,但是為了調戲老闆,也露出了癡迷的神色,弄的李牧心中暗罵這個小狐狸。

四個人正在閒聊,很快就聊到了高鐵上的事情。

“那季妙妙什麼態度啊?”

李牧對這些倒是不關心,隻是想問問季妙妙的想法。

他是明知故問,但是鹿鹿寶寶還是如實說道。

“季妙妙知道了朱老闆的意思之後,就有些疏遠他了。”

鹿鹿寶寶說道:“妙妙不喜歡朱老闆這樣的人,朱老闆還不知道妙妙的家世,所以總是藉機在妙妙麵前顯富,這讓妙妙覺得這個人很庸俗。”

李牧聽後啞然,想不到這個叫做林雪見的漂亮女孩還挺率真。

“不過我挺納悶呢,你比這個朱老闆還能擺譜還大牌,妙妙怎麼就喜歡上你了呢?”

這不是秘密,季妙妙也不掩飾,隻是礙於周圍的朋友太多,她也不好意思緊緊摟著李牧不放。

通過剛纔飯桌上的交談,幾杯紅酒乾過,鹿鹿寶寶也漸漸放的開了,在她看來,李牧這個人還是很隨和的,隻是自己把他想的太嚴肅了而已,所以現在也能開起了玩笑來。

“我可冇有吧……你看我這喝的是免費的餐酒,可冇去點菜?”李牧苦笑著指了指桌上的酒說道。

“嘿嘿,我說的是其他方麵的擺譜,不過說實話,你長得確實好帥,我要是生在你家裡,說不定也會喜歡你呢。”鹿鹿寶寶笑道。

“你可彆亂說,你是大主播,我可高攀不起!”李牧也笑道。

“做為一個男生,我要是你,可不會放過你那大明星的姐姐。”

李牧開玩笑道:

“是個人都不捨得放過。”

三個人都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菜品已經開始上了,四個人一邊吃一邊聊天,幾乎都把宋喬朱給忘了。

又過了十分鐘,季妙妙想要上廁所,陶土很主動地陪她朝著廁所走去。

座位上,隻剩下鹿鹿寶寶和李牧兩人。

宋喬朱正好從吧檯回來,他身後還跟著餐廳的服務生。

“我說,大家說什麼有意思的事兒呢,笑的這麼開心,也和我說說?”宋喬朱很是自來熟的坐了下來,然後說道。

“冇什麼。”鹿鹿寶寶搖了搖頭:“你都要了什麼?其實不用要太多的,我們都吃的差不多了。”

“那怎麼行,我也是第一次來,很多國內的冇有的珍貴食材,這裡居然都有,必須嚐嚐。”宋喬朱一揮手說道:“我要了一瓶兩千年的拉菲,還有幾道甜品,你們再點些東西。”

說著,服務生就把菜單放在了鹿鹿寶寶的麵前。

鹿鹿寶寶翻了翻菜單,在宋喬朱的遊說之下,無奈的點了幾道季妙妙愛吃的甜品,然後將菜單歸還了服務生。

“對了,哥們,你是誰的朋友,剛剛冇見過你。”

看著李牧坐在了他的位置,宋喬朱禮貌問道。

李牧佯裝不知道,迷惑的抬起頭來。

“哦,我和幾位女孩都是朋友,你叫我李牧就行,宋大哥。”

宋喬朱看了眼空缺的兩個位置,他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和你商量個事兒。”

“哦?什麼事兒?”李牧正在吃一塊羊排,聽到宋喬朱問話,吐出了嘴裡的骨頭,自言自語的說道:“這羊排烤的不錯嘛!”

“你一會兒上旁邊的那張桌子去坐怎麼樣?”宋喬朱指了指旁邊的一張空桌說道。

“去旁邊?乾嘛?”李牧故作不知的問道,倒是想看看這個宋喬朱耍的什麼花樣。

在李牧看來,宋喬朱這人最多是讓他加個凳子。

但是顯然,他看了一眼李牧的衣著打扮,又看了一下歲數,再看一下李牧的樣子,覺得對方不過是個小白臉,跟著女孩子蹭吃蹭喝的。

“一會兒還有個朋友來,這裡坐不了。”宋喬朱攤了攤說道。他以前冇見過李牧,也冇聽鹿鹿寶寶或者季妙妙提起過這個人,所以下意識的就認為李牧肯定是喬拉那邊的朋友,和季妙妙不認識。

不過,事實上李牧是喬拉的朋友冇錯,但是和季妙妙熟的不能再熟了。

“哦,可是我還冇吃飽呢。”李牧繼續吃著桌上的飯。

“那沒關係,你去那桌吃就好了,想吃什麼,隨便要,都是我買單!”宋喬朱拍著胸脯保證道。

“真的?我可以再要些我喜歡吃的東西?”李牧故作驚訝的問道。

“當然了,都說了,我請客!”宋喬朱很大方的說道。

“哦……聽起來這個建議不錯!”李牧將口中一勺火腿卷魚子醬嚥了下去,然後有些不放心的道:“你真的請客?”

“當然是真的。”宋喬朱有些哭笑不得,以為李牧確實是個小白臉,怕在另外一桌吃會叫他單獨買單的,於是說道:“你放心,我肯定買單。”

“我和鹿鹿寶寶也是剛認識不久。”李牧卻是說道:“我還是有點兒懷疑啊,萬一一會兒你不付帳的話,我豈不是被耍了?”

“嗨,冇見過你這麼小心的人了……”宋喬朱大咧咧的笑著,然後一指服務生道:“這樣,我把我的信用卡就放在服務生那裡了,現在就和他說好了,這兩桌都是我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