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四個人找了一家家附近的小酒館,要了個包廂喝酒。

這是一傢俬人會所性質的商務飯店,裡麵的包房十分奢華,安靜無打擾。

不但裝修十分豪華,而且安全性特彆高。

有了之前的前車之鑒,這個地方是林雪見專門挑選的。

這裡的功能倒是挺齊全,老闆是一位年輕的富二代,會所裡麵,不但提供全息餐廳,遊戲陪玩,還有KTV等等功能,屬於專門麵向公眾人物的高檔一體化餐廳。

李牧季妙妙還有喬拉是第一次來這種新穎會所。

大家吃了一頓全息大餐,覺得很有意思,小小的投影廚師在桌麵上忙碌做飯的景象十分有趣,飯菜的味道也是相當可口。

吃完飯以後,在林雪見的主持下,大家點了一個新穎的活動,全息劇本殺。

由於大家是四人出行,所以飯店裡提供了陪玩服務,兩個身穿女傭裝的貓耳小姐姐加入了四人的遊戲。

李牧還是第一次接觸劇本殺遊戲。

“劇本殺”,一詞起源於西方宴會實況角色扮演“謀殺之謎”,是玩家到實景場館,體驗推理性質的項目。

劇本殺的規則是,玩家先選擇人物,閱讀人物對應劇本,蒐集線索後找出活動裡隱藏的真凶。

這是一個年輕人的遊戲,裡麵集知識屬性、心理博弈屬性、強社交屬性於一體的娛樂項目。

配合全息投影,音效和環境畫麵變化融入,幾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本來,林雪見以為,李牧冇有玩過這種遊戲,一定不算拿手。

畢竟,謀殺之謎這種根據線索找出真凶的遊戲,考驗的可不是體能,而是強大的邏輯推理能力。

結果,讓林雪見冇想到的是,不光是李牧的邏輯推理能力可怕到恐怖,就連看似外國人的喬拉,也十分在行,幾輪蒐證下來,李牧展現出來的天才邏輯,和犯罪心理學素質,很快就找到了拿到真凶劇本的林雪見。

“這是一個大型的密室凶殺案,當時我根本不在現場,你憑什麼說,我就一定是凶手?”林雪見氣鼓鼓地說道。

李牧微微一笑,從容說道:

“水漬和魚線加上陽光這些元素,其實就是一種精巧的機關裝置。”

“利用水結冰成為固體,在常溫下融化的特點,我就能夠知道,魚線本身根本不需要切割就能斷開。”

“你的真正手法是,將提前剪開的魚線用冰塊凍住,在房間的常溫融化下,固定魚線的冰化成水漬。”

“至於這個房子主人的死亡,和手槍的觸發就有了很合理的解釋,卡住扳機的繩結因為失去了冰塊的拉扯,開槍打中陷入睡眠的主人,而佈置這一切的人,就是去廚房取冰塊的女主人,你。”

林雪見不服氣的說道:

“你說我去過廚房取冰塊,並且還推理說,水漬是觸發機關的關鍵,可是你隻知道我取過冰塊,但並冇有見到房間裡的水漬,這又如何說明?”

這次是喬拉開口說話了。

她笑著說道:

“這個手法的高明之處就在於冰塊融化後的水,滴在魚缸裡,現場冇有留下水漬。”

季妙妙聽的實在是目瞪口呆,在她的劇本裡,林雪見所飾演的女主人,十分愛她的丈夫,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智商,費儘心機去殺男主人呢。

而槍上的化驗結果,上麵的指紋是李牧和死亡男主人的,幾人所說的魚線也根本不在密室裡麵,這些天馬行空的推理,根本不成立。

李牧卻是笑著說道:

“雖然屋子裡冇有關於魚線的線索,但是卡在床頭的手槍,成了問題的關鍵。”

“我通過調查窗戶,發現了幾條細微的扯動痕跡,這就是你收走魚線的作案手法。”

作為女主人的你,去過樓下的雜物間,並且聲稱調皮的小貓正在玩魚線,其實,在聽到槍響之後,你立刻通過事先綁在兩根魚線上的第三根魚線,直接在樓下,利用窗子的縫隙,抽走了樓上的延時工具。

“不但如此,在聽到槍聲的第一時間,你並不是第一時間趕往臥室,而是從雜物間跑向廚房。”

林雪見此時心跳已經不自覺的加速,這個劇本,想要推到凶手身上,其實是很難的。

她繼續辯解說道:

“我哪裡知道什麼槍聲,當時的巨響,我還以為是燒菜的廚房出現了問題,第一時間跑到廚房,才發現不是廚房的問題。”

這個解釋倒是合理,李牧卻是說道:

“去廚房,恐怕不是覺得廚房出現問題了吧。”

“而是去廚房把魚線燒掉吧?”

林雪見不服氣的說道:

“說到底,這些都是你自己的推理,這個劇本殺第一次玩,你不懂,推理是要講究證據的,你有證據卡嗎?”

季妙妙這時候,眨著大眼睛看著林雪見,拿出一張蒐證卡片,疑惑的說道:

“鹿鹿,這個是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燃燒後留下的物質,廚房裡麵找到的,已經化驗過了。”

李牧笑著說道:

“這下承認了吧,隻有你去過廚房,這團灰燼,就是證據,而且,大家的劇本裡,都有時間線,隻有你在下午四點多鐘去過臥室下麵的雜物間。”

林雪見被李牧說的啞口無言,隨著誰是凶手的投票大家舉票,她在李牧的力主推理中,直接被投票出局。

遊戲結束,林雪見生氣之餘,不禁感覺李牧玩什麼都很厲害,這樣有難度的劇本,他居然也可以憑著蛛絲馬跡找到真凶。

吃完了飯,打完了劇本殺,四個人因為這個遊戲迅速熟悉起來。

接下來就是喝酒和唱K的環節。

喬拉,季妙妙,還有林雪見三個美女輪流點歌,每次都是一人獻唱兩人伴舞,坐在最中間的李牧一邊喝著啤酒,欣賞著三個美女的舞蹈,好不愜意。

期間,喬拉和季妙妙分彆拉著李牧活躍氣氛,李牧和兩個女孩分彆跳了不同舞種的舞蹈,看的林雪見目瞪口呆。

想不到,李牧居然在跳舞方麵也很出眾,姿勢不但優雅標準,而且臨場發揮下,總能符合曲意,襯托舞伴,顯得從容大方,簡直就是全能之王。

而這,就連林雪見的哥哥林威也做不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