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起死回生,什麼白骨生肌。

站在古墓裡,聽妲己講一些華國古代的神話故事。

讓李牧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這些東西距離李牧的實際生活實在是太遠。

他其實也不是很感興趣。

千古一帝秦始皇何其強大,千秋偉業,不世功勳。

這樣的強大之人,都冇能完成的夙願,足以見得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李牧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對他來說,拿到一顆丹藥,現在抽身出去,留下奇珍閣和暗龍衛背後的神秘人,已經可以把目的達到。

至於虛無縹緲的超凡境界,對他來說,實在是雞肋。

他已經站在了世界武道大宗師的位置之上,榮華富貴無上權力,都已經得到。

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想要和姐姐們一起愉快的生活,而不是繼續追逐什麼虛無縹緲的永生。

妲己看出來了李牧此時的想法,於是說道:

“就算你對永生冇什麼興趣,可是你總得解除身上的詛咒吧?”

接過白鳳元遞來的器皿,幾名暗龍衛沉默著去拉那龍頭拉環,似乎是在消化白鳳元所說的話。

這資訊量實在太大了,眾人幾乎都跟做夢一樣,這一切都太離譜了。如果說斷指重生還屬於生物學範疇,是在未來可以實現的事情,那麼永生不死這個課題可就太大了。

曆代帝王都在試圖尋求長生不死,這對於眾人普通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當姬起水再次拉開青銅丹爐的一瞬間,那龍頭拉環突然轉動了一下。

姬起水定睛一看,隻見龍頭拉環的邊緣處刻著一些細小的刻度,在這昏暗的墓室裡麵真還不好發現!

“嗯?!這丹爐似乎另有玄機!”姬起水低呼一聲......

“有什麼發現?”

眾人都圍上去看,發現果然跟姬起水說的一樣,這爐子的銅環上麵,似乎刻著什麼東西。

“這上麵的字是什麼意思?刻的也太小了。”姬起水眼神不行,盯著上麵看了半天。

“你讓開點,讓掌櫃看看。”白鳳元不耐煩道。

蘇妲己從兩人身後擠進去,打眼去看那青銅拉環上的字。

“這上麵寫得是小篆,不過筆法結構應該是帶著些許古女真體,所以極為難認。”她本就博古通今仔細辨認了一下,發現上麵的寫得是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這十二地支整齊地排列在龍頭周圍。

地支有人寫作“地枝”,表示乾的分叉,其實就是“支”,支援的支。地球本身的作用,亦就是太陽係中,月亮和地球發生的作用,節氣的關係作用,古人都用地支來記載。

在古代,地支的用途非常廣泛,配上陰陽可以周易八卦,配上五行可以通曉風水,配上四時方位可以風水推衍。

這青銅拉環上既然刻的是小篆,那必然不是冰雷國自己的產物。

這麼巨大而且精巧的丹爐想必應該是秦朝的產物,不過既然是秦朝的丹爐那麼為何冇有按照當時天圓地方的爐鼎模樣設計呢?

又為什麼將其製成棺槨的形狀,擺在墓主人的槨位呢?

墓主人真正的棺槨,難道真像白鳳元說的,藏在千龍昇天的梁柱崖壁之上嗎?

還有這幾枚仙丹,是留給誰吃的呢?

難道墓主人真的還活著嗎?

謎團一個接著一個的到來,眾人不禁有些迷惘。

曆史中的一些典籍記載,真的是傳說嗎?

我國古代,還有多少失傳了智慧結晶,是超越眾人現代社會的?

“小篆?你確定嗎?上麵寫著的是十二地支?”

白鳳元聽我這樣講,似乎有什麼重大發現,五根細長枯瘦的手指猶如鷹爪一樣捏的站在蘇妲己身後的暗龍衛大山那個看起來最憨厚的大漢肩膀生疼。

“我確定,這肯定是小篆。”

白鳳元乾癟的臉上露出一絲,奇異的表情:“我也不敢保證猜的對不對,你們過來,跟我一起看看。”

眾人隨著白鳳元快步來到銅槨一側,白鳳元打開手電,去照上麵的圖案。

白鳳元所指的浮雕我也看了,感覺冇什麼特彆之處,無非是猛虎撲兔,蟒蛇纏馬之類的抽象圖騰。

“你們看,寅虎撲午馬,巳蛇吞卯兔!這是什麼意思?”

“能有什麼意思,動物們餓了,互相吃唄。”姬起水摸摸自己的頭說道。

“放屁。”

“額,那就是顯示了大自然的殘酷性,這墓主老兒在炫耀自己武力強大,他是老虎,眾人是小白兔。眾人逃不出他這個老妖怪的手掌心。”暗龍衛裡,一個相貌粗豪,剃著光頭的男人有些俏皮的打趣道。

他的名字叫做大雷,人形暴龍一個,這次進山,一路走來,這個臉上帶著不明顯刀疤的男人顯得無比粗豪,但是單兵作戰能力確是最接近李牧的一個,可惜,肌肉發達頭腦簡單,有點古代名將呂布的感覺。

白鳳元懶得理他,直接解釋說道:“在陰陽五行裡麵講,寅卯屬木,寅為陽木,卯為陰木。巳午屬火,午為陽火,巳為陰火。”

“你看這蛇身上的火焰,還有這老虎捲起的樹葉......”白鳳元說著,伸手去指那老虎和蛇身上不同尋常的地方。

“誒!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那這陽火燒陽木,陰火燒陰木又是什麼意思呢?”姬起水問道。

白鳳元捏著下巴沉吟了片刻:“陽木陽火我倒能理解,可是這陰火陰木又是什麼?”

“快點繼續往下說。”姬起水不給白鳳元思考的機會。

白鳳元繼續向下看去,指著那隻雙手插入豬脖子的凶猴說道:“你們看申猴為陽金,亥豬為極陰之水,又是陰陽!”

“金,水,木,火......唯獨冇有土!”蘇妲己醒悟說道。

“八卦中講,因為生門在艮宮,艮為土;死門在坤宮,坤為土。人生於土上,死在土中!所以這龍頭拉環所指的兩個門,一個是生門,一個是死門!眾人要不要選?”白鳳元臉色有些難看,這生門和死門,不用解釋也都明白了。

雖然生門代表著的不一定為生,死門也未必會死,不過在這古墓裡,談死似乎有點讓人心裡起疙瘩。

“不對啊!這圖上的十二地支才八個,那龍頭上麵的刻度還有四個呢!”白狼有些疑惑的問。

“辰戌醜未屬土,辰戌為陽土,醜未為陰土。未戌為乾土,醜辰為濕土。乾土者其中藏火,濕土者其中藏水。”白鳳元搖頭晃腦道。

“說人話!”李牧被繞暈了,瞪著眼睛擺手道。

作為龍域的掌權人,李牧對於天乾地支這些傳統文化冇什麼瞭解,聽不懂奇珍閣這些專業人士的術語。

“意思就是這四種土代表著陽間和地獄!”

“那眾人當然選是陽間!陽間是什麼來著?辰戌是吧?咱們趕快去看看龍頭拉環能不能轉動到這裡。”姬起水興沖沖地說道。

兩個人研究的津津有味。

這時候,一直髮言不多的暗龍衛成員林英招卻是主動開口說道:

“不用看了,剛纔我已經留意過了,這龍頭拉環平行的位置,就是辰戌位!現在眾人如果要轉,那也是選陰土!”

“什麼?選陰土!?你特孃的瘋了不成?你想下地獄,可彆拉爺爺我做墊背。”姬起水聽說林英招這個外行要選擇陰土,瞬間嚇壞了。急忙攔著他說。

“就算眾人現在不選陰土,眾人也已經中了鬼咒了,這陰咒據說有一種不祥的力量,現在還冇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還有姬起水犯瘋病,這應該都是詛咒造成的,眾人現在雖然冇事,可是誰能保證下次,下下次再遇到詛咒發作的時候,不會慘死?”

姬起水哼道:“那照你這麼說,選了陰冥地獄就好?那眾人還不如直接一頭撞死。”

一旁沉默的蘇妲己突然開口說道:“陽極生陰,陰極生陽,我也同意林英招的說法。”

說完這句話,妲己看向了一直跟在眾人身邊的這些暗龍衛的帶隊人,目光盯著林英招問道:

“你也懂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