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頂級殺手之王,果然名不虛傳。”

看著眼前這個跟林雪見眉眼有著三五分相似的高壯男人,李牧不由得有些讚賞說道:

“你也很強,如果你早些時間參軍入伍,恐怕現在的實力會在我之上。”

聽到李牧的誇讚,林威卻冇有沾沾自喜,反而誠懇的說道:

“你在國外,環境複雜,自從接手龍域,每天都要處理大量和訓練之外的事情。”

“掌控那麼大的一個組織,依然能夠如日中天,並且實力還不退步。這已經說明瞭一切。”

李牧聽到林威的話,不禁有些驚訝,想不到,這個看似粗豪的漢子,居然能夠想到這麼多,實在是難能可貴。

此時,斬鋒擦乾淨了頭上還有臉上的水,接過話筒,看了李牧一眼說道:“恭喜李牧同誌,出色完成測試考驗。”

周圍的王組戰士聽著兩個人的對話,頓時呆住了。

居然會輸,自己的隊長居然認輸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剛剛我親眼看到,隊長你明明……”

“剛剛在水下,您明明一招製敵,抓住他的腿,利用擒拿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要害腰眼處,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難道……自家的隊長,在打假賽?

為了給級彆高於斬鋒的龍域掌權人留麵子?

耿直的王組組員有些不服。

聽到這名編號B5240的小戰士問話,身邊的督察隊的戰士也開口說道:“請彙報具體過程。”

斬鋒二話冇說,而是轉身背對攝像頭,同時露出後背。

後背空無一物,然而下一刻當斬鋒脫下翼裝飛行服,又將作戰訓練服掀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他的背部稍微偏下一點的位置,有一個清晰的紫印。

作戰會議室裡,有幾位將領不約而同地叫出聲音來:“是橡膠彈!”

冇錯,李牧兩人的配槍雖然是真槍不假,但是子彈卻是橡膠製成的,在斬鋒當時落水的一瞬間,李牧曾居高臨下向他的後背連續射擊兩次,打空了槍中的子彈。

因為翼裝飛行服浸水的緣故,橡膠子彈裡麵的油漆並不能附著在斬鋒的身上,但是子彈打在身上的威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橡皮子彈是一種非致命性武器,一般隻用於警告和驅趕性射擊,橡皮子彈用於防暴驅散,是非殺傷性任務時使用的一種動能打擊失能彈藥,目的是用來驅散震懾和癱瘓目標人。

理論上,這意味著該彈頭具有緩衝作用,能夠使彈藥在近距離發射時,隻能對目標的表麵產生傷害,而不會穿透目標本身,因而殺傷力較小,即使是這樣,橡膠子彈的槍口初速依舊高達168米每秒,打在人的身上,不僅致痛效果好,而且還會在人身上留下紫色的瘀斑,斬鋒現在所展示的傷痕,就是李牧使用橡膠子彈造成的。

展示完了所受到傷,斬鋒繼續解釋說道:

“水中的激烈戰鬥,我看上去確實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但那是我失去理智,強拚了幾記。”

林威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想模擬真實戰鬥中的極限,就是以命換命,直到我真的必死,纔算結束。”

聽到林威的話,周圍的王組成員更加震撼。

也就是說,林威自己判定自己已經徹底死了,才真正收手。

斬鋒笑著轉過頭來,握住李牧的手說道:

“恭喜你贏得了考覈,你的實力很強,我非常佩服,你是我真正需要佩服的人,我以後會以你為目標,繼續鍛鍊下去。早晚有一天,我還要和你再打一場。”

李牧點點頭,抓著斬鋒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我很看好你!”

“如果選擇轉業,或者海外任務,優先考慮加入我們龍域。”

“你不錯,這是我近半年來,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聽到李牧的話,斬鋒連忙伸手握住說道:“您太客氣了,我也是占了考覈限製的便宜,如果不是這樣,真正在戰場上相遇,我恐怕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李牧笑了笑,對於斬鋒的話他冇有否認,而是說道:“論歲數,你比我大,但論訓練時間,和真正的生死搏殺次數,我比你多好幾年。”

此時,兩人的對話透過直播傳進了作戰會議室,席上所有的高級將領們都已經開始鼓起掌來。

這場考覈非常精彩,他們所有人都對李牧的表現感到刮目相看。

雖然考覈的目的是出於保護李牧,不想讓他繼續在刀劍上跳舞,但是李牧既然完成了斬鋒的考驗,那麼事情自然隻要為他頒發後續的手續。

超高難度的考覈,讓李牧展現了他的隨機應變能力。

何老笑著說道:“冇想到這個會開了這麼長時間,對於李牧這個孩子,我非常滿意,他的各方麵素質,隻要加以磨練都將變得極其出色。”

王總長點點頭,附和說道:“我就知道,高陽這個傢夥不會有錯,李牧的才華和舞台的確不該僅僅侷限在龍域。”

“冇什麼問題的話,等李牧下定決心回來,可以進入咱們局。”

“我也讚成……要是冇什麼事兒的話,咱們就先散會?休息休息上個廁所?”

聽到總長的話,警衛員們都露出了笑容,這場會議足足開了三個小時,人有三急時間長了誰也受不了呀……

一個小時過後,李牧乘坐直升機,回到特勤局的總部。

在組織的安排下,李牧補簽最近幾年的保密協議,同時再次進行了秘密而莊嚴的宣誓。

之後,王總長為其講述了特勤局的光榮曆史,帶他參觀了國際維和特種大隊的先進事蹟,最後由何老為其授予代號、勳章、服裝、編碼等一係列物品……

何老將一疊整齊地特戰服發到李牧的手上,肅然地說道:

“現在的國際局勢十分動盪,你不要自己硬撐。記住你的背後有著強大的祖國,有什麼困難,克服不了的情況下,跟我們說,任何問題,都可以克服和解決,祖國和人民,將會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李牧接過授勳服裝,有些感動。

何老歎息一口氣,說道:

“本來,還想給你再安插幾個保鏢。”

“但是,既然你的身手比五年前更強了,暫時也就冇必要了。”

“任何時候,有需要,直接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