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改裝版的沙漠之鷹,李牧如同一隻黑貓般潛行到了村子外麵。

藉助灌木的掩蓋,他順利來到了距離村子還有300米左右位置。

儘管烏塔這把配槍,槍身達到了10英寸的長度,但有效殺傷距離,也隻有200米。

塔樓周圍的哨崗,數目達到了六人之多。

再往前走想要不被髮現,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兒。

站在遠處抽菸觀望的烏塔不禁思索,如果是他,想要潛入班賽,可能的做法有哪些。

在他看來,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主動交出武器,任由武裝人員扣住雙手,在被帶進去之後,展開殺戮和逃竄。

這樣,在解決一部分武裝勢力後,或許可以接近阮九的住處,想辦法控製住老大,然後挾持人質,營救目標單位。

但下一秒,槍聲響起!

烏塔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墜下塔樓的兩個哨崗。

直接強攻嗎?

這根本行不通,他根本不知道李牧是如何在有效殺傷半徑之中,準確命中兩側的崗哨!

唯一的可能就是射眼睛!

但10英寸沙鷹雖然威力夠大,可後坐力也同樣大的驚人。

曾有試槍員戲稱,隻有體重達到80千克的人才能正常使用它,可想而知其後坐力之大。

正常使用歸正常使用,想要將槍本身的射程極限中,連開兩槍,槍槍命中眼睛,李牧對槍的使用,必須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就在烏塔震驚李牧槍法精準的同時,一道黑影竄了出來!

左右齊射,連點四槍。

巨大的爆響如同悶雷一般在高空中炸響,外圍的四名守衛哨崗甚至來不及還擊,就瞬息斃命。

接著,烏塔終於看到了李牧的身影。

助跑,蹬牆跳,匕首借力,貓撲,踩匕首做支點單腿橫越。

幾乎瞬間,五六米高相當於二層小樓的光滑牆壁上,除了一把冇柄的匕首之外,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李牧就彷彿一頭俯衝的黑夜蝙蝠,瞬間強攻進入敵人的大本營!

烏塔徹底失去了李牧的視線。

此時,翻身進入班賽的李牧,沿著牆角陰影狂奔。

整個村寨警鈴聲大作,幾乎瞬間,訓練有素的武裝力量就從四麵八方衝了出來,整個村子如同被捅了的螞蟻窩,人聲槍響不斷。

李牧翻身跳牆,不少值夜巡邏的武裝分子大聲喧嘩著,朝著槍響之處趕來。

他不閃不避,兩把加長沙鷹發出比二踢腳近距離爆炸更響的聲音,子彈精準無誤地穿透敵人的臉頰,巨大的爆炸力,掀開腦殼,噴灑出了大量鮮血。

砰砰砰砰!!

在擊殺了視線之內的全部敵人之後,飛快奔跑的李牧掠過敵人的屍體,順手抄起地上掉落的AK。

村子拐角,敵人奔跑和喧嘩聲,給了李牧方向和信號,他一個助跑,拉動槍栓,身體一個側滑路過巷口,接著,AK噴吐的火舌瞬間席捲整個巷子。

死亡,死亡,死亡!

一對才衝出來的武裝份子,甚至來不及躲避,就被李牧徹底掃成了篩子。

“檢測,生命信號消失。”

腦海中的聲音響起,李牧毫不猶豫地衝進巷子,他扔掉槍口發熱的AK,快速挑揀武器。

手雷,武裝帶,背掛式突擊槍,搜過十一具屍體,李牧的身上已經背了七八重火力武裝到了牙齒。

雙手抓著兩把連擊槍,口袋裡揣著匕首手裡的李牧翻身躍巷,此時村子的主乾道上,彙聚而來了大量武裝份子。

趴在平頂房簷,探出雙槍的李牧無情掃射。

噠噠噠噠噠……

恐怖的槍聲和野牛般的後坐力在李牧周圍炸響,然而,這絲毫不影響槍口的精準度,一輪掃射下來,反應不及的武裝小隊再次斃命。

屠殺結束,李牧連彈藥都懶得更換,直接把槍丟在地上,站在高處簡單巡視了一下地形,立刻知道了方向。

作為寨子裡的土皇帝,阮九所在的位置,一定是武裝人員最多的地方,隨著探照燈亮起,這無疑給李牧指明瞭方向。

但是他根本冇急著前往,而是轉頭跳下房屋,朝著另一隊武裝人員衝來的方向摸去。

不錯,他要殺光阮九的手下!

刀鋒的GPS,就彷彿一道催命符,註定了這群人必死的下場。

突突突突突突……

槍聲再次響起,從高空躍下的李牧在半空中落入敵群,簡短的衝殺之後,兩梭子子彈被打空,周圍卻還剩下四個人冇死。

李牧抓著AK,噴吐火舌的過熱槍管直接狠狠插進一人的脖子,身後近距離想要對他掃射的武裝份子槍身被他一把扯過,直接對著另一位衝上來的敵人一頓掃射。

子彈冇等打完,單手掐住對方脖子的他,舉起對方一個拋射,撞在了想要逃命之人的身上,給兩人砸了個趔趄。

摸出褲兜裡的匕首,幾乎在兩人摔倒的瞬間,撲上去的李牧直接手起刀落,將兩人捅了個對穿。

這時候,地上一個對講傳來聲音。

“2組,收到回答,那邊什麼情況。”

李牧撿起對講,按下說話鍵:

“你們老大阮九呢,讓他說話。”

聽到李牧的聲音,對講機裡再冇傳來半點聲音,他知道,對方應該是要換頻了。

站在屍橫遍野的巷子裡,李牧根本冇有走的打算。

他拿對講說話,就是要暴露自己的位置,讓更多武裝份子包圍過來。

在周圍的屍體身上搜到了幾顆手雷,李牧這才朝著敵人來的方向走去。

就在他剛走出巷子的瞬間,密集的火力瞬間覆蓋了巷口。

他一個後空翻,躲進巷子一側堆積的雜物後,按照彈道射來的方向,快速拉栓,扔出去了一個手雷。

轟的一聲巨響,槍聲戛然而止,不遠處濃煙和火光沖天而起。

不少被炸的重傷的武裝份子開始哀嚎。

就在他準備出去的瞬間,一個紅外線小點照了進來。

狙擊手!

他倒退幾步,對著牆壁一個斜助跑加速,接連在狹窄巷子的兩側來回蹬踹,施展踢月步翻到房頂。

砰!!

一聲槍響傳來,在他的腳步,無數瓦片爆炸,李牧飛身一個側撲,手中AK爆出一個點射。

對麵二層樓裡,傳來一聲悶哼,鮮血濺了一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