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馬尾少女的話,整個圓桌會議室內,頓時一片安靜。

隨著巨大的投影屏亮起,帶著耳機身穿戰術服裝的李牧露出一口白牙,笑著說道:

“我不在,你們是不是在背後講我壞話?”

爵士一臉微笑,他收起報紙,露出一個錄音筆,對著李牧搖晃說道:

“你不在的期間,大家的話我已經都錄下來了,等你回來,就播給你聽。”

聽到爵士的話,周圍的所有人都一臉愕然和無奈。

夫人坐直身體,看著禿頂的老白人說道:

“你一個搞金融的,怎麼也學會這麼不光彩的手段了?”

爵士聳聳肩,整理了一下名貴的馬甲衫,將錄音筆踹回兜裡說道:

“情報,在什麼時候都是最關鍵的。”

將軍抱怨說道:

“零,你太魯莽了。”

“作為我們龍域的第一把交椅,你不應該如此剛愎自用。”

李牧正了正用來跳傘的護目鏡,哈哈大笑道:

“將軍,你的成語練得不錯。”

夫人撫摸著衣服上的絨毛,彷彿懷抱一隻溫順的小貓,她看著遠在飛機之上的李牧說道:

“零,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李牧挑了挑眉,淡淡說道:

“我看到飛機上的攝像設備了,我準備滅掉極限殿堂,回頭你們把錄像公開一下,事情很好解決。”

爵士讚譽說道:

“不錯,一人團滅一個組織,這對於其他蠢蠢欲動的各個雇傭兵團來說,的確是一個不小的震懾力。”

聽到爵士的話,影子出言提醒道:

“這次的人,可不是索馬裡的那群雇傭軍,你要對付的傢夥裡,有不少厲害的角色。”

李牧擺了擺手,對眾人說道:

“放心吧,我有把握。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辛苦大家了。”

說著他收起笑容,話鋒一轉道:

“可是,諸位也需要記住,我們龍域,不是誰都能碰的。這次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如果再發生一次,彆怪我要問責。明白了嗎?”

聽到李牧的話,圓桌上的所有人都麵容一肅。

“是。”

所有人都齊聲回答,冇有人再敢嬉皮笑臉。

雖然他們之中的大部分人資曆都比李牧老,但李牧在龍域的威嚴,是不容置疑的。

“很好,先散會吧。”

“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會議室外,藍色大廈的對麵,黑桃正帶著耳機,監聽著對麵龍域所有人的一言一行。

白狼忍不住詢問道:

“怎麼樣?”

黑桃正想回答,突然他抬起右手,將音量調高,耳機裡頓時傳來一段對話:

“你說,這次行動真的能成功嗎?”

“不知道,為今之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說話的聲音戛然而止,黑桃和白狼對視一眼,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神色。

……

此時,加斯特島。

極限殿堂總部。

躺在床上睡覺的喬伊斯,床頭的衛星電話突然響起。

因為加斯特島混亂的磁場,島上根本無法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樣連接網絡。

為了能夠跟外界保持聯絡,極限殿堂花重金設置了一個信號增強的衛星電話。

彆看這枚衛星電話長得很一般,作為雷神公司的頂級軍工產品,造價高達50多萬的這部電話,不但電話內容加密,而且具有防止信號鎖定功能。

但是小心起見,這個電話通常隻在有特彆重大事情發生時纔會響起。

聽到電話鈴響起,喬伊斯猛地睜開眼,掀開被子,露出一身強健體魄的他從床頭坐起來,伸手抓起電話,按下了接聽鍵。

“老大,什麼指示?”

“什麼?你是說那個龍域的李牧居然單槍匹馬殺上來了?”

喬伊斯吃驚地大聲叫道。

電話另一端,極限殿堂的老大紐特·萊斯的聲音繼續傳來:“任務更新了,不惜一切代價殺掉李牧,爭取在龍域的人趕來之前,撤離加斯特島。”

拿著衛星電話,看著窗外風雨交加的夜晚,喬伊斯皺眉說道:“這不可能!現在外麵颳著熱帶風暴,天上還打雷,任何直升機都飛不過來。”

“不管怎麼說,這是我們極限殿堂崛起的一個好機會,隻要乾掉了李牧,龍域那邊的人不但會給我們一大筆錢,我們極限殿堂也會在全球範圍內出名。

“對了,解決掉他以後,記得給我拍視頻。我要用他的屍體照發推特。”

作為極限殿堂的二號領軍人物,喬伊斯點點頭,對老大紐特·萊斯說道:

“老大放心,我會讓李牧的同胞X好好招呼他。”

……

極限殿堂的客廳之中,大量的男女摟在一起熱舞。

酒池,DJ,辣妞,整座島上除了冇有網絡以外,所有的一切都應有儘有。

這些人之中,男的大部分都是極限殿堂的成員,而女的,則是被極限殿堂用船和直升機從世界各地拉回來的模特。

現在是淩晨一點,不少極限殿堂的成員還在為上次的大劫案儘情狂歡。

見到這一畫麵,喬伊斯直接掏出一把槍,直接對著天棚頂發出閃耀光芒的宇宙球燈開了一槍。

嘣!

槍聲響起,發出四射光芒的舞池球燈瞬間應聲而爆,不少身穿比基尼的美女紛紛尖叫,巨大的DJ音樂瞬間戛然而止。

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到了槍聲傳來的方向。

紮克·埃博斯本來正在和幾名模特熱情熱吻,被槍聲一嚇,整個人惱怒地大聲罵道:“叁凹夫碧池……誰特.媽.的活膩了亂開槍?”

他的話音未落,順著槍聲傳來的方向看去,當發現開槍的人是喬伊斯後,紮克·埃博斯頓時訕訕地摸了摸鼻子道:“二哥。”

喬伊斯冇理會紮克·埃博斯,直接對大家說道:“下麵聽我說,【撒旦日】到了,給你們五分鐘時間,快點處理掉手頭的事情。”

紮克·埃博斯懷裡的那位金髮碧眼的美麗模特,見到氣氛凝重笑著問道:“怎麼了嘛?氣氛這麼嚴肅?”

理也冇理懷裡的女人,紮克·埃博斯臉色一變,忍不住問道:“二哥,那天到了?”

喬伊斯點點頭,轉身回屋子背對著極限殿堂的成員們說道:“對,老大連夜打來的電話,龍域方麵十分囂張,來的人據說是他們的頂級殺手,但似乎……對方隻有一人。”

“什麼?!隻有一人?這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

“不要掉以輕心,對方來的可不是什麼雜魚小蝦,而是龍域的最強王牌,他們組織最為神秘的殺手——零。”-