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聽宋喬朱說的篤定,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吃飯這種事情,能吃多少錢?

宋喬朱這是看了菜單以後想擺譜。

李牧知道,這家店一張送出去的邀請函一張都要八萬,這裡的菜品肯定不便宜。

但是宋喬朱有錢,李牧想要把他吃疼了,知難而退必須下一番功夫才行。

宋喬朱就是吃定了李牧翻騰不出多少浪花,所以才如此淡定。

他笑了笑,頗有紳士風度的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來,遞給了服務生,然後看著李牧微微一笑,

“可以,這我就放心了!”李牧點了點頭,很是滿意的說道。

宋喬朱從冇見過如此小家子氣的人,不過想想,李牧看起來就是個小白臉而已,估計冇有幾個女孩有錢,就是來混吃混喝的。

來這裡吃飯大概也是鹿鹿寶寶或者喬拉季妙妙,他就是來蹭飯的,看他吃幾樣牛排都吃的津津有味的,也不能是啥有錢人。

在鹿鹿寶寶詫異的目光下,李牧直接拎起大衣就坐到了不遠處的一張雙人桌上去了,把原來的四人桌的位置空出了一個來。

鹿鹿寶寶不知道李牧究竟在搞什麼,不會哪根筋搭錯了吧?

季妙妙可是李牧的妹妹啊,居然就讓了出來了?這也不像是李牧的姓格啊。

在林雪見看來,這傢夥居然敢打季妙妙的主意,李牧不一腳給他踹出去不錯了,居然還給他讓座?不過既然李牧這個當事人都願意,他們兩個還能說什麼呢?

李牧招來了服務生,重新點菜。

剛纔服務生也得到了宋喬朱的保證,所以直接將菜單開到了宋喬朱的名下。

“要兩份普萊乳酪,伊比利亞火腿……”李牧這回直接挑貴的點了,剛纔點餐的時候,李牧倒是讓喬拉和鹿鹿寶寶點些貴菜,但是大家都覺得李牧是來陪三人吃飯的。

不好意思再叫李牧破費,而且喬拉和季妙妙主動要求買單,於是鹿鹿寶寶隻能挑些便宜的東西點了。

不過現在,李牧可不想給那個宋喬朱省錢,這傢夥要擺闊,那就裝唄,反正李牧可不會那麼好心的給他省錢。

“再來一瓶……恩,你們這兒有什麼好一點的酒。”李牧問道。

“先生,我們這裡有限定款的路易十三。”服務生說道。

李牧皺了皺眉,這種十幾萬一瓶的酒,宋喬朱可是平時在車裡喝著玩的。

這種酒,喝不肉疼對方。

李牧想了想,看向服務生,直接開口問道:

“你們店這麼頂級,難道就冇有TequilaLey925?”

這瓶世界上最貴的酒TequilaLey925是世界上最貴的龍舌蘭。

2006年售價225,000美元。

2010年2010TequilaLey生產的一瓶龍舌蘭價值350萬美元相當於2400萬的國內價格。

2006年,龍舌蘭萊伊酒925單純出售其鑲有白金的酒瓶就要225,000美元換作人民幣,這是賣出的最貴的酒瓶,當然也位於《世界上最貴的洋酒排名》排名第一。

李牧這麼說,讓服務員有點不願意了。

他們的店,可是米其林認定的頂級餐廳。

雖然名聲不顯,但那是因為針對的是國內真正金字塔尖的食客。

普通人,連門檻的那種貴賓券,都拿不到。

服務員微微躬身,對李牧說道:

“這酒的確有,不過是我們老闆的藏品,先生要用,我得去和老闆請示。”

李牧揮了揮手,極為隱晦的遞給服務員一張自己在華國官方授予的證件。

“拿過去,給葉先生看看。”

服務員素養很高,聽李牧叫得出自家幕後大老闆的姓氏,他立刻恭敬許多,拿著證件快速朝著後台走去。

片刻之後,滿頭大汗的服務員走了回來,恭敬說道:

“TequilaLey店裡確實有兩瓶,老闆說可以割讓給先生您一支。”

“當然了,您如果隻是想小酌,老闆願意送您一杯。”

聽到服務員的話,李牧不由得微微一笑,想不到這家豪店的老闆居然如此客氣。

他禮貌說道:

“確實想要來一支,和葉老闆說,我很感謝他的慷慨。”

服務員滿意的笑了笑,正準備接過李牧點好的菜排,他的臉色頓時一僵。

雖然比起美酒,這些菜品價格不貴。

但是……這數量方麵,實在是太多了。

光是Almas魚子醬就要了十份。

要知道,這魚子醬使用了罕見名貴的白鱘魚卵和22k黃金搭配混合,售價每公斤高達30萬美元,一小勺就價值4萬美金。

直接要十份,其中的價值不言而喻。

“好的……”服務生大汗,這傢夥也太能點了吧,彆人請客也不能這樣啊。

不過消費越多,服務生的提成就越多,他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多管閒事?

但是,為了怕宋喬朱會在最後買單的時候賴賬,服務生決定還是去和宋喬朱打個招呼。

“先生,剛纔那邊的那位先生要了這些菜品,您是不是過目一下?”服務生來到宋喬朱的身邊問道。

宋喬朱正在和鹿鹿寶寶打聽季妙妙的近況以及季妙妙最近什麼時候去益州哪裡玩,怎麼會有空搭理服務生?於是有些不悅的說道:“這還用看麼?我信用卡都放在你那裡了,你還怕什麼?”

“不好意思啊,先生。”服務生心道,擦的,我好心提醒你,你倒是和我裝13,那算了,你一會兒彆哭就行了。嘴裡恭敬的道了個謙,快步離開了,心中卻是鄙夷的很。

冇過多久,季妙妙就和喬拉回來了。

原本的季妙妙,隻是隨意的穿搭,為的是坐車和趕路。

但是李牧來了則不一樣,她專門穿上了本來用來可能會出席一些高級場合的晚禮服,畫好了精緻的妝容,整個人彷彿換了個人一樣!

美,美得驚豔絕倫。

而喬拉則還是保持了剛剛妝容,原本勝過季妙妙一籌的容顏,此時在季妙妙上了妝,換了衣服以後,則直接變成了陪襯的綠葉,襯托的季妙妙更加美麗動人。

美豔不可方物。

季妙妙此時彷彿晚宴的焦點,出水的芙蓉,王室美麗的明珠。

她款款走來,眉眼如畫,精緻的淡妝,盤起的頭髮,加上耳朵上兩串碎鑽耳墜,美的彷彿廣寒走出的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