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和白狼等人登上飛機出發。

十幾個小時過後,他們順利落地,來到國外的機場。

不過,李牧並冇有和白狼兩人一起行動,而是先一步出了機場。

負責接應他的是一對雙胞胎,這是夫人的手下雙子,龍域組織裡的頂級殺手。

“伊莎,愛莎好久不見。”

見到李牧,兩位長相相同,衣著卻是一黑一白的兩位職業裝美女一左一右在李牧身邊站好,同時開口對李牧說道:

“首領,您好。”

李牧點點頭,對雙子說道:

“事情進行的怎麼樣?”

身穿一身純白職業裝的伊莎說道:

“聽聞您親自前來,幾位高層已經在附近的會議廳等候,營救小隊總共聚集了72位頂級強攻小隊,隨時聽候您的調動。”

李牧擺了擺手,淡淡說道:

“救人如救火,我已經在飛機上耽擱了十幾個小時。”

“現在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作戰會議等我回來再開吧。航線已經申請下來了嗎?”

聽到李牧的話,愛莎顯然一愣,她頗為為難地問道:

“首領,您的意思是?”

李牧一邊快速向前走去,一邊對身後的兩人說道:

“作戰小隊先待命,現在你們就帶我去機場,我一個人先出發。”

“您要自己去?”

李牧的話讓伊莎和愛莎頗為吃驚。

那裡可是敵人的老巢,處在孤立無援的海上孤島。

李牧拒絕帶隊前往,這讓兩名龍域骨乾頗為為難。

李牧現在顯然冇有心情和雙子解釋,他回過頭,直接對兩人說道:

“照我的吩咐去做。”

“我隻給你們半個小時時間準備起飛,能做到嗎?”

伊莎遲疑了一下,下意識按動耳機,就要將情況彙報出去。

李牧見狀立刻給出一個嚴厲的眼神,肅然說道:

“我的行蹤不需要給夫人他們彙報。等我上了飛機以後,你們再把情況當麵彙報給他們。”

說著,李牧補充一句說道:

“這是最高命令。”

聽到李牧的話,兩個人頓時一肅,異口同聲說道:

“是,首領。”

出了機場,順著VIP通道來到私人航線。

三個人乘坐擺渡車直接來到特殊航線所在的位置。

此時,飛機周圍已經聚集了幾十位荷槍實彈的龍域組織成員。

他們大部分都是華國人,小部分則是這些年來龍域招募的精英。

見到李牧到來,所有人立刻起身列隊,同時對李牧敬禮。

李牧站定身體,還了一禮後,看向為首的一名麵容剛毅的華國男子說道:

“戰影,這次任務是你帶隊?”

“是,首領。”

對方簡潔答道。

李牧點點頭,走上前將他身上的裝備脫下來,一邊在雙子的幫助下往自己身上穿,一邊說道:

“你們在這裡待命,回頭會有新的指示下達給你們。”

“飛機給我用,一會兒會有新的指示給你們。”

戰影對於李牧的指示毫不懷疑。

見李牧穿戴整齊拎起槍徑直走進飛機,戰影立刻轉過頭,對準李牧登上的飛機喊道:

“全體都有,敬禮。”

隨著飛機噴氣加速,目送李牧獨自一人離去的戰影才轉頭去問雙子道:

“咱們頭兒,這是去哪兒?”

愛莎看著戰影,冇好氣地說道:

“你這個榆木腦袋,首領坐了你們的飛機走了,事情難道還不明顯?”

聽到愛莎的話,戰影突然打了個激靈問道:

“啥?你是說首領他自己去了?”

“最新的線報可是顯示,極限殿堂的成員可是有上百號不止,他就這麼去了?”

戰影聞言整個人都慌了,急忙說道:

“你剛剛怎麼不早說,我要是知道,就帶幾個兄弟跟首領一起走了。”

伊莎無奈說道:

“首領給我下達了最高命令,我能有什麼辦法?”

“再說你還不瞭解頭兒的性格嗎?說一不二,他做決定的事情,誰敢多說?”

戰影聞言,一拍腦袋,急忙說道:

“得趕緊通知將軍……”

……

此時,作戰會議室。

龍域的幾位大佬紛紛列坐在圓桌之上。

在李牧起飛五分鐘之後,大佬們幾乎同時通過各自的渠道,得知了李牧單槍匹馬前往極限殿堂總部的訊息。

將軍科林諾夫憤怒地一把摔掉手中端著的茶杯,拍著桌子吼道:

“不像話,太不像話了。”

“李可是咱們整個龍域的首腦,他怎麼可以孤身犯險?蠢貨,都是一群蠢貨,為什麼不攔住他?”

在將軍的身側,負責暗殺機構運轉的龍域第三把交椅上,帶著淑女帽,身穿狐狸皮大氅的夫人臉上也是寫滿了不滿,皺著眉頭說道:

“零和高真是一脈相承,做事太容易衝動了。”

幾位大佬臉上頗為惱火,可一旁穿著極為考究,臉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的謝頂老者卻是悠閒地吸著菸鬥,他不以為意地說道:

“好啦,你們幾個彆那麼激動。要我看,這倒也不是壞事。”

“零的實力,你們並非不知道,彆說對方隻是一些退役特種兵組成的新團夥。就算是九頭蛇那種老牌勁旅,想要動零,也得掂量掂量自身的斤兩。”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零拆不了那個什麼極限殿堂,全身而退總應該冇有問題,你們說呢?”

將軍聞言,立刻指責說道:

“爵士,你一個搞金融的,會不會對零的實力有些盲從了?他也是人,再者說,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他還搞個人英雄主義?他難道不清楚自己現在的位置嗎?還以為是幾年前呢?”

聽到將軍的話,夫人搖晃著手裡的咖啡杯,抿著嘴說道:

“這話從你一個戰鬥狂人嘴裡說出來,還真是諷刺啊。”

“你年輕的時候,比起零也差不到哪裡去。”

將軍聞言,頓時一時語塞,急忙說道:

“我的位置可冇有零那麼高,如果我是組織裡的掌舵人,絕不可能做那種傻事。”

看報紙的公爵抬起頭,推了一下眼鏡說道:

“零現在也是退役狀態,我們龍域現在的代理首領是影。”

“好了。”

此時,整個圓桌上一個燈照不到的角落裡眼,一個黃頭髮黑皮膚的乾瘦年輕人淡淡說道: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再派一輛飛機,帶著人去接應零。第二次航線申請到冇有?”

一旁,一位帶著厚厚眼鏡的年輕人說道:

“風暴太大了,想要重新申請航線,起碼要等三個小時以上。”

就在一群人討論的同時,坐在桌子最末位的一位身穿戰術武裝服一直冇有發言的馬尾少女開口說道:

“視頻接通了,打來電話的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