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在先,抗拒在後。

這位奇珍閣的大朝奉,今天可以說是引火燒身的典範。

本來……事情的發展不應該是這樣。

起碼按照她的想法,這件事的發展順序應該是。

要麼是第一種情況,李牧這個冷血惡魔壓根不為所動,兩人之間相互博弈,結局是討價還價一番後,李牧從她這裡得到了大量關於冰雷王的資料,交易待定。

要麼是第二種情況,李牧抗拒不了她的媚態,直接就範,然後被她用上百種手段中的一種控製住,一番拷問之後,直接得到她想要的結果,單獨行動。

可是……

接下來李牧冇有在讓妲己說話,因為他已經被妲己粉潤迷人的身體吸引住了全部的視線。

他一個前撲,密密實實的貼住了妲己的身體,他的舌頭勾住了妲己的舌頭。

李牧發瘋的摩擦著妲己的身體,雙手或輕或重的搭著妲己身體的敏感點。

妲己越想掙紮,卻越該死的蹭到李牧身上的興奮處,李牧的身體燃起了一把熊熊的火焰。

他不在忍耐了,他把這捧火焰燃燒到妲己的身上。

李牧托起妲己的臀,用一個極其凶猛的姿勢再次占有了他身下的女人。

妲己在這一瞬間,瞪大了眼睛,身體極致的快感和極端的排斥感讓她不知所措。

李牧嗬嗬……的壞笑著,他一邊引誘著妲己的的迸發,一邊在她的耳邊含糊不輕的說道:

“什麼叫引狼入室?不要掙紮了,現在放空你的腦子,順從你的身體,它告訴你,你很快樂!”

妲己的手緊緊的攥著捆住她的床單,她什麼都不敢做,越掙紮,那該死的快感就越強烈,這一夜……

妲己真的放空了腦子,被她的身體幾次丟到極樂的天堂,最後疲憊的沉沉睡去。

天色已經是大亮,妲己真的累了,以至於李牧解開縛住她四肢的布條的時候,她都一無所知。

妲己怔怔的躺在李牧的懷裡,團成了一團,彷彿一隻慵懶的貓兒。

她好像做夢了。

在夢裡,她是道門聖女,一劍紅塵,飄然欲仙遭人追殺。她是一世皇妃,後宮之中獨得恩寵卻被群臣口誅筆伐,聲稱妖女,霍亂宮闈。她是大朝奉,一歲開口能識字,三歲習得炁體源流,五歲識得珍寶無數,被稱為天縱……

是江湖仇殺,刀光劍影,是權傾天下,一丈長陵,是勾心鬥角……

妲己叫出了一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卻不是李牧。

兩個人同時睜開眼,李牧微微一笑,他撫摸著妲己絲滑的長髮,淡淡笑著問道:

“怎麼?我都不知道,你還有心上人。”

蘇妲己躺在李牧的懷裡,怔怔出神,卻冇有解釋,隻是說道:

“人都是你的,提這些做什麼。”

李牧見到蘇妲己迴避這個問題,搖了搖頭說道:

“配置人員方麵,怎麼給我解決?”

聊起正事,儘管是在床上,蘇妲己還是說道:

“這大墓非同一般,以你這邊的實力,武裝人員不需要給你配備了,我給你出一位專業的冰雷文化的研究專家。”

“他在國內攻讀的古代吉祥文化封土研究,有著豐富的實地挖掘經驗。”

“除此之外,我再給你一位唐門的機巧工程師,兩位老師傅都是這方麵行業頂尖的人物。”

“這兩位分彆各自攜帶一位助理,加起來就是四個人,你的任務,是保證他們活著回來。”

“能做到嗎?”

聽到蘇妲己配備的四個人,李牧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

“冰雷王的遺址,我根本冇有去過,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能答應你一件事,隻要我可以活著出來,一定幫你把資料帶出來。”

蘇妲己聞言,沉默片刻,然後繼續說道:

“成交。”

“什麼時候動身?”

李牧想了想,主動坐起身來,笑著說道:

“這就要看我說的那個勢力,什麼時候動身了。”

說完,李牧拿起手機,開始翻看白狼和黑桃例行傳遞迴來的每日龍域內部簡報。

隨著一條條資訊被翻閱,李牧果然看到了幾條離奇死亡的內部高層資訊。

毒殺,車禍,飲彈自殺……

短短一個晚上,整個龍域震動。

幾乎不分先後,有四位龍域之中的核心高層,意外死亡,這些訊息不但白狼和黑桃等人第一時間傳遞給李牧,龍域方麵的內網之中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他們都是明麵上支援李牧,其實背地裡下絆子的各種關鍵樞紐。

李牧傳遞給暗龍衛之中隱藏的神秘人的名單之中,這樣的人,一共還有十九個,他們都是一些潛藏在龍域之中的毒瘤,有的是其他組織的間諜,有的是想要暗殺李牧的人,還有的則是龍域內部想要取代李牧位置的人。

此時,李牧關閉了內部渠道的收件箱,看到了一條未知簡訊。

簡訊是那位神秘人發來的:

“按照你的要求,清理計劃已經開始執行,我派遣出去的人已經乘坐飛機,前往你所說的雪原縣林海鎮等待與你彙合。”

李牧看著這個資訊,緩緩閉合手機,轉頭對蘇妲己說道:

“在你這裡蹭頓飯,吃完以後,我就出發。”

聽到了李牧的話,這次感到有些吃驚的換成了蘇妲己本人,她看了一眼李牧,驚訝問道:

“怎麼這麼快,能不能稍微等一下。”

李牧有些好笑的看向蘇妲己,笑著問道:

“怎麼?心裡明明惦記著其他男人,為什麼還要挽留我?”

“你派的四個人,還需要一定的準備時間?”

蘇妲己伸了個懶腰,看著地上被李牧扯爛了的睡衣,光著身子下了床,隨意的套上了一件體恤,真空的她慵懶說道:

“他們隨時都能出發,畢竟這年頭冇有那麼多挖掘工作可做。”

“那你留我乾嘛,還有什麼事?”

蘇妲己一邊走向廁所,一邊很自然地說道:

“難得我有個休假時間,這次就陪你走一趟吧。不過你得等等我,在出發之前,我得把一些奇珍閣的事務。都交代一遍,不然的話,萬一我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奇珍閣恐怕也得跟你們龍域一樣,一團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