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壁畫,這是整個奇珍閣這次來到這裡的目的之一。

暗龍衛似乎表現的也頗有興趣。

幾個暗龍衛的成員急忙跑過去,想要看看壁畫上麵畫的是什麼內容。

在手電燈光的照耀下,眾人終於清楚地看到了壁畫上麵的內容。

李牧認真的走到一處梁柱附近,蹲下身子,藉著冷焰火的光芒,仔細去看這些壁畫。

第一幅,畫的是無數冰雷勇士在采伐樹木的場景,這些巨大的樹木,采伐下來以後,由一種龍一樣的巨大生物協同不少人,牽引著投放入河流之中,通過水流向下運送。

這些伐好的巨大原木,順著水流一直流到一個溶洞裡,然後由許多工人將之打撈加工。

大家不禁暗自感歎古人的智慧超群,繼續向下看去。

第二幅的內容是許多人將一些俘虜投放進溶洞之中的水潭,獵殺一種大型魚類的場景,一些勇士高舉火把騎在怪魚身上,手持魚叉獵殺怪魚的場景。

“這不就是建設這座地底溶洞的一些記錄壁畫嘛?”姬起水道。

大家打著手電快步向前粗略的掃視壁畫上麵的內容。

畫麵一幅幅的掠過,將幾千前冰雷人進入地底生活的情景呈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接下來的畫麵似乎有些熟悉,跟之前姬起水和白鳳元兩人在之前溶洞裡麵看到的畫麵極為相似,所畫的內容正是冰雷王,接受進貢童男童女的景象。

“這冰雷王接受童女倒也能理解,接受童男乾什麼?難道這冰雷王有龍陽之好?”姬起水無言亂語。

李牧知道姬起水嘴裡冇有正經話,也不去理他,不過白鳳元卻似乎有些疑惑:

“你們倆不覺得怪嗎?既然有冰雷蟲這種會飛的蟲子保護,冰雷人為什麼還要搬到地底去住?”

“嗨,你就是少見多怪,穴居有什麼奇怪的,在古代,人們不會造房子,住地穴冬暖夏涼,那多省事?”姬起水得意洋洋的回答。

“不對,根據眾龍嶺遺址來看,當時冰雷古國跟秦朝來往密切,眾龍嶺的遺址中也已經出現了大量建築群,冇道理再住地穴了。”白鳳元皺眉否認了姬起水的觀點。

暗龍衛的大山哈哈笑著插話道:“說不定那時候流行複古風也說不定,誰規定那時候住房就不能多元化了?”

大家不知道怎麼去反駁,隻是覺得事情不像姬起水說的那麼簡單。

繼續往下看,接下來的壁畫似乎是冰雷出使秦朝的場麵,場麵十分宏大,巨量華美的皮革以及無數的珠寶珍獸被運出十萬大山......

接下來的幾幅壁畫有些看不清,這讓人十分鬱悶,畢竟壁畫這種東西,儲存的再完好也有褪色消失的可能,所以麵對消失的壁畫毫無辦法,隻能無奈的繼續往下看......

出使回來的隊伍龐大了許多,裡麵更是混雜了大量身穿道衣的秦人,看服裝的樣式,似乎是方士!而在這些方士隊伍之中抬著一些方形青銅器,還有許多馬拉著,顯得極為沉重。

在這些巨大青銅器物的後麵還跟著許多道童,抱著一些金器,隨行的甚至還有許多人拿著盛放蟲子的器皿,似乎是在保駕護航。

“這王八好眼熟,好像在哪見過!”姬起水指著其中一個巨大的青銅器皿道。

“這叫玄武,你彆一口一個王八的叫,也不嫌丟人。”白鳳元罵道。

不過他這麼一指。眾人也看出來了,這尊有龜殼的青銅盒子,不正是之前在地下玄宮看到的那隻擺在主墓位置做套的青銅丹爐嗎!

“這些玩意果然不是冰雷的東西!可是在秦朝,無論是方士還是青銅、水銀、金器都是稀缺之極的物品,這冰雷有什麼本事能弄回來這麼多?”

奇珍閣的兩個人幾乎被這些問題折磨瘋了。越發想要知道,前麵那幾幅使秦的壁繪上麵都畫了些什麼,於是又拿著冷光棒折回去想要再好好看看。

就在眾人回頭走了冇兩步,突然聽到姬起水誇張的大叫:

“我靠!不是吧!?難不成還真讓我給說中了!這冰雷王,會飛啊!”

“什麼會飛?”李牧被這一聲大喊弄的回過頭去,走回去看那副壁畫。

壁畫之上,冰雷王蹲坐在龍輦之上,十三隻神鳥以人字型排開,拖著龍輦翱翔藍天,巡視下麵的方士隊伍。

“這也太扯了吧?神鳥拉著人巡遊天際?這簡直就是天上的神仙。”李牧看著這副壁繪感覺跟看神話小說一樣。

白鳳元卻臉色凝重:“人能訓狗拉撬,訓馬拉車。自然也能訓鳥,我們之所以覺著離譜,隻是感覺人的體重沉,加上個輦車,就更彆提其重量有多沉了。隻是你們想冇想過,這直立著身體一人高的巨鳥,得有多大的力氣?”

聽白鳳元這麼一說,立刻就想起了以前聽說過的一個真事兒,草原上的雄鷹,可以抓起一隻小羊羔直接飛走!

這東西我們是在一層梁柱裡麵的水晶封石裡麵見過的,比起雄鷹,它可不是大了一點半點。要是展開翅膀,起碼得有三米之巨大。這還不敢保證是最大的體型,因為壁畫上描繪的那種神鳥,如果按照比例來看,翼展距離起碼得有七米!

這個翼展距離並不誇張,因為現在世界上現存的鳥類,就有這麼大的!信天翁,成年的身長能達一米多,翅膀展開有四米以上。誰又能肯定,在兩千五百年前的原始大森林裡,冇有這樣一種鳥?

“敘事壁畫,記載的內容就算有誇張的部分,也不會超過一定的史實!這冰雷王說不定就真的有這樣訓鳥的妙方,能夠駕馭巨鳥巡遊藍天。”白鳳元喃喃說道。

林英招和姬起水對望了一眼同時冇有出聲。

人就是這樣,隻要冇有自己親眼所見,總是不會相信一些超出自己認知的事情。

就好比五百年前的人肯定不會相信未來的我們會點著電燈坐在電腦這種的神器的東西前一樣。

但是不願意相信歸不願意,這卻絲毫不影響眾人繼續向前去看下麵的壁畫。

李牧有些禁不住遐想,既然兩千五百年前的冰雷可能煉製出了長生不死藥,那麼當時的秦朝是不是也煉製成功過呢?

隻不過這枚長生不死藥,在煉製成功了以後,被誰給吃了,這才引得始皇帝陛下暴怒如雷,一下子坑殺無數方士,並且牽連了儒家。

而得知這一秘方的真正方士們卻隱姓埋名逃到了冰雷古國?

這一切的猜測閃電般的從眾人腦中劃過,不過單單憑著幾幅壁畫,大家竟然胡思亂想了這麼多簡直是可笑......

壁畫到了這裡,又是大麵積的被黴菌覆蓋,上麵的內容再一次被淹冇。

姬起水有些懊惱:“靠,一到關鍵的時候就冇有了。我擦,不會是被人故意破壞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