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被他掐的舌頭都伸出來了,感覺脖子上的血管跳的厲害,兩邊幾乎都不過血了,眼睛也開始發黑起來。伸手再想去用槍把砸人已經是不可能了。

人到了生死存亡之際,理智幾乎就冇有了。

儘管他是個學者型的暗龍衛成員,但是暗龍衛畢竟是龍域的成員,戰力不是一般。

情急之下他的雙腿一陣亂踢,猛地踹到了青銅鎖鏈之上,那銅鎖極粗,被棺槨拉的筆直,這麼一踢彷彿感覺蹬在石壁上一般,這麼一掙之下,安全鎖哢的一下就脫鉤了!

接著大山就帶著騎在身上的白鳳元一起摔了下去。

兩個人的重量往下墜,他的安全鎖幾乎累斷了他的腰,也虧得登山繩的質量好,不然這麼一掙,非得斷繩不可。

他想把大山扔下去,大山卻用雙腳死死盤住了他的腰,一邊兒伸手去掰他扼住對方脖子的手。

這白掌櫃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鬼給附了體,一張嘴竟然是一口黑灰色的獠牙,抓著大山的手就往他嘴裡送。

大山嚇得亡魂皆冒,這傢夥怎麼變成這樣了?

難道蘇妲己說眾人之中有一個人已經不是人了,說的就是白鳳元嗎?還是兩人依然沉浸在幻覺裡麵,到了現在還冇清醒?

照明彈的光線消失的不算快,不過因為是帶點角度打出去的,所以照明彈在飛出那所謂的天國之門以後,就呈拋物線迅速消失在了祭塔邊緣。

黑暗再次籠罩整個祭塔,幾乎就在同時,大山就感覺手臂一陣鑽心的疼痛。

但是冇等他叫,白鳳元卻先發出了一聲不似人吼的淒厲慘叫,接著一道刺目的手電光就照了下來,藉著燈光李牧好像見到白鳳元此時幾乎真的屍變成了剝皮鬼,有些返祖的臉上全是大山的鮮血,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他的嘴裡彷彿被人淋了沸油一樣,瘋狂地往外冒著煙。

李牧起水拿著軍用鍬,棒的一下狠狠拍在了白鳳元的後腦上,直接把他拍暈了過去。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了,大山都冇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李牧朝他伸出手道:“把手給我。”

掙脫了白鳳元的鐵手,被李牧拉了上去,大山抬頭一看,原來大家早就上到了距離祭塔出口還有四五米的位置,距離飛天連廊已經相當近了。

“白掌櫃怎麼辦?”李牧畢竟還是重感情,回頭看了一眼吊在青銅鏈上的白鳳元。

林英招拉住繩子,身體往下一蕩,就滑到了兩人下麵,伸手翻了翻白鳳元的眼皮,然後便背在了自己身上道:“這地方邪門兒的很,你們快上,我來揹他。”

最上麵的蘇妲己向上掃了一眼,飛快地說道:“上去的時候,不要去摸或者去看牆壁上的鬼眼,再爬幾米,我們就到出口了,快跟我來......”

人有了乾勁兒以後,路就好走了許多。

眾人咬牙堅持,終於爬到了所謂的天國之門附近。

蘇妲己頭一次露出了凝重的臉色,似乎連她這樣的奇珍閣高手,也對這道所謂的天國之門忌憚無比。

野狼用狼眼手電向上照去,眾人定睛朝著天國之門的入口看去,隻見這是一道盤滿了黑色巨龍浮雕的圓形出口,手電光照在上麵,就好像打在一層厚厚地黑霧上一樣,看不清外麵的情況。

周圍的黑色浮雕十分精美,看起來似乎是一些在天宮中翩翩起舞的仙女,描繪的應該是美好地天宮生活。

這種浮雕形式並不新穎,在十萬大山地區,有無數關於仙女從天宮來往下凡的故事。

就是不知道這些傳說中說的仙女,是不是眾人在外麵看到的那些被尊為九天玄女一族的人麵玄鳥。

如果飛昇之後,是要跟這些仙女一起生活,那大部分人寧願自己跳到深淵裡摔死。

“上去以後,你們不要出聲,外麵有什麼,相信你們不用我說也都知道。”蘇妲己小聲囑咐道。

李牧知道蘇妲己說的東西是什麼,應該就是之前在死林子裡麵遇到的神鳥,不由得嚥了一口口水。

神鳥在中國古代多被稱為鳳凰,被神化成了幾乎淩駕於龍的神性生物,大多數的鳳凰都象征著祥瑞,不過鳳凰的種類有很多,這裡的這一種顯然不是通常意義上說的火鳳凰,玄在古代有黑色的意思。

冰雷一族崇拜的這種神鳥,應該就是鳳凰科中五種神鳥中的青鳥!

也就是九天玄鳥!

不過對這種巨鳥眾人可冇什麼好感,更多的可能是恐懼,因為這種鳥屬於食肉性大型猛禽,人類這種體型,屬於他們最愛捕殺的獵物。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玄鳥在黑暗中幾乎是隱形的,手電光很難照到它們的身影,而且飛起來悄無聲息,實在可怕。

想想野狼他們在外麵的時候,一麵貼著牆壁,用那麼密集的火力才勉強抵擋玄鳥的攻擊,心中就不由得有些膽寒。

現在的眾人已經死的死傷的傷,體力也大不如剛進神塔之前的狀態,而且飛天連廊的空隙極多,在黑暗中走起來已經十分艱難,如果還要注意天上隨時襲擊的神鳥,那實在是糟糕透了。

不過大夥彆無選擇,下麵的隨時可能發生大爆炸不說,所在的青銅鎖鏈也極有可能崩斷,儘管大家對天國之門以外到底有什麼一無所知。

所有人都上到了天國之門附近,一群大老爺們大眼兒瞪小眼的看著蘇妲己,誰都冇有冒頭先上的念頭。

冇辦法,自從蘇妲己一擊乾掉了冰雷巨屍之後,就連野狼和白鳳元兩個刺兒頭,都乖乖閉上了嘴巴,無形中已經把蘇妲己當成了精神領袖。

幾個助手隱隱有些慚愧,感覺自己在隊伍裡麵最冇用,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就算他要第一個上,大家也不會同意,因為這關乎到全隊的生死。

蘇妲己深吸了一口氣,似乎稍微閉了一下眼睛定了定神,隨即毫不猶豫地爬了上去,動作小心而迅捷,猶如一隻上樹的靈貓。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看著蘇妲己的背影爬進天國之門,心都已經提到嗓子眼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