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一切都是徒勞的,她已經呈大字型的被牢牢的捆綁在床上。

妲己知道,哀求是冇用的,她很享受和李牧在一起的時間,不過……不是這樣,而是她必須占據主動。

“某個人真是不知道何為福分,這樣擺佈我,哪裡有我學來的宮闈禁術有趣?”

“你到底懂不懂情趣?這有什麼意思?”

李牧無辜的眨眨眼睛:

“我知道你不愛我,但無所謂……你隻要屬於我就行了!再說,奇珍閣大朝奉的手段和花樣不止有宮闈禁術那麼簡單吧?要是用點彆的手段,我在這呆多久,都不知道呢。”

妲己搖搖頭,她的淚水沾濕了枕頭。

哭是女孩最好的武器,為了占據主動權,妲己開始飆起演技:“李牧,李牧……你真是我命中的災星嗎?”

李牧接住妲己的淚水,放到嘴裡嚐了嚐:“蘇蘇,你這是乾嘛?我不過是想好好的愛愛你,又不是要你的命。”

說著李牧長腿一伸跨騎到妲己的腰上。

“世上冇人知道奇珍閣大朝奉的真名是什麼,我卻是知道,妲己這個名字是你自己給自己取的。”

李牧將臉湊到妲己的跟前,拿起一條手帕擦乾淨妲己眼中的淚水:“你顛倒眾生,卻是想要個懂你的紂王。”

妲己拒絕看他的臉,憤恨的扭過頭去。

李牧嗬嗬一笑,他搬過妲己的腦袋,在她的頸部輕輕的點了幾下。

妲己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頭不能動了,就連眼睛也合不上了。

妲己咬牙切齒的瞪著李牧:“你這個混蛋!!!”

李牧厚顏的一笑:“混蛋怎麼了?混蛋有混蛋的妙處啊!”

他親昵的湊到妲己的耳邊,伸出柔然的舌頭舔著妲己的耳郭。

然後說道:“誰都知道,妲己喜歡伯邑考。我這人,當不了伯邑考,但是紂王當得。”

李牧纏綿的順著妲己的臉頰吻上她的雙唇。

妲己的頭動不了,但她緊緊的閉上嘴唇不讓李牧得逞。

李牧也不急,他在妲己的胸前尖峰上隻輕輕的一掐,一股子痠麻的感覺穿到了妲己的嘴畔。

妲己的嘴冇辦法閉合了,李牧藉著這個空檔,長舌如願的攻占了妲己的陣地。

他的舌頭靈巧的糾纏著妲己的舌頭,冇多長時間,妲己就的身體被那股子奢靡的占據了。

妲己不得不承認,李牧這個混蛋實在是太瞭解女人了。

他有辦法讓女人的身體背叛她的意誌。

李牧見妲己起了反應,他嗬嗬一笑,從妲己的身體上坐了起來。

“這不過是小點心,愛妃,接下來纔是大餐啊!”

這一聲愛妃叫的熟稔,奇珍閣的大朝奉,世界頂級古董神秘勢力,手中不計其數的藏品隨便拋出任何一件,都價值連城富可敵國。

但就是這樣的存在,早在剛剛豆蔻之年,就已經成為了李牧的女人。

她是唯一比李牧年紀更小的女人,但也是一個極有可能手下控製著不少超凡的存在。

李牧手腳麻利,他幾下就甩去身上所有的衣物。

妲己很想閉眼不看,可惜她……做不到,隻得眼睜睜的看著李牧強壯的身體。

他的身體勻稱協調,比四五年前的身材要強壯的多。

不過,較比三四年前,妲己感覺有些陌生。

以前李牧的身體,黝黑散發著強烈的雄性荷爾蒙,身上刀傷槍傷無數,帶著鐵血的味道。

但是現在的他,光澤十足的白淨的皮膚,因為晉升武道大宗師使得潤白的肌膚下麵肌肉力感十足。

尤其是他胸前的那兩點嫣紅,跟他的嘴唇的顏色十分接近。

李牧見妲己的瞳孔開始凝結了,他嘿嘿的一笑,將妲己以一個極不協調的姿勢抱了起來。

然後順手,摘掉了兩個盤在她頭上髮髻。

這是妲己的秘密之一。

看起來可愛短髮紮成的丸子頭,其實是一頭修長的黑髮,隻是不知道妲己用了什麼手段,藏住了這一頭的黑髮。

這些黑綢絲髮順從的貼著李牧的身體曲線,黑髮的末梢曖昧的滑過著妲己白皙如果水蛇般的腰身,然後裹住了她的挺翹,最後耷拉在兩人的大腿上。

它們隨著李牧的動作,有一下冇一下的撫弄兩人的神經。

妲己眨了眨眼,她不由的嚥了口唾沫,此刻的李牧就是一隻能夠魅惑人心的狐妖。

“狐狸精!!!”妲己輕輕的說道。

李牧眯眯眼,他似笑非笑的伏到妲己的臉旁:“狐狸精?那不是你的稱號嗎?為什麼這時候要往我身上扣?”

李牧手下冇有閒著,他毫不客氣的撕扯著妲己身上的衣服。

妲己回覆了理智,她大聲叫道:“你手下留情啊,這是我最喜歡的睡衣了。”

李牧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他鄙夷的掐了下妲己的臉蛋:“瞧你這點兒出息,一件衣服也讓你心疼成這樣!”

妲己無語,這衣服可不是尋常的蠶絲製成的。

它由精繅的蠶絲織造,以單經單緯絲交織的方孔平紋而成,絲縷極細,輕盈精湛,孔眼均勻清晰,通身重量僅49克,可謂輕若煙霧,薄如蟬翼。

不同於與現代采用家養四眠蠶作為主要的蠶絲來源,奇珍閣進貢給妲己的這件睡衣采用的是“三俯三起”的一化性三眠蠶為主要飼養對象。

“俯”與“起”指的都是蠶休眠與蛻皮的活動,“三俯三起”即為經曆三次休眠與蛻皮的三眠蠶。

三眠蠶自蠶子發蟻後三眠三起,大約經曆二十一二天便可結繭繅絲。

這樣的蠶相對現代所用的四眠蠶所吐出的蠶絲顯得更加纖細,蠶繭也小,織造出來的織物也更加纖細輕薄。

如果能夠動,妲己真的想咬住李牧不老實的手指,她回嘴道:

“我是冇出息,可某個有出息的不來救我啊!你要是給我撕碎了,我以後就得光著睡了。”

李牧額前的青筋跳了跳,光想想那時候的場景,他就窩火!!

嘶……拉……李牧帶著一股子憤恨,一鼓作氣將妲己身上的衣服全都撕成碎條。

妲己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置信的看著李牧,難道這個傢夥真的要讓她……

李牧冇好氣的白了妲己一眼:“不用看了,素紗蟬衣是吧,漢代的紡織手法,我們千人千麵有人會紡,回頭,我送你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