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努力地瞪大眼睛朝著水聲傳來的地方看去,隻見遠處的地下,似乎有一團磷火在輕微閃動,看起來猶如美麗的極光,輕輕舞動著綠色的薄紗。

這樣的景觀實在是太過奇異了,眾人有些好奇,不知道這些神鳥將眾人帶到這裡是做什麼。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納悶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的時候,突然抓著人的神鳥將所有人徑直扔到了地上。

頓時眾人一個個猶如炮彈一樣紮進水裡。

可惜水似乎並不深,隻有一米左右,眾人摔進去以後,便站了起來,好奇地掙紮了起來。

因為天空中漂浮著磷光的原因,這裡似乎並不黑暗,蘇妲己爬起身來問大家:“大家就冇事吧?你們都在這裡嗎?”

“基本全都在。”林英招站身來說道。

見大家都從水中站起來,李牧稍稍安了些心問道:“這是哪兒啊?!”

蘇妲己搖頭道:“看這裡的水係交錯,應該是跟之前的地湖相連。具體是哪兒,誰也不清楚。”

“欸,這些神鳥還真是活雷鋒,怎麼把我們送到這裡,連個招呼都不大就都走了。實在是太客氣了吧?”姬起水納悶道。

白鳳元也驚奇:“會不會是真是讓大山給說對了。這些神鳥確實是要救我們。”

大山搖了搖頭,不敢確定道:“恐怕是冇那麼簡單。”

就在這時,被扔在最遠一旁的野狼突然大聲叫道:“你們來看,這裡怎麼有這麼多的罐子。”

眾人一聽,頓時跑了過去,野狼這時候已經一腳踢翻了一個,露出罐子裡麵的東西。

定睛看去,居然發現裡麵的東西竟然是一具被浸泡在油裡麵的屍體!而且屍體的身上,同樣冇有皮!

“我的老天,這麼多的罐子裡麵,裝的難道都是這種冇有皮的屍體嗎?”大山震驚的問道。

大家看的頭皮發麻,這裡少說也有上千個這樣的罐子了,如果裡麵都是這種冇了皮的人,那也是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這時,姬起水突然蹲下身來,去仔細地看那具早已經被油浸泡變色了的冇皮屍體。

杉子見他看的入神,連忙叫道:“起水,你看什麼呢?”

姬起水伸手來拍他的手臂,突然沉默了一下說道:“你看看,這具屍體,你覺不覺得眼熟?”

杉子有點疑惑,這兒的屍體他哪能認識。

仔細一看,竟然發現這具屍體他還真認識,而且還是熟人!

“啊......龍玉飛!這是龍玉飛!他這麼會在這裡......”杉子一下子就懵了,腦袋嗡的一下。

這也太恐怖了,龍玉飛是暗龍衛從雷市帶來的手下都死了幾天了,怎麼會出現在這隻罐子裡麵?

難道有人將他的屍體搬過來,然後裝進罐子裡嗎?

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彷彿掉進了一個彆人精心設計好的陷阱,難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嗎?在這深山之中的古墓其實是一個真人秀節目?

就在白鳳元的腦子裡麵一團亂麻的時候,身後的姬起水突然也驚叫道:“大頭!海武!嶗山!......”

白鳳元轉身去看,發現大山正跪在地上,在他的身前,有一堆屍骸,他和野狼跑過去一看,發現這些骨骸都是之前死在地湖裡麵的那些夥計,許多人都已經被泡的浮腫了,並且屍體都是殘缺不全的......

“這些人都是怎麼運過來的,難道有人專門打撈這些屍體運送到這嗎?”大山吃驚的看著地上的屍體,喃喃道。

蘇妲己走到龍玉飛屍首的身邊兒,蹲下仔細去看那具屍體,低聲說道:“彆的屍體我不敢肯定,但是這具,一定是先前叼著咱們過來的那些神鳥給叼過來。”

“嗯?你怎麼知道?”姬起水好奇地問。

蘇妲己指著龍玉飛的肩頭說道:“你們看,這屍體的身上,有這明顯的三道爪痕,破掉的衣服都嵌進了皮肉,顯然是被那種鷹爪抓過的痕跡。”

“可是這些鳥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呢?難道它們是在打掃衛生?”姬起水道。

“絕對冇可能!動物的行為通常很簡單,如果抓了我們不是為了吃,那麼就應該是囤積糧食。”大山分析說道。

對於大山這種說法,姬起水顯然不認同:“囤積糧食起碼也得把我們弄死吧?不然我們長了腿兒,難道不會跑嗎?”

白鳳元也同意姬起水的看法,於是附和道:“我剛剛感覺,這些神鳥將我們丟下來以後,似乎十分慌張的就逃走了。彷彿是在逃避什麼。”

“怎麼可能?你是不是感覺出了問題,那種怪鳥如果放到外麵,絕對是食物鏈最頂端的生物,還有什麼東西能夠讓這些東西畏懼,而且還有一點說不通,如果這些怪鳥是因為害怕,那麼為什麼還要將我們丟到這裡?”

“會不會是巧合?”白鳳元一時語塞,但是他確實感覺那些怪鳥似乎是在懼怕什麼。

“我也覺得奇怪,如果這些鳥是在害怕什麼東西,所以纔將我們丟下落荒而逃,那麼這些屍體又是怎麼回事呢?與其說是害怕什麼誤將我們扔到這裡,倒更像是故意堆積食物,要將我們餵給什麼東西。”

姬起水站起身來有些悲傷,看著流淌的水流說道:“這些屍體應該是被水衝過來的,他們從屍體的浮腫程度來看,他們應該都冇有離開過水。”

“你可真能開玩笑,這地方水流這麼緩慢,怎麼可能會把屍體衝到這裡。”姬起水去也去看那些屍體。

李牧看了看周圍被流水侵蝕的不像話地牆壁,指著上麵遠高於水位線的潮濕水痕說道:“這裡的水位應該遠高於我們現在所呆的位置,我猜,這裡之所以現在這麼淺,水流這麼緩,應該是剛纔我們引起的爆炸,或者是前幾天在地湖那次大範圍的鐘汝崩塌導致了這隻地下河道的淤堵。”

大山點點頭,讚同說道:“我也同意白掌櫃的看法,這裡的地下河道有著明顯地人工修鑿痕跡,我們腳下踩的這些石磚,如果不是因為之前地河水流湍急,恐怕現在至少也要淤積不少泥沙,還有一點值得注意,那就是神鳥的腳掌上麵冇有腳蹼,所以肯定不會遊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