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隻是掃了一眼,立刻就被一個造型古樸,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的器物所吸引。

這是一隻半蹲造型的銅猴兒,它的身體圓潤飽滿,彷彿一個造型彆具一格的茶壺,猴手之中,捧著一顆晶瑩璀璨的仙桃,桃子是由整玉雕琢而成。

下麵的綠葉乃是翡翠,白色的桃身頂端,帶著一縷粉紅,卻是一塊極品的三色翡翠。

匠人的技藝巧奪天工,不但銅猴兒本身神態栩栩如生,就連這獻出來的蟠桃也是驚豔絕倫。

如此珍品,整個古董架上擺的密而不亂,彰顯品位的同時,又展現出了妲己這位大朝奉恐怖的底蘊。

這裡的每一件東西,拿到市麵上之上,都會引來巨大的轟動。

任何一個物件,哪怕是隨意丟在一旁的一尊泥塑,也可能拍出恐怖的天價。

李牧隻是向前邁出數步,冇有觸發任何機關,甚至冇有亂碰任何東西,一縷淡淡的香氣此時已經進入李牧的鼻腔。

這味道……

李牧眯起眼睛,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

不知不覺間,這種類似於古檀的淡雅香氣已經絲絲縷縷的飄來。

如果不是李牧提防警覺,恐怕換了另一個人,進入這樣的環境,都會誤認為,這香味乃是主人雅緻,畢竟如此環境之下,誰會對香味兒格外注意呢?

但是李牧卻是知道,這是奇珍閣的一種看家手段。

這種淡雅的香氣,是一種軟筋睡昏散。

隻要接觸到了,人的力氣就會在不知不覺間消失。

等真正發現了以後,氣血一旦上湧,毒素會瞬間爆發,霸道異常,直接奪取人的意識。

不敢在這間房裡停留,李牧快步走到長廊外,周圍的燈火黯淡,李牧隻是踏出房門一步,立刻聽到機弩扣動的顫鳴!

有機關!!!

李牧身體向後退去,房門立刻半掩住。

哆哆咄咄……

細微的響聲立刻想起。

李牧抽身後退,卻不想這機關居然連環,在他躲過前麵的飛針之後,身後居然卡了半秒時間,再次發出輕響。

這次,李牧冇有地方可躲!

他的臉頰一側,頓時被一根細如髮絲的飛針掠過臉皮,一絲殷紅隨即出現。

就在李牧震驚於妲己莊園裡機關的精巧,客廳內的燈全亮了。

身穿睡衣的妲己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

“跟你說了走正門,直接上樓找我,你非不肯。”

“這下好了,中毒了吧?”

“快跟我上樓,給你上點藥。”

“要是遲了,你的小命就留在這裡了。”

李牧暗暗吃驚,這機關無論是數量,還是密度,都猶如暴雨般密集,不但具備了隱蔽性,還兼顧了爆發性。

最重要的是,這些機關讓人防不勝防,屬於一旦被關在這裡,想要突破幾乎不可能,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所有東西都帶毒。

李牧無奈問道:

“你們這裡的安全指數的確高,我要是想摸進來,少不了廢一番功夫研究。”

聽到李牧的誇讚,妲己吐了吐舌頭說道:

“能得到高手大人的誇讚,我們奇珍閣真是不勝榮幸,走吧,咱們去我臥室。”

看著楊枝柳擺在前麵款款帶路的妲己,李牧暗自腹誹,這妖精,每次見麵都要勾引人。

“我給你上點兒藥吧。”

拿著一個微小的瓷瓶,妲己就這麼穿著輕薄的睡衣來到李牧的身前。

李牧有些被對方如水般的眼眸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接過藥瓶說道:“不牢大駕了,藥給我,我自己來吧!”

妲己撇撇嘴把身上的衣服緊了緊,不屑說道:

“來都來了,還裝什麼正人君子,我給你抹藥,抹完說正事兒吧。”

這個奇珍閣的大朝奉不簡單,她如此在意關於冰雷王的資訊,足以見得,她知道的內幕一定不少。

李牧本來想要推辭。

不想妲己居然伸出手強行攬住李牧的胳膊,然後帶著他坐到了床上。李牧想掙紮,但中毒後的那點兒力氣真的就跟螞蟻推大象差不多。

“彆亂動,美人兒,否則毒入骨髓,可冇人救你。”

被蘇妲己按坐在了她的膝蓋上。

李牧有點惱了,他使勁搬著妲己的胳膊,喊道:“你個小妮子,怎麼時隔幾年不見,力氣居然這麼大?”

這次不為妲己所動,她修長的腿一伸將李牧的雙腿夾住,夾得緊緊的,如同一個八爪魚般,光潔的左臂攬過李牧的身軀,牢牢的固定住李牧亂動的雙手。

然後右手拿起瓷瓶,一隻手指彈開瓶塞。妲己的肌膚幾乎全部貼在李牧的身上,認真說道:“彆動,治好你的傷,我們再說彆的事情。”

李牧閉閉眼,她側了側臉頰:“好吧,我讓你給我上藥,然後就放開我,我真的有好多事情跟你說呢!”

妲己壞笑著挑了挑嘴角“好!”說著他將藥瓶裡的藥膏塗抹在了李牧的臉上。

這藥膏確實是好藥,李牧的臉上的紅印頓時消去不少,再也不是那麼火辣辣的疼了。

塗完了藥,妲己鬆開了李牧,她淺笑著說道:

“好了,咱們說正事兒吧。”

李牧冷笑了一下,她鬆開了李牧,可現在李牧卻是不想鬆開她了。

修長的手指摸上妲己的紅唇:“你放過我可以,但……現在我改主意了!”

妲己大驚,這李牧難道還要有其他的企圖不成?

她搖晃著腦袋喊道:“你還談不談正經事!”

李牧歪歪腦袋,將頭湊近了妲己,他慢慢的說道:“冰雷王的事情不急,但是既然你急著投懷送抱,我何樂而不為?”

妲己將頭後仰,拉開點兒同李牧的距離:“你在說什麼?不要再扯這些個冇用的,又不是冇有睡過,等談完了這單生意,我隨便你,到時候你想走都難。”

李牧眨眨眼睛,他冷哼一聲“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和生意有什麼關係?再說我不是來賣資訊的,這是一個合作。”

妲己心裡升起的希望:“你瞭解冰雷王?”

李牧撇撇嘴:“不瞭解!”

妲己冇好氣的白了李牧一眼:“不瞭解,你跟我談什麼合作?”

李牧掰過妲己的下巴說道“我雖然不認識冰雷王,但我知道它的具體位置。”

妲己眼睛一亮,吃驚問道:“什麼?你知道冰雷王的寢殿所在?那你為什麼不自己去?”

李牧冇好氣的用食指戳了一下妲己的額頭:“這種地方,是能隨便去的嗎?不瞞你說,我已經把具體的地址,上報給793總局了。”

妲己聽到李牧的話,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問道:

“那你找我乾什麼?”

“我們奇珍閣雖然強,可還冇有強到和793這種機構合作的地步,你這不是坑我嘛?”

李牧卻笑著說道:

“你們奇珍閣收藏的不僅僅是物件,更多的是情報,這個冰雷王的墓其實我是有一定的瞭解的,裡麵的一些文字記載,恐怕價值不低於裡麵的東西。”

“你我都是聰明人,這種幾乎可不是常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