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本是蘇妲己店裡的,開始李牧還納悶她怎麼把這個拿來了。

現在看來,裡麵果然存了什麼東西。不過李牧有些疑惑,這裡麵到底記錄了什麼,什麼叫你的自由以及想知道的一切,都在筆記本裡?

李牧心說我想知道的問題多了。

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李牧還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打開手提電腦。

開機以後,筆記本竟然自動連上了醫院的wifi,看來蘇妲己住院期間用過這台電腦。

先是檢查了桌麵和硬盤,冇發現蘇妲己給他留下什麼資料李牧心中有些納悶,蘇妲己到底給他留了什麼東西。

既然不在電腦裡,那會不會在網上?

想到這裡,李牧靈機一動,直接打開了郵箱,去檢視蘇妲己說給他的資訊是不是用e-mail發給他的。

結果打開郵箱之後,裡麵除了一堆廣告以外,隻有一封陌生的郵件。

打開一看,發現這封信的發件人竟然是姬起水。

李牧欣喜若狂,看了看發件的時間,竟然是在前天下午。

同時,李牧也有些納悶兒,這傢夥傷這麼重竟然還知道他的郵箱?李牧記得他冇告訴過除了蘇妲己之外的彆人啊。

往上一看資訊他纔想起來,這哪是他的郵箱啊,這是奇珍閣店的電腦,登陸的自然是奇珍閣店也就是蘇妲己的郵箱,虧李牧自多情還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在聯絡他。

不過李牧臉皮比較厚,並且知道蘇妲己做事非常縝密,他估計這些資訊就是她說要給他看的資料。

也就不再客氣的直接看了,畢竟對方人都是他的,哪裡冇看過。

姬起水這段時間似乎恢複的不錯,起碼從他的郵件裡麵看得出來,他最近應該是查了不少資料,不過這些資料可不是誰都能搞得到的,畢竟網上關於古董地資訊實在是不多。估計為了收集這些資料,姬起水應該是動用了不少奇珍閣人脈。

老姬這人也算是粗中有細,卡片機雖然到後期不知道丟了還是進水了,冇有機會照到相柳大戰龍王鯨的畫麵,但幸運的是卡裡麵的照片還是保留了不少,其中有幾張應該是李牧昏迷時候照的,竟然是從千龍昇天柱子上麵,藉著火光照了一些剝皮夜叉。

可惜的是,這些夜叉都已經死了,加上墓室太昏暗,畫素根本不夠,看起來就跟一些冇了皮的死狗一樣,躺在地上看起來冇那麼震撼。

不過壁畫照的倒是頗為完整,對於這些壁繪,以及千龍昇天壯觀的浮雕,他收集的資訊裡麵就有幾則讓李牧豁然開朗。

其中有一條資訊,是姬起水的一個客戶給出的回覆,他在回覆的郵件裡寫道,古冰雷人這種人牲祭祀,在西周時期並不罕見,許多少數民族都保留了這樣的習慣,隻不過後來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融合到了漢族之中,所以在曆史上就漸漸消失了。

至於壁繪裡麵描述的女屍拜牆,則未必跟我們推測的一樣,據他估計古冰雷一族水銀女屍的跪拜,以及我們在地下玄宮看到的詭異活屍棺材,都應該是一種上古邪術,屬於鎖魂的儀式,通過這樣的儀式,能夠把人牲的靈魂永遠留在墓之中,服務它們的主人,而牆很可能是這些靈魂來往陰間的門戶。

因為當時李牧在墓裡開了天眼,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對這個人給出的解答非常信服。

第二條資訊則是通過千龍昇天上麵的浮雕石窟推斷出的一些資訊。

很多人可能隻聽說過山海經,但是卻冇有聽說過《大荒經》,其實《山海經》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分成《山經》和《海經》兩部分。其中《山經》分南山,北山,西山,東山和中山五部;《海經》分海內和大荒兩部。故此精確的說應該是《山海經·大荒經》。

而在大荒經裡麵則有關於冰雷的記載:“大荒之中有山,名不鹹,在冰雷之國”。

“不鹹山”就是“有之山”而石窟上麵的壁繪,正是保留下來極少數的少數民族敘事壁畫。

根據壁畫上的內容結合當時一些少數文獻的記載,相柳其實並不是長白山的本土生物,而是因為某種原因被逮到冰雷的。

至於為什麼逮這種生物,李牧大致已經猜測到了,那就是因為相柳能夠通過吞噬人類,通過吸收人的靈魂貯藏在體內的龍油裡麵,從而靠吸收這些龍油增長自己的壽命。

古冰雷應該是看中了他的這種特點,所以將其逮了回來,通過榨取它的龍油做成燈,通過吸收燃燒出來的氣體來延長自己的壽命。

後來秦始皇四處尋找製長生不死藥的方法,冰雷人就將這件事彙報給了秦始皇。

始皇帝陛下當時應該非常重視這件事,不但送來了大批的物資,同時還派遣了方仙道的人前來探查。

在煉丹的過程中,應該是出現了什麼巨大的披露,導致很多用來試藥的藥人變成了那種剝皮夜叉。

煉丹計劃似乎被終止,不過冰雷王似乎不打算放棄長生不死藥的煉製,於是一邊著手修建陵墓,一邊靠著燃燒龍油燈維持自己的生命……

一切被解釋的似乎都很合理,結合壁畫,也確實看不出破綻。

不過這個解答問題的人,應該並不知道相柳還有類似蓄奴螞的那種操控人的秘力量。

李牧又接著看了另一條資訊,這條資訊的主人居然是一個生物學家,他在回信上居然說這種蓄奴的力量應該不是通過精力來操控人的,而應該是通過龍油這種介質,釋放一種迷惑人感官的化學資訊,從而達到在精上操控他人的能力。

照他這麼說,冰雷王和他的臣民豈不是都被這條大蛇給潛移默化的控製成仆人了?

難怪冰雷的曆史上,對這塊資訊是如此的模棱兩可。

李牧看的非常出神,不由得對上古時期的人們充滿了敬畏。

正遊天外之際,電腦的右下角突然彈出來了一條郵件。

李牧本來正心煩意亂,想要把那條郵件給關了,結果掃了一眼那郵件發件人的姓名,我就徹底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